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6

夢言夢語(1)希望联盟還有多"厚"呢?How many Hope credits left for Pakatan Harapan ?

  自從2018年509,馬來西亞自立國以來,第一次出現改朝換代的政治局勢,對於許多人而言真是大快人心,因為長期被國民陣線(Barisan Nasional),尤其巫統居首的以種族、宗教、不公不正的教育及政策的統治之下,怨聲載道,當天來個总爆發。在下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及如何撀破這種國陣不倒的僵局,似乎解鈴人還需繋鈴人,果然,在經過三、五次的Bersih運動、上街游行、示威,被視為不可能會倒的執政聯盟,因為老馬重出江湖(他不能逃脫始作俑者的束縛指責),去年5月8日大家憑著手中一張票,竟然不抱期望卻還真的把它板倒了,真是人生最大歡樂的事件!
  然而,換了一個陣線上台,大家都抱著極大的希望,希望會有良好的政府治理國家,從此人民過著幸福美滿又歡樂的日子。真的吗,希望聯盟的希望前景,在過了一年之後,同樣換來怨聲載道,經濟低落、生活困境、種族問題、宗教問題,人们聲聲指責不少於國陣時代。人民似乎是繞了一圈又回到原點,彷彿在換湯不換藥的老馬操作下,國陣的問題,捲土重來,換了新政府啦,怎麼仍然新瓶舊酒,沒嚐到新味道呢?雖然,有了一些改革,如唯才用人,如1馬公司醜聞上法庭、打击贪腐等事件,但很多事项仍懸而未決,对人民而言,仍未達到真正改革圓滿的境界。咱們認為是要多給希盟起碼一屆四年的時間,但人們的容忍度到哪呢?何況,希盟因為男男性愛的內斗權力升級竟然與國陣時期的舊橋段沒兩樣,還真讓人感覺到日光之下無新事的厭惡感。
  希望聯盟唯一的希望現在看來就是雖然令人無奈與無力感,不過替代陣線還未成型,巫統仍然由醜聞纏身者任領袖,伊黨也僅以宗教謊言為賣點,應該還不會那麼快讓人重投懷抱吧!因此,現在大家對希盟指指點點,又嘲又嘰的,似乎說明對之又愛又恨,恨鐵不成鋼的心態多過真正又換政府吧!不過,大家期望希盟是時候大刀闊斧,脚踏實地做事的時候了。
不過,事實上,若叫人家重新來一次投票的話,可能支持率就不會那麼高了。
(2019年7月6日)


2019-04-11

不懂出生日期,華文名字至今统一不來,首次檢討建國憲法,砂民醒覺了嗎?

2019年4月10日馬來西亞國會擬修憲檢討砂沙建國契約的憲法,卻沒有獲得通過。砂沙的未來將何去何從呢?至此讓咱們再一次重溫下列三本書有關一些建國歷程摘要。

梦里书阁(76)
《50 Years of Malaysia Fedrealism Revisited》
編者:Andrew J. Harding & James Chin
出版:Singapore: Marshall Cavendish Editions
日期:2014年
這是一本收集2013年9月27日在新加坡國立大學舉行的“50年的馬來西亞重溫联邦制”的工作坊
從這本書中可以看出把聯邦制的問題加以中央集權化,始作俑是在位執政23年的前首相馬哈迪醫生,他認為要讓國家成為先進國,必需有強大的中央政權,同時各州的首長的委任應該是由巫統所推薦的人選,除了砂拉越例外。(頁32)
書中也提及聯邦如何在過去立國後的干涉砂沙兩州的內政,始自1966年,砂拉越第一位首長加隆寧甘被投不信任票,雖然法庭站在寧甘一邊,但聯邦宣佈砂拉越進入緊急狀態(Emergency  State)讓州長有權執行罷免首長的權力。(頁165、207)。同時,聯邦也用極明顯手段干涉沙巴的政壇,如1965年把該州第一任首長司提芬委任聯邦部長,1967年則由默斯達化任首長,及1985年把天主教背景的拜林首長弄下台,又積極給非法移民身份證改變沙巴人口的結構。從此這兩個州的首席部長不再由當地多數的原住民即伊班族或嘉達山族出任了,雖然沒有明文但已非正式的由穆斯林或馬來族出任的。(頁168)
當然,最有力的就是修改憲法,把砂沙的州長從Negara(邦或國)改成Negeri(州屬)。同時,立國時期,1963年9月16日砂沙與新加坡,聯合馬來半島11州,是四合一的組織新國度——馬來西亞,1970年代後改為13州之一。(頁157-159)更甚的是,聯邦對於東馬兩個州,砂拉越及沙巴的剝削(1974年通過石油發展法令可以抽取岸外天然氣及石油,回酬是5%的開採稅),與干政的手段,視立國契約的18點或20點如無物,多回加以修改,真是罄竹難書啊!
當然聯邦可以修改各種涉及兩州的權益的憲法,也是配合兩州內的人民代議士的執政當權者。比如,有關砂拉越州的回教至上及首長由特定種族出任的始作俑者則前首席部長阿都拉曼耶谷扮要角。他不只推行了種種的伊斯蘭化的政策,砂拉越也與沙巴(1973年)一樣于1981年把伊斯蘭改為州宗教。所謂伊斯蘭至上(Ketuanan Islam)也是相等於馬來人至上(Ketuanan Melayu-Malay supremacy),就是凡改信伊斯蘭者等於轉入馬來人(Masuk Melayu-becoming a Malay)(頁179)。可以参閱在下於前一本書(夢里書閣75:Joan Rawlins《SARAWAK 1839-1963》)的報告中有提及。
這本書的兩篇訪問稿,一是Tan Sri Simon Sipaun(曾任沙巴州務秘書五年)及一是Tan Sri Sir Peter Mooney(曾任愛爾蘭駐馬來西亞領事,同時曾主持過砂拉越,馬來西亞及新加坡的上訴庭案件)。他們在訪談中真是敢問敢談,前者曾表示聯邦制度是“最糟透的選擇,讓沙巴州损失多過得益”(the state had so much more to lose than gain)(頁59),後者則談到“砂拉越人民需要醒覺,尤其對於伊班人,他們是佔最多數的群體要問為何不是他們統治砂拉越”(An Awakening, the gracious consciousness as a nationhood amongt the Iban, they are the majority people and need to ask why they are not ruling Sarawak)(頁107)。
砂沙的問題,這本書沒有明確的解決方案,正如編者所說:聯邦制度或精神並沒有正式在馬來西亞加以實踐的(federalism or the spirit of federalism has not been truly practised or experience in Malaysia)(頁47)。
敦朱加,伊班人的領袖,曾在立國的時候說過一句話,希望砂拉越參加組織馬來西亞,會如吃甘蔗,最初吃很甜,最後是愈吃愈苦。"Anang baka tebu, manis ba pun tang tabar ba ujung," i.e. "Do not be like the sugar cane, sweet at the beginning but tasteless at the end"。今天砂沙兩州的國勢是不是應驗了郭朱加的話呢?!
(2017年9月18日)

梦里书阁(75)

