2006-04-26

楠哥未出線已狂勝!

  記得十多年前在馬來西亞日報(2000年被星洲收購)任記者時,面對大選時是最難過的日子。隨便你寫什麼,兩邊都不討好,這個政黨說你被對方收買,另一個政黨就說你是對方人馬。年前曾任詩巫留台同學會主席的宗親,在民都魯期間有一次在咖啡店當著眾人面前說“你這個人就是XX黨的人”,害的在下差點馬上朝著他吐口水及丟臭雞蛋!
  在詩巫的日子就好一點,因為地方大人較多,不過若是反對黨召開記者會,就先聯絡其他報館同行一齊去(反對黨新聞不敢獨家)。黃新楠律師於1987年參政,前後參加過六屆的國州選舉,90年代表行動黨出征南蘭區中選為國會議員及1996年擊敗吳春祥,攻下柏拉旺區成為州立法議員。1999年參與國會選舉失敗,內幕消息指出因為擔心誹謗案而於2001年退出行動黨,漸漸淡出政黨。
  鬼鬼祟祟的採訪
  當時在下若奉命去新楠兄的河必(office)出席記者會,到了其樓下都會不由自主的向左右前後觀看,看看有沒有另一黨的人在監視,好像去青樓般,鬼鬼祟祟的心跳一百的上樓去。同樣記者會結束下樓時,也要東張西望,就好像做了天大的虧心事。兩頭蛇的記者,有時分派去採訪另一政黨的記會,對方不經意與記者聊天XX黨新聞都是你寫的嗎,每個記者馬上毛骨悚然,剛喝下的咖啡烏就湧上心頭,甚至就會如在法庭上面對法官大人差一點沒有發誓斬雞頭:沒有啦,沒有啦,十年來沒去過一兩次呢!
  標標簽簽的政壇
  當然楠哥待客熱情,喜健談及有條理分析,不過在下回來每每寫完報導,自我檢驗(self Censor)就刪了一半,然後會刊登的話,大概又經過老總刪了一半。平常日子還可以見報,不過到了競選期間,反對黨新聞能見報的機會是少之又少。記者走的鋼索絕對比馬戲團的雜技人員的難度高了不知幾多倍。其實政壇上的小報告及流言很多,大部份是賭徒及政黨內部不甘寂寞的黨員所發的風聲;既使你為了避嫌,在競選期間沒有寫過一篇反對黨的新聞,但你長的與在下一樣鼠頭尖目,又不懂打三索,一講話就山芭味,肯定對方就幫你戴上帽子,貼上標簽(label)!

本地報章近日不斷刊登黃新楠相關新聞

  話說回來,楠哥在反對黨期間要上報難若登天,但自從他一脫離反對黨那一天開始,相片就很常上報,而且刊登在很顯著的版位。比如最近的日子裡,幾間本地報章都不斷以顯著版位刊登他老兄要不要出來競選,代表什麼黨,又在那一區選等,大部份的結論是他拒表態或不欲置評。      
  雖然離開提名日的5月9日及投票日5月20日還有一段距離,但阿楠哥上報的頻率不比其他準候選人來的少。在下在此先祝賀楠哥未出線已經成為媒體紅人,這是他在反對黨的日子匪夷所思的一件事。
  想當年楠哥雖貴為反對黨議員,不過周邊朋友都把他當透明,當瘟神,遠遠看見就避之三舍。今天楠哥脫下了反對黨的外袍,形像馬上不一樣,已經以狂風掃落掃般在媒體上狂勝了!他有沒有出來競選已不重要了!砂拉越政壇不會差他一個,也不會多他一個的。
  不過在下倒體會他老兄的心情:
  當日想盡辦法要上報,上不了;
  今日想盡辦法不上報,天天上!

  這就是砂拉越的政治與報章的生態,政黨不是朝野之分,而是很清楚黑白正反區別,好人與壞人之分!執政黨是好人,反對黨是壞人!我們已經進入新世紀的第六個年頭,神州六號上太空了,美國阿波羅幾十號都不曉的了,大家在開發移民月球的可能性,但犀鳥鄉的子民政治心態仍然落在中國古早古早的數百年前的“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封建、未開化時代! Posted by Picasa

2 条评论:

Fisherman Horizon 说...

Hope you will cover some news on the election in May.

也 说...

星弟未入贅先偷情!
楠哥未出線已狂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