《SARAWAK 1839-1963》
作者:Joan Rawlins
出版:Macmillan and company limited
日期:1965年
這本書是一般有關砂拉越歷史的書,但引起在下興趣的是作者對於人口種族的說明:
“一種人在一個國土上居住的年間久遠到一個地步,他們不曉得本身的祖先從哪裡來,就被稱為原住民(Indigenous)或土著(Native)。華人或印度人即使住在此地代代相傳,但因為知道祖藉而不被列入原住民。”(頁188)
雖然如此,在書中進一步說明各個民族時,作者又追溯他們的來源,如海達雅克人,現統稱伊班人,是從蘇門答臘來,後遷至婆羅洲島的Kapuas河,然後170年前再移居砂拉越的第二省及第三省等地區。馬蘭諾族則從菲律賓群島及沙巴來的,肯雅或加央族則來自加里曼丹的Batang Kayan來的。若按照作者的理論若不曉得來源就被列入土著的話,其中只有普南人吧?!今天華人新生代對於自己的祖先何去何從也是一問三不知的,幾時可以被列入土著呢?!
“一直到1947年砂拉越第一次人口普查,記錄有181種的落部(Tribes/groups)民族組成的土著人口。”不過,今天砂拉越人口歸納為26種,其中除了馬來人及馬蘭諾人,最大族群是伊班人,很多少數種族被“伊班化"了。作者另一個論點說明:
“砂拉越馬來人(Malays),大部份是土著來的,陸達雅克人、海達雅克人、馬蘭諾人因為改信伊斯蘭後過馬來的生活方式。有一些來自印尼,有些是汶萊,也有些從阿拍伯國家來的。”(頁189)
若從這個論點來看,很多砂拉越馬來人是以宗教來鑑定的呢!那照此趨勢,未來馬來人的人口的增加是靠其他土著的轉信宗教而來的。這一點在馬來西亞成立54個年頭,尤其在東馬的伊斯蘭至上“Ketuanan Islam"及伊斯蘭化“Islamisation"政策之下,土著因歸信伊斯蘭後而成為馬來人至上“Ketuanan Melayu"(Malay supremacy)及成為馬來人“Masuk Melayu"(becoming a Malay)的事實已是一種趨勢。何況2013年在沙巴州的最高伊斯蘭官員曾建議一項計劃,就是“meMelayukan"(make Malay),讓州內的沙巴土著變成馬來人呢!
在下,近三、四年來,因為受邀在一些青少年聚會及樂齡學習中心負責分享有關砂拉越的立國歷史課題,翻閱了不少相關書籍,包括這本由一位資深老師所撰寫的砂拉越歷史的英文書。重溫這本書時,原來是1970年代在下唸高中本國歷史時的一本讀物,更發現其中有不少用黑筆墨在重要的字句下畫線,似乎還算用心唸書呢!
這本書由當時砂拉越博物院的知名院長湯夏里遜(Tom Harrisson)寫序,認為作者曾在砂拉越12年並且在博物院同事過,後來在上游烏魯(Ulu)偏遠的地區為老師並成為人們的協助者,所以對於書內的資料是一本堪稱很有水準的課本。
這本書對於砂拉越歷史是普通的歷史,即從1839年英人詹姆士布洛克來到砂拉越的歷史切入。作者稱布洛克為砂拉越製造一個獨立的國度而起的。布洛克之前,對於砂拉越的歷史記錄不多。不過作者稍有提及較早來到砂拉越的商旅,包括華人、印度人、印尼人及阿拉伯人等。有關婆羅洲島也簡略帶過其統治過程,一直至十九世紀成為汶萊王朝。
第一代拉者詹姆士布洛克統治期間,砂拉越治安屢受破壞,除了伊班人,還包括華人(1857年)、馬蘭諾(1859年)及馬來人(1861年)都曾經參與反政府活動,對拉者政權構成威脅。同時在擴張土地方面,第一位拉者真是面對創業維艱,沒有一日有安寧的日子好過呢!其外甥查爾士布洛克接任為第二拉者,為砂拉越版土擴張至目前的範圍,在其精益求精的努力之下,砂拉越成長茁壯,並且於1920及1924締造了和平協約,為伊班人等和睦相處。同時,在其治下,開放華人移民開發砂拉越中區,包括福州人、廣東人及興化人來到,以謀求經濟的發展。作者形容查爾士布洛克統治砂拉越約50年為塑造現代砂拉越是無與倫比的。他是一位工作狂,一心一意為人民福利著想。第三拉者維納布洛克接手後的砂拉越是一個和平時代,卻沒有什么大建樹。日本戰後,他把砂拉越讓渡給英國,原由英國一個家族管理了一百105年後正式成為英國殖民地17年。1963年9月16日砂拉越與沙巴、新加坡、馬來亞聯邦組織馬來西亞。這日被宣布為馬來西亞日(Malaysia Day)。
在下倒有興趣一些相關大事的日期:
1839年8月15日詹姆士布洛克來到砂拉越河,砂拉越的命運開始改變。
1841年9月24日詹姆士布洛克成為砂拉越的統治者:拉者。
1842年拉者第一次發行硬幣。
1848年聖公會被引進。
1869年發行郵票。
1870年砂拉越公報(Sarawak Gazette)開始出版。
1881年天主教被引進。
1891年成立砂拉越博物院。
1901年福州人被引進。1902年廣東人被引進。1912年興化人被引進。
1910年樹膠開始出口,美里第一油田開鑽。
1916年古晉火車鐵軌鋪了十里路。1933年停駛。
1934年婆羅教基督教會(BEM)被引進。
1929年,第三拉者在古晉成立了第一間以太太的名字Sylia命名的戲院。
1941年慶祝砂拉越建國一百年,年底日本入侵。
1947年第一次人口普查:546,385人。
1963年7月9日馬來西亞協約(Malaysia Agreement)在倫敦簽署。
這本書對於砂拉越是一般平鋪直述的普通歷史知識,對於近年來的砂民爭取更多權益、自治、主權甚至有關722課題,由於完書時間是在1964年肯定沒有著墨,不過對於砂拉越子民認識本身的國度歷史的初階是有必要加以閱讀的。在下認為即使早期歷史,仍然可以從中看到砂民如何參與反拉者、反英國、反讓渡、反大馬中學習人民的造反有理論。何況,過去的叛亂、騷亂份子,獨立後都紛紛成為國家英雄,如刺殺英殖總督的羅斯里多比及友人。關於組織馬來西亞後,砂拉越面對的問題,是不是從英國的殖民手下淪落至馬來聯邦的殖民地,可能在另一本英文書的介紹時,就很具爆炸力了!敬請期待,且等下篇分解……。(2017年9月16日)

梦里书阁(69)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
《砂拉越参组大马50年研讨会》
作者: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50年研讨会编委会
出版:诗巫省华人社团联合会
日期:2015年9月
一般由联邦统管的全国教育部所出版的中小学有关本国历史书籍中,未能把立国进程加以全面说明,这本于2015年出版的论文集,可以成为一个课外的补充读物,让东马的读者,甚至是对国庆日存有“盲点”的马来半岛的公民有一个对国家全面认识的史料。砂拉越中区友谊协会联合诗巫新闻协会丶砂拉越华族文化协会及诗巫省华人社团联合会于2013年及2014年分两次举行的《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50年研讨会》,收集10位讲员所提呈的文章加以整理编辑成册的。对於近年来方兴未艾的砂拉越人的砂拉越运动(S4S)及有者喊出砂拉越独立及公投的口号的当儿,这本论文集提供了较为全面的立国的真相,可以为似是而非的论点作出澄清。
  林煜堂博士的《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之路》,很简单又很有系统地把立国经过加以梳理,同时也提出倡组期间的内忧外患。他称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已经是历事实。
  王连贵的《砂拉越参与大马的时代背景与参组前后各族民意》,则认为虽然砂拉越各族人民的反对,英殖民者强行成立马来西亚的。
  安德鲁艾利亚(Andrew Aeria)博士在《50年的砂拉越与马来西亚:回顾与展望》指出砂拉越的权益不是联邦所偷走,而是得到砂拉越州立法议会的议员们的同意送走的,如岸外的石油天然气于1974年通过送给国家石油公司开采的。
  巴鲁比安(Baru Bian)律师表示应《检讨半世纪前立国时联邦给砂拉越的“断裂"承诺》,尤其在来届选举中支持两线制中对政策与宣言的重视多过民生的课题的政府。
  饶仁毅律师《从国际法角度看联合国调查团和科伯特调查团报告的正当性丶公正性及合法性》,说明除了联合国的报告受重视,其他的报告书是没有什么作用,也没有公信力的。砂沙参与马来西亚在国际历史上是没有先例可循的,新加坡经过一场全民公投而决定参组,砂沙是经过所谓的调查团朲探讨民意,其中又以联合国的调查团是最重要的,但该报告书最後是草草的於1963年9月14日下了结论,没有提及公投,是英国人一手安排的。
  来自中国的庒伟礼教授是《从1960-1970年代中国政府对马来西亚联邦的态度演变及其原因》来探讨这期间中国政府有180度大转弯,这既源于国际格局的变化,也源于极左路线带来的内外交困迫使中国在对自我国家属性的认知上逐步走向清醒和理性。
  吴益婷博士则从《七十年代的砂拉越:文教权的失落》看出在教育丶语言与宗教政策丶国家体制的伊斯兰化,马来西亚中央政府的权力不停扩张,州政府权力则进一步的削弱。
  詹运豪博士是从《联邦与东马来西亚的关系》总结许多东马人认为联邦并没有给他带来真正的利益,同时联邦直接干涉两州的政治与宗教的政策的,甚至从参组联邦伙伴的砂沙已沦为联邦13州的其中2州的人民。
  胡逸山博士是以《浅谈砂沙在马来西亚里的政治权益演变》看砂18点与沙20点的协议半个世纪的演变。
  黄琮辉博士的《砂拉越在马来西亚经济的发展与转型》中则提及五十年来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不过砂州的工业化发展仍然比西马半岛缓慢,与联邦协商以获得更多的发展分配,仍然是砂州要持续的议程。
  东马人民近年来对於联邦不满情绪高涨,不只2008年的选举中扮演执政造王者,更是因为对於立国意识的提升,尤其是本来从当初的四合一的地位降格为十三州之一的身份,又因为参组马来西亚时的州元首字眼由Negera成为Negeri及各种权益的被侵蚀,如天然资源被国油所掌控,本身仅获得5%的小糖菓(开采税),深深体会到从英殖管辖沦落至马来亚殖民的管辖的事实。何况,基本设施如修路筑桥,至今仍在“开天辟地”阶段,是可忍孰不可忍乎?!这也因此造成了土地面积超过马来半岛的东马人民的“民怨”,而高喊Sarawak for Sarawakians及Sabah for Sabahans 的口号。然而,隔一个南中国海,联邦真的会听的到东马的呐喊吗?
  虽然722于去年2016年已列入砂拉越宪报成为独立日的公共假期,不过,这本书让读者明白砂拉越在马来西亚的架构里独立已经是历史事实,不管它的进程是被安排或且参组成立。对於年轻一代而言,必须认同这个国家和了解其历史及宪法,这样才能有效发挥人民的能力去维护应有的权益及效忠国家。这本书实在是我国人民,尤其是东马人民应人手一册的,但当局仅印刷一千本,能拿到者有限。如何提高人民意识,进而从中展示爱国情操,联邦是正面与正视东马的困境是时候了!

(2017年8月31日)

2019-04-08

琅岐岛上寻找95年前父亲的脚印

  过去常听到爸爸在上个世纪说下南洋的经过,自古田县到福州是一段漫长的路,再坐船去婆罗洲的砂拉越,更是一段漫漫又长长的不归路......记得他说过闽江、马尾。咱们听的如在梦里。
  自从2000年第一次踏上福建省,来到了爸爸的故乡,古田,才发现到马尾到闽江口,还要经过一个琅岐岛,现发展为旅游景区被冠上闽江口的明珠。琅岐岛东西长15.3公里,南北宽8.1公里,相当于香港本岛面积,为福建省第四大岛,中国第二十一大岛,岛总面积92平方公里,其中陆地面积55平方公里(平原36.5平方公里,山地18.5平方公里),全岛森林覆盖率达20%。滩涂面积37平方公里,海岸线长30公里。该岛在建制上属于福州市马尾区琅岐镇。
  2018年1月15日身为移民的第二代,从南洋到这里島屿的江畔的渡假村,住了一个晚上。该渡假村叫假日酒店,住的那幢楼叫做望江楼。前方就是一望无际的海滩,在下在父亲经过的地点的95年后,似乎目睹父亲的船经过这里出海,去南洋......不过,未找到任何痕迹,却看到涂滩上满地的乱踩的脚印。
























福州长乐市的琅岐岛望江楼隨拍

中国福州长乐市的琅岐岛渡龙鼓海滨度假村,前面的海滩美景。
2018年1月15日傍晚抵步,这是第二天1月16日早晨拍的相片。



















这是该渡假村里的假日酒店的望江楼外观。























酒店前方就是一片无际的广阔沙滩。风景忧美,让人心广神怡,太旺德福了!








2018年1月16日清晨,还真的有点冷!






2019-03-22

福州花巷堂(前卫理公会尚友堂)

http://www.archcollege.com/archcollege/2018/10/41998.html

百年教堂的新生 —福州花巷社区中心

2018.10.10 | 
抑制与新生 
花巷教堂从1938年建成以来,历经了几轮中国特殊历史环境下的巨变:一是,其所位于的老城从几十年的低迷演变成了有着飞速发展的新城;二是,从改革开放之前所有宗教活动的绝对禁止到之后聚会合法的重新恢复,教堂信徒人数突增了几十倍。如今的花巷教堂,独自矗立于一片迷宫般的市区高楼之中。由于对额外空间的需求,会众们共同决定了要来新建一个毗邻教堂的社区中心(即“新堂”)。
HUAXIANG_PHOTO_(1).jpg
HUAXIANG_PHOTO_(2).jpg
矛盾与冲突
然而,“新堂”的实施条件非常不易:不仅要在历史文化名城的高度与体量控制下实现业主复杂的空间需求,并且要妥善处理场地本身与所在环境间所存在许多的矛盾与冲突。新建的建筑需要通过建筑形态上的创新,使其与周边的高矮不一、有现代的、有传统的、有东方的、有西方的等不同年代风格的建筑群形成融洽的关系。
 和谐与进化
该项目用其设计说服了业主和主管部门:通过自身的过度,来化解城市建设过程中的失衡。竖向设计时用了不间断的上下起伏来塑造轮廓,并在视觉上碎片化其体量,在比例上使其得以隐藏掉实质上比花巷老堂这座历史建筑大了七倍的“新堂”。碎化后的小体量随着临近历史建筑而逐渐降低高度,从而将“老堂”至高点的十字架钟楼突显出来,也彰显了这片有机生长的城市天际线。
“新堂”的外墙与其高光泽感的幕墙形成了刻意的反差,由红色花岗岩制成,与“老堂”的表皮使用了视觉相似的石材,捣滚成光滑的小石子,再采用网粘石的手法平铺在外墙上,使这种曾用在本地典型乡土建筑上几乎完全被遗忘的老手工艺又复苏了起来。
从宗教意义上看,这片无穷无尽的小石子诠释了物质的二重性,“教堂”一词不仅指单一的建筑本身,而且指所有犹如这些凝结在一起的小石子般的基督徒之间万众汇聚的总和。
HUAXIANG_PHOTO_(9).jpg 
从人性层面上,它赋予了这个社区中心特有的触觉体验,温和亲切的手感,总让途经的大人和孩子在抚摸墙体时脸上扬起微笑。从美学上,它展示了一种被认为是过时的材料、传统技术和手工艺中可以被发现的出人意料的惊艳,并证明了在极端的环境中,有时恰恰最出众的,其实是最谦逊的。
HUAXIANG_PHOTO_(10).jpg 
功能组织上,该建筑通过提供一系列的多功能空间来满足业主的需求。同时,作为这个“新堂”的中心组成部分,屋面区域被构想为社区成员在户外举行露天聚会的场所。然而从周边的建筑物来俯视,它已是这个城市第五立面一个特殊的构成部分。
花巷教堂用这种特别的方式宣扬自己信仰的同时,与城市分享着喜悦。这些基督徒所兴起的自我意识,也是其新生使命的传达:从一个封闭的小众群体到一个开放的、想向世界敞开心扉、伸出援助之手、并邀请新人加入的社区。
新花巷教堂建成后仅仅几个月,就变成了这座城市里年轻人最喜爱的场所之一,在微博等大众新媒体上成为当地人和游客频频打卡的热门去处。


图纸
项目信息
建筑师:INUCE
地址:福州,中国
设计团队:Joshua Cubero, Yuanquan Gao, Shenming Lü, Sisi Zeng
结构工程师:QingFang DI
建筑面积:7500.0 平方米
项目年份:2015
摄影师:Shikai / INUCE

2019-02-20

梦里书阁(147-......) 2019

梦里书阁(157)
從桃花源到夏都--廬山近代建築文化景觀
作者: 歐陽懷龍(主編)
出版社:同濟大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2/04/01
語言:簡體中文
定價:228元
欧阳怀编著的《从桃花源到夏都--庐山近代建筑文化景观(发现中国建筑)》从历史、文化、建筑、规划、园林等多角度对庐山近代建筑文化景观进行分析,采用了大量实例,并对它们的保护和再利用进行了总结。发掘和研究庐山建筑文化景观遗产,就是为了更好地开发利用遗产资源,赋予历史文化遗产以新的生命力,促进旅游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本書內容包括︰廬山古代建築文化;從隱逸山林到避暑勝地;夏都的興起;山林城市;廬山近代的波嚇爾規劃等。


梦里书阁(156)
《庐山拾遗》
编者:慕德华丶慕星
出版:江西高校出版社
日期:2015年8月
页数:178
价格:人民币42(邱仁发牧师赠)
  砂拉越卫理公会华人会历史文献部于2016年4月2-13日主办“江苏及江西历史考察团",行前与魏顺珠主任策划行程时发现去了南昌与九江后,原来庐山也就在九江南郊不远,因此去探一探庐山真面目也是不错的,然而由于行程紧凑,我们只是一天来回,所以很多地方只是走马看花。上山是坐该山旅游的专车,司机兼导游,一路介绍庐山的景点,听庐山有今天的景点,是由一位英国教士用不光荣手段拿到土地发展而成的。这引发了在下的兴趣,到了山上,买到了书,又加上同行的新加坡邱仁发牧师赠送这本庐山拾遗,对于现代庐山的开发的前因后果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由于山上的天气云雾多,所以还真是走了一趟仍然不识卢山真面呢?早在公元817年, 诗人白居易把庐山放在了中国名山中的第一位。
  他说:“匡庐奇秀甲天下山。”
  唐朝诗人李白的《望庐山瀑布》。全诗是: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北宋诗人苏轼以“观身卧云岭”(超脱于物,静观内省)的独具个性的审美观,写出了“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极富哲理丶意境深邃的千古名诗。
  然而讲到庐山的近代开发,并且成为旅游胜地,则一定要提到英国循道的宣教士李德立呢!李德立(Edward Selby Little,1864年-1939年)英国人,毕业于剑桥大学。1886年22岁时来华传教,1895年,李德立从中国官府得到为期999年的租契,开始把庐山山顶气候凉爽的牯牛岭长冲(东谷)开发为外侨避暑地,并根据英文cooling(清凉)的音译,把牯牛岭简称为牯岭。
  为了方便管理,他组织了董事会,编号出售土地,负责治安及进行市政建设等。一派田园城市风格的风景优美的居住环境,使避暑地在同一时期西方传教士开发的中国几大避暑地中,经营最为成功。当时共有欧美七个国家,四十八个教会在中国的组织在庐山建造别墅,其中,英国十六个教会丶美国二十二个丶挪威两个丶德国两个丶瑞典两个丶芬兰一个丶加拿大一个丶英美联合教会一个丶不明国籍一个,还有中国人主办的基督教新教教会一个,当时庐山上仅教堂就有十三座。
  1899年,李德立被聘为上海英资卜内门洋行的首任总经理。1904年-1906年间当选为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董事,曾竭力主张在租界禁绝鸦片。1911年辛亥革命时,曾以上海外商代表身份,并作为中间人与六国领事一起参加清政府与革命党在上海的南北和谈,同时得到袁世凯和孙中山的和平勋章。1921年-1923年为澳大利亚驻华商务代表。1929年,李德立离开中国,前往新西兰的凯里凯里开辟新的旅游胜地。
  本书内容还包括:庐山――中华护理学会的诞生地丶
诞生在庐山的英国当代文学大家――默文匹克丶新西兰的猕猴桃来自江西庐山丶牯岭芝罘学校的由来丶红色女间谍鲁特?维尔纳在庐山丶鲁茨主教丶女儿弗朗西斯和'庐山组曲'丶奥斯一家四代的庐山情丶才女吕碧城与庐山丶两登庐山的英国作家希拉里司柏林丶绿色宝石――庐山植物园等。(2018年1月26日阅毕)


梦里书阁(155)
书名:《长路漫漫的先知--亚斯理的生平与志事》
作者: 杨东川
出版社: []中华基督教卫理公会
日期:20075
定价: NT 140
  英国有卫斯理,美国有亚斯理,这是循道卫理宗在发源地及美洲的两位大功臣。亚斯理(Francis Asbury1745820日-1816331日)是英国人,
被形容是美国美以美会建筑师——循道卫理宗在美国纵横千里的发扬光大者。他在1762(18)成为了本处传道(Local Preacher),积极参布道工作,职业为鉄匠。并於22岁被按立。1767年他辞职成为全职循道教会传道,当年88日被卫斯理约翰委为助手,并成为巡回传道。1771年,他自愿前往当时英国在美洲的殖民地宣教长达45年。美国独立革命於1776年爆发时,亚斯理是当时留在美洲的唯一一位循道卫理宗教士。
  1784年,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委汤玛士•库克(Thomas Coke)任美洲工作的监督(superintendents)。但后来,亚斯理39岁成为第一任美以美会的会督。
  与卫斯理一样,亚斯理不会放过任何可以传道的机会,不管是在法院丶酒馆丶烟馆丶田野还是在广场,只要有人群聚集的地方,而且愿意聆听他的话。据统计,亚斯理45年来在美洲大地东西南北,在马背上几乎骑了28万哩路,平均每年走了6千哩,等于美国东西岸来回绕了一周。他几乎每天在传道丶主持聚会及会议。他按立为会督时,美国卫理信徒14千人和81位传道,在他71岁去世时,教会有了21.4万名信徒丶700位巡回传道人。他真是一位美国走透透的人,他写信后面的回信地址只写美国及名字就可以收到,因为美国所有邮政局长都认识他呢!

  2003年有机会与萧招和牧师到Baltimore愛巷的卫理教堂,有一个小纪念馆,除了说明美国卫理公会(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的成立,也展出有关亚斯理的相关资讯及图川等,包括他所用过的讲台。后来也到不远的墓园憑弔其坟墓。在进入华盛顿特区前的路,看到他骑马銅象,似乎守护著阿美利堅大地。


梦里书阁(154)
书名:《蒸汽人生:传道书教我生命智慧》
作者:吴仲诚
出版:[台]校园书房出
版社日期:20183
页数:310
  人生所经历的,不“虚"也不“空",而是真实世界,不“虚"也不“空",但却面对的是一个“蒸气"现象。传道者说人生像“蒸汽",和合本圣经翻为“虚空",“虚空"的“虚空",给人一种“四大皆空"的“无"的感觉,但原文的意思是“蒸汽",应该是“蒸汽"的“蒸汽"--指的是曾经拥有,但却是短暂丶不扎实丶没有定向丶难以捉摸,有时还有气味的意思。传道者劝勉人们,要存感恩的心享用天父所赐的一切,但也要接受及明白自己的局限,不要落入“人在天堂,钱在银行"的无奈。
  作者引述传道书,这美丽的世界有许多“蒸汽"现象,我们享乐,活在当下,是应该的加以珍惜,但生命当建立在敬神与上帝恩赐的理念下。最后人们都要面对死亡,终归是一场人生的蒸发过程,以生命解体。但基督徒因为复活的应许,他们的祷告跨越了死亡线,就算在世得不到医治,却不是那些患病弟兄姐妹的终点,而是新的开始。人生是“日光之下"活着的人们,每天都要经历的课题。因此,传道者重点是敬畏上帝就是一种智慧的开端。
  我们都生活在日光之下,都会面对其中的蒸汽的现象。我们需要与问题共存,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作者最后用一首优美人生卡农(Canon in D Major, D大调卡农)*说明人生除了忧患丶享乐,还可以抱着喜乐的心面对人生。卡农先以大提琴拉奏两节八音的低沉D大调,不断循环反复,三把小提琴间隔八拍先后力入。沉重单调的大提琴配上欢悦的小提琴,成了动听悦耳的音乐。大提琴旋律像蒸汽人生一样,沉重又单调。小提琴的旋律则像圣灵所赐的喜乐,欢悦活泼。两者交织在一起的时候,单调沉重的、人生音调変成悦耳的旋律,演奏出整体优美动听的乐章。(页262-264)
  传道书12章13节似乎也说出了整本书所讲的蒸汽人生的总结:“总意就是:敬畏神,谨守他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或译:这是众人的本分)。"
*Canon in D Major(D大调卡农):
https://youtu.be/PfxrNblTr4o

梦里书阁(153)
《圣经好好吃
者:毕德生(Eugene H. Peterson)
译者:吴蔓玲
出版:[台湾]校园书房出版社
日期:20087
页数:265
价格:台幣300

   刚刚过了的己亥猪年,全球华人为了年度与家人团聚的时刻,本书作者见到你可能也会问候一声:吃饱了吗?他关心的是圣经吃了吗?他举例圣经有三位人物吃"过上帝的话:以西结、耶利米与使徒约翰。书里要讲的重点是读圣经应抱持吃圣经态度,就是融入及活出圣经的教导,不只透过口读,而是脚读,应用在日常生活中。
  今天进入网络的鋪天蓋地的时代,许多资讯无孔不入,从早到晚都被逼阅读各种文字。今天已经不是沒有阅读而是如毕德生提出的应教导怎样阅读(How to Read)
  一、先人阅读:寻求智慧,成熟的人(Maturity)。
  二、今人阅读:汲取资讯,从事工作。
  三、属灵阅读:智慧目标,真实良善。
  四、因此阅读:人类真实,一生任务。
  作者指出阅读就是要活出,在生活当中行出来。如何把圣经活出来,他提出祷读法:一、经文阅读(Lectio),二、经文默想(Meditatio),三、经文祈祷(Oratio),四、经文默观活出(Contemplatio)。页136.
  所谓默观生活,就是根据圣经而活的生命,怀抱爱的精神,就在许多小地方实行忠贞服事…… 热情去拥抱日常琐事。让话语进入肉身,看见脚印就想找出符合脚印的脚!(166)
  这本书在几年前就读过,但显然沒读完去年毕德生去世,就想重溫其作品,他不愧是一位被称为牧师中的牧师的知名基督教界作家,书中也提到基督徒不要成为文字的囚犯",因为写出的文字是死的。他提出若沒有正確阅读圣经,圣经会使人惹上麻烦。(页130
  给在下更大兴趣的可能还是第八章,提及圣经的翻译历史,自以色列人被擄归回有以斯拉的吃翻译圣经团队,然后是七十二位吃圣经的译者(完成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 LXX),这是在埃及的亚历山大的市镇完成的。毕德生近年也完成了信息版Message的圣经,以当下的语境重新翻译整本的圣经的。(201924)


梦里书阁(152)
《摩拉维亚教会五百年的故事》
Through Five Hundred Years and Beyond, A Popular History of the Moravian Church”
作者:Allen W. Schattschneider and Albert H. Frank
出版:Interprovincial Board of Communication, Moravian Church, North America
日期:(2009 Fifth revised edition)
页数:Paperback, 188 pages
价格:15 Euro(2018年购于主护城摩拉维亚教会)

  走进一个叫“上帝田园"(God’s Acre)的墓地,可以在块块墓版上找到早期摩拉维亚(Moravian)在德国东部靠近波兰边界的“主护城"(Hernnhut)早期先驱的安息之地。除了该会的发起人钦岑多夫(Zinzendorf, Nikolaus Ludwig von, 1700-1760)家族六口坟墓,其中也有一块属于第一位宣教士,窦博(Leonard Dober 1706-1766)的名字。
  窦博于1732821日与陪行的木匠尼其曼(David Nitschmann der Wagner, 1676-1758, 后来成为该会主教)被派往西印度(West Indies)群岛。当年,他们先从主护城走路900公里到丹麦的哥本哈根,然后于1213日坐船抵步圣多马岛。该岛有三千名的奴隶在三百名小园主下工作,面对严酷的刑法。最初的宣教士除了船费,以后的生活费都要自食其力。窦博是陶匠,但岛上没有适合的制陶泥土,因此最初被岛上的统治者聘为管家,但发现不为奴隶再也无法接纳他所讲的福音,最后决定要道成肉身,与奴隶住在一起,并成为一个看更员赚取一些金钱维持生活。两年后,17346月,在看更的一个晚上忽然有脚步声,并有人呼喊他的名字,原来是当初本要与他一同前来的另一位蒙召者Tobias Leupold也来了,并告诉他是来取代他,而窦博被选为主护城的总长老之职。1734-1735年两年内,前后有22位前来的宣教士,他们有的前往邻岛St. Croix宣教,但由于传染病不是死于热病,就是死于海难,包括Tobias于第二年也去世。(页63-68
  摩拉维亚宣教士渐把福音传至西印度群岛其他岛屿,包括Virgin IslandSt. John Island等,接着到Jamaica(1754), Samuel Isles(1756), Barbados(Bearded) Island(1765),St. kitts(1795), Trinidad and Tobago(1827), Guyana(1878)。窦博前往西印度群岛后半年,三位表兄弟Christian David, Matthew, Christian Stach一同前往冰岛及Greenland(1733)American Georgia(Indians)1735, Suriname(1735), South Africa(1737), East Africa(1889), 加拿大东北角的Newfoundland, Labrador(1752),  中美洲Nicaragua(1849)Honduras(1930)Australia(1890), Alaska(1884), NW India(Tibetians)等偏远地方。该会三百年来,是最早开始海外的宣教的欧洲教会。据统计该会前后共差派了3500名宣教士赴海外宣教。
  这本书可以看出教会自从在第一世纪设立以来,就是一个宣教的教会。第一章概述基督信仰自伯利恒至罗马的宣教旅程。313年当基督教成为罗马国教,教会漂向北方(发展),如到波罗的海(Baltic Sea)彼岸的俄罗斯南部的哥德人地区。450年则到爱尔兰,后渐至非洲北部,甚至更远至阿美尼亚丶格陵兰岛丶冰岛一带。摩拉维亚教会, 1722年,源自胡斯派的信徒已经在地下状态中在摩拉维亚生存了100多年的波西米亚弟兄会的一个小团体来到了乐于帮助穷人的德国虔信派贵族钦岑多夫(Zinzendorf)在德国东部的土地,得到同意在那里定居,建立了一个村庄,名为“主护村”(Herrnhut)。後来也有路德会丶浸信会丶和其他宗会来避难的人。1727813日,主护村的居民们在祷告之后经历了一次戏剧性的改变,学习彼此相爱,他们归因于圣灵的浇灌的经历。此后主护村迅速成长为18世纪基督徒复兴运动的中心。
  今天(2006)统计,摩拉维亚教会仍有70万会友,分布己转移至南半球。这也是一般基督教的现像。另外,详参梦里书阁(133)刘幸枝着《主护城传奇——钦岑多夫伯爵与十八世纪摩拉维亚复兴史》一书。(201921)
This book first appeared in 1956 in time for the 500th anniversary celebrations of the Moravian Church in 1957. It quickly found a place in the homes of church members and as a text in confirmation classes. Updated in 2007 by the Rev. Albert H. Frank, Through 500 Years serves as an easy-to-read history and continues to be an informative resource on the Moravian Church. 
A small 300-member Moravian community in Herrnhut, Germany sent missionaries to the Danish West Indies in 1732. Since then, God’s call to proclaim the good news of God’s saving work in Jesus Christ has taken hundreds of Moravian missionaries from the mountaintops of Ladakh, India to the savannas of La Mosquitia, Honduras.     
附注:有关钦岑多夫的故事补充
  在本書中提及年轻的钦岑多夫16岁时曾到访过Dusseldorf的一个画廊,耶穌戴荊棘,下面一行拉丁文写的文字Hoc tibi feci, quid mihi fecisti?”,钦岑多夫很快就翻译出来:我為你捨命,你捨何事為我?I have done this for you what have you done for me?)他激动的流下了淚,並说:我曾经爱祂很久,但我却从来沒有实际为祂作什么事。从此我愿意祂叫我做的任何事。"(52-53)
  今自网络的以斯拉专栏看到另一篇由洪性旭写的文章:我曾为你捨命,你捨何事为我?文中提及这幅荊棘的冠冕》的背后故事,那就是画家史登堡(SternBurg)是個掛名的基督徒,某天,他邀請一位吉普賽女子擔任畫作的模特兒时看到畫室牆上的畫,隨口問道:
  這個人應該犯了很大的罪吧!祂是誰啊?竟然衣不蔽體,頭上戴著荊棘做的冠冕,渾身是傷。重刑犯才會受到這種對待吧。
  此人沒有犯罪。祂是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為了救贖我們,替我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那麼,祂是為了我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嗎?"
  “是的。"
  “祂也為你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嗎?"
  “沒錯!
  “噢,我真是感謝祂。我根本不知道有這回事。請問,我能為祂做些什麼?"
  “妳要接受耶穌為救主,也要上教會聚會。"她點了點頭,噙著淚走出畫室。
   那名女子離去以後,祂也為你的罪被釘在十字架上嗎?"這句話一直縈繞在史登堡耳邊。
  當晚,史登堡跪在那幅畫作前面流淚悔改。耶穌,過去我只是憑著理性而相信祢。現在我願意為祢而活,更願意把生命獻給祢。"隨後,他在畫作上寫下:   
  我曾為你捨命,你捨何事為我?"(详见:https://cdn-news.org/news/16416
  不过,在有关钦岑多夫的一个网站里,有一篇文章 Ecce Homo (Behold the Man)则提出这则故事是伪造的,不是事实,但表示文里的那幅图画是Domenico Feti 所画的。该画作下面的拉丁文字与书里的有点不同:Ego pro te haec passus sum Tu vero quid fecisti pro me英译为:"This have I suffered for you; now what will you do for me?"详情请见:


梦里书阁(151)
《孙悟空的孩子》
Children of the Monkey God
The story of a Chinese Hakka family in Sarawak, Borneo 1850-1965
作者:F.S.Choo
出版:Third Millennium Publishing
日期:2009
页数:278
价格:$5.00 Electronic Edition or $15.00 Trade Paperback Edition(陈鍚监赠书)

  作者敍述朱家历史,溯源自婆罗洲加里曼丹的淘金旅程。第一章就是用“
猴神子女"为标题,并表示后来祖父迁至砂拉越的石隆门,1857年这些淘金者忽略了猴神的指示,结果发生了古晋华工被拉者追杀的事件。这里的猴神是指中国神话中的孙悟空。作者的祖父在这场“血流成河"屠杀中,幸存下来,后来在现在达迈一带种椰子为生,再后退休于1947年迁到古晋浮罗岸定居。
  书中也提及作者自小听到阿公讲中国神话故事,包括孙悟空这位猴神的故事;也述说早年的生活经历。阿公是肖猴的,因此他把其家族形容为孙悟空的子女。书中有很多当初客家人初到古晋巴刹被更早到的以福建人丶潮洲人为主的店主们的遇到一些不平等待遇。又因为后来母亲是福建人的一边亲人,都在圣多玛学校念英文,并多出任公务员职,因此作者虽然有许多居住邻居朋友是念华校,他是念英校,导致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他也描述许多古晋在1950年代以前的情况,风土人情,包括兴化庙(应该指天后宫)丶追风筝故事丶童年典故丶巫师等。这让我想起去年读过的土耳其作者Orhan Pamuk所着《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详参梦里书阁(91)] 。这位2006年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自传性作品,描写的是一部个人的历史,一座城市的忧伤——一曲意味深长的迷人哀歌,唱给记忆中的童年。古晋在F.S.Choo的笔下也带给读者不为人所知的早年古晋一面,也是他自己的自传式作品,算很是吸引人。(2019117)
  下列是该书本身的英文简介(Summary):
F.S. Choo, the author of Children of the Monkey God, grew up in a traditional Chinese Hakka family in Sarawak, Malaysia, at a time when it was administered by British colonial rule. Written in the earthy style of his native culture, he charts and reveals a fascinating world beginning with his great grandfather's migration from China to West Kalimantan, Borneo in the early 1850's; his life as a miner and his connection to the mysterious Kongsi, a unique self-governing democratic organization that flourished until the mid-1800's when it came into conflict with Dutch colonial rule and the White Rajahs of Sarawak, Borneo, and culminating in the Bau or Chinese Rebellion of 1857.
Covering a period of 115 years, from 1850 to 1965, Children of the Monkey God deals with the experiences of four generations of a Chinese Hakka family in Sarawak. Candid and at times humorous, satirical and controversial, it also vividly captures life at the crossroads of change in the 1950's and 1960's when the sun was setting on the colonial era. It conveys to the reader the multi-layered cultural influences of British colonialism, the burgeoning American pop-scene, and that of the different Chinese dialect groups and Sarawak's indigenous people. It offers a fascinating insight into some of the social, cultural and religious beliefs and practices of a world that is fast disappearing and seldom seen by westerners.
作者简介:F. S. Choo is a retired UK-trained Barrister-at-law, born in Sarawak, Malaysia. He was a legal practitioner in Brunei from 1974 to 1987. He migrated to Perth, Western Australia in the middle of 1987 together with his wife and three daughters where they have remained since then. He never took up legal practice again, having lost the passion for it in Brunei. He then involved himself in a few small business ventures in Perth and Malaysia for a while as well as helping his wife in her homeopathic and kinesiology practice. He considers "Children of the Monkey God" to be a labor of love and is fiercely passionate in his desire to share this family story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梦里书阁(150)
《犹太人在中国The Jews in China》汉英对照
作者:潘光
出版:[中]五洲传播出版社
日期:20161
页数:247
定价:268(人民币)

  犹太人曾在中国的上海丶哈尔滨丶开封丶香港丶天津及中国其他许多地方留下足迹。
  有文献记录的犹太人最早是在唐代(公元8世纪前后)沿着丝绸之路进入中国境内,直到宋朝才出现了具有一定规模的开封(当时都城东京)犹太社团。1163年,开封犹太人建立一座犹太会堂。元朝时是开封犹太人顶盛期,约5004-5千人。1642年开封被黄河大水淹没,1663年重建会堂,但犹太人口不到2千人。19世纪中叶,会堂成为废墟,开封犹太社团融入中华民族的大家庭中。(2)
  十九世纪鸦片战争后,英籍犹太人向巴格达丶孟买丶新加坡丶香港及上海设洋行发展商贸实业。其中以沙逊家族的哈同丶嘉道理在香港上海除了建造会堂丶办学校等,对于社会公益和慈事业,还在投资生意方面取得极大的成功。今天外滩的和平饭店丶新城饭店丶上海大厦丶锦江饭店等都是沙逊家族留下的遗迹。(26)今天外滩与犹太人与教会相关的建筑物:详参梦里书阁(33)《外滩.源》一书。
  十九世纪80年代俄国犹太人大量迁往中国的哈尔滨及其周边地区。后来也来到天津丶青岛等地方发展。(56)
  二十世纪340年代,当纳粹疯狂迫害屠杀犹太人之时,中国的上海全球唯一向犹太人敝开大门的大城。1933-1941年上海先后接纳了3万多名来自德国及欧洲的犹太淮民。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仍有2.5万名犹太滩民把上海当作临时家园。何风山博士*1938-1940年在中国驻奥地利维也纳懖领事,是最早以发签证方式救助犹太难民的外交官之一。当时中国民权保隌同盟领导人蔡元培丶鲁迅丶林语堂等,在孙中山夫人宋庆龄会见德国驻上海领事,对纳粹在德国的暴行表示强烈抗议。(116)林语堂与宋庆龄是基督徒,后者还是监理会(后称卫理公会)景灵堂会友。1939年中国国民政府计划在云南制定寄居区域安置欧洲犹太人,但后来没有落实。(163)
  犹太人与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有许多相似之处,都重视家庭纽带和教育功能。二战后中国陷入战之中,许多在华犹太人因种种复杂因素而陆续离开中国。中共执政后,不少犹太人仍在中国的土地上安居乐业,直至文化大革命爆发才被迫离去。1992年中以两国建立外交关系,进一步促进了犹太人重返中国的潮流。北京丶上海丶深圳等地出现了由工商业者丶技术专家丶外交官和留学生组成的新犹太居民群体。不过在网络上的消息指出那些早期留在中国的犹人后裔都被同化,除了在上海虹口有犹太难民纪念馆是亮点,如开封的会堂遗址多已被拆除。2017年有五位犹太后裔终于千辛万苦回归以色列。
  *何凤山补充资料:
  何凤山(1901910日-1997928日),出生于湖南省益阳县兰溪乡的曹家河,何凤山7岁时,父亲去世。母亲获得益阳五马坊的信义教会,以帮教会打杂赚取基本生活,才把何凤山含辛茹苦地抚养成人。何凤山得到了该教会兴办的学校——信义小学的全力支助,由此打下了良好的人文基础,以优异成绩考入长沙雅礼大学(19061116日,美国耶鲁大学民间团体雅礼协会在中国­湖南省长沙市创立“雅礼大学堂”),1929年入德国慕尼黑大学,1932年获得政治经济学博士学位。
  1935年开始在中华民国外交部供职,开始了其40年的外交生涯。19383月,德国吞并了奥地利。5月,南京国民政府委任原使馆代办何凤山为奥地利总总领事。纳粹分子大肆煽动反犹狂潮,大批犹太人送入集中营。奥是欧洲第三大犹太人聚居地,总数约18.5万人。纳粹欲将这里的犹太人赶尽杀绝,于是,犹太人纷纷想方设法离开奥地利。
  1938713日,在法国埃维昂召开了讨论犹太难民问题国际会议,与会32个国家相继对犹太人签证亮起了红灯,拒绝伸出援手。于是,素有世界自由港之称的上海,成为各国犹太人首选目的地。中国外交官何凤山不忍看着犹太人在维也纳等死,勇敢地打开了向犹太人发放签证之门。到19399月,70%的奥地利犹太人已外逃,中国上海收容的犹太人就达1.8 万人。
  1997928日,何凤山在美去世,享年97岁。女儿何曼礼在《波士顿环球报》刊出讣告,提及父亲曾向犹太人发放签证事宜,何的善举始得到举世关注。
何曼礼回忆:“父亲与他同年代的中国同胞一样,为百年来中国曾经饱受外国帝国主义的羞辱和迫害而深感义愤,立志不让这种羞辱继续下去。所以,父亲特别同情任何受到欺凌和迫害的人们。这也就是他单纯的帮助犹太难民的理由。”
  2001123日,以色列政府在耶路撒冷举行了隆重的“国际正义人士——何凤山先生纪念碑”揭碑仪式,石碑上刻着“永远不能忘记的中国人”。
  2005年,何凤山被联合国正式誉为“中国的辛德勒”。
  2007925日,何凤山的骨灰运回家乡安葬。黑色的大理石墓碑上,刻着1947年何凤山先生的一首诗:大造生才非偶然,英雄立志岂徒然.而今愿集精与力,万里前程猛着鞭。” 诗以言志,名以史留。928日,何凤山博士纪念墓地在湖南省益阳市落成揭碑。
  2008521日,美国纪念何凤山博士拯救数千犹太人的英雄主义行动。116日,维也纳市政府在原中国总领事馆的旧址(Johannesgasse 22, 1010 Wien)前举行了何凤山博士纪念牌揭幕仪式。同年,美国海外遗产保护委员会和以色列文化协会还分别在中国上海丶以色列特拉维夫和美国旧金山为何凤山博士修建了纪念碑和纪念牌。
  2015910日,台湾领导人马英九为何凤山颁发褒扬令。
  2018315日,意大利米兰命名何凤山广场正式揭牌。社会评价
  “在犹太人的传统里,人的生命是最神圣的,至高无上的。我们有一句名言说,救人一命就像拯救了一个世界。而何先生救了成百上千人,我们估计这个数字在两千左右。"(以色列驻华大使安泰毅)

梦里书阁(149)
《沙巴客家人的故事》
作者:张德来
出版:[]沙巴神学院
日期:2015
页数:297

  讲到沙巴客家人的故事,一定离不开沙巴基督教巴色会的故事。同样的讲到沙巴华人的故事,也一定要提到巴色会客家人移民沙巴的故事。
  中国人到沙巴可以追溯到很古早的历史,最初以福建人(漳泉人)为主,但第一批客家移民沙巴史则在1882年,50多人抵步古达。1963年马来西亚独立时,沙巴州人口65万,华人约占20%(13),其中80%(10万多)家血统。2010年沙巴华人仅约14%,约40多万人,其中客家人约占70%(28)
  北婆罗洲,是英国渣打公司从奥地利人买过来,沙巴成为英国殖民地时代便于1881始,该公司全名为British North Borneo Chartered Company得英国政府特治理沙巴的。为了发展沙巴该公司方过巴色宣教会向中国招募劳工,其中以客家人为主,其中大部份属于巴色会的会友。(103-104)
  客家人,早于4-13世纪间的中国河南和山西南部迁移至广东省,因文化语言不同被当地人称为“客家人”,来到沙巴者则由梅县丶五华丶龙川为多。
  巴色宣教会(The Basel Missionary Society)1815年在瑞士巴色城成立。该会于1847年派宣教士韩山明(Theodore Hamburg)与黎力基(Rudolph Lechler)抵达中国并驻扎在香港。1858年该会趁着天津盘约进入广东的客家腹地宣教丶办教育丶设医院等。1882年移民古达的客家人主要是太平天国逃亡人。(9)
  但是在陆汉思(Hans Lutz)的文章里,提及实际上1842年,香港変成英国的殖民地后就成为中国人移民海外的转远站。1880年自香港出发的移民中就有到北婆罗洲及砂拉越的。(60)不过,比较有文献记录的是1898年第一批大约一百名客家基督徒在中国巴色会的安排下和拉者签约,抵达第一省古晉南部即目前Sg Maong一带垦殖,他们多种植稻米。
  因此,沙巴巴色会与客家人的关系是密不可分,至2011年统计会友有3万人,不过主日崇拜平均出席人数是6,500人,仅占了21.67%
  本书是作者张德来赠送的,他于1970年代后期毕业于新加坡三一神学院。这本书主要是收集马来西亚基督教巴色会庆祝130周年(2012)时及2013年夏南南丶孟家达丶德里福的客家人南迁100周年举办的拓荒者纪念讲学会的论文。除了注重历史的发展,21篇中有5篇探讨巴色会的人力资源丶薪津制度丶教会管理的课题。这是一本研究沙巴华人丶客家人及巴色会的极为珍贵的资料。
  沙巴客家人移民与沙巴基督教巴色会有很多与砂拉越福州人及卫理公会的经验相似,可以彼此借镜参阅的。(2019112)

梦里书阁(148)
《末日幸仔者的独白
 刘晓波的“六四"回忆彔》
作者:刘晓波
出版:[台]时报文化出版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日期:初版1992910日,二版二刷2017825
页数:313
价格:RM53.90(原台币350)

  中国的“六四"(198964日学运)曾引起世界各地的关注,但最终被当局的武力“清场",一直至今天进入30周年之际,仍然是中国不能提及的“禁忌"事件。
  作者刘晓波在这本书主要是描写1989426日自美国返回中国参与八九学运,一直到198966日深夜被捕入狱的前后49天的时间所发生的事。书中以人在现场描写63日晚上至64日当局在天安门清场及如何撤离广场(273-313),仍然可以感受到当时的紧张气氛。
  记得当年,在下就六四的事件,曾在所从事的《马来西亚日报》写过几篇短评,如“天安门哭了"等短文。今天阅读了这本刘晓波的“六四"回忆彔,更全面明白当时学运内部的许多问题,如争权丶夺利丶专制丶脏乱丶分派丶仇恨丶说谎丶领袖素质差丶生活一团糟丶贪腐丶敛财丶口号変幻不定,目标(民主)和运动操作的过程与手段(非民主)之间的尖锐予盾。作者谈为何他从旁观者牵涉其中,又在六一发起新一轮的禁食活动。在军队及坦克包围天安门时,学运才最后决定撒离广场(271-294)描述清场情况,仍然看的让人心惊胆跳,虽然当时学生已结队手拉手离开,仍然有人与军人对抗,最终坦克开进,被世人形容血洗天安门事件。卅年了,当局仍然回避“六四"事件,成为全球华人的每年清明节之外的一个重要凭吊去世的人的节日。
  刘晓波(1955-2017)曾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这本书的作者简介指出是一位“作家丶文学评论家丶人权运动家"。然而,因为时常在文章里抨击时政丶关注民间维权,虽是中国的一名温和丶有理性的和平倡议也是异议者,使得他一生成为这时代的悲剧人物。他的恶梦并不因为参与“六四"被捕后被判无罪(198966日至19911月而释放后并非一帆风顺,“六四"之后他仍然不甘寂寞,文字创作,无声胜有声,被当局视为“狂人"丶“极端个人主义"丶“民族虚无主义"者。“选择坐牢就是选择真实和良知,尽管代价巨大,但是值得;而选择自由就是选择谎言和背叛,代价更大。"(71)这注定了他一生以悲剧收场!
  刘晓波称:“我不是走出了小监狱(秦城)而又进入大监狱(专制社会),而是一直没有走出自我设置的心灵牢房……正是我们每个人的心灵牢房构成了专制社会的大牢房,因而,冲破专制主义牢房的前提是砸碎我们自己的心狱。"(77)
  一生坐狱时日多
  “六四"为他带来一年七个多月的牢狱生活(198966日至1991126),出狱后妻离丢饭碗(原是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讲师),但他仍是笔耗不缀,从事写作及参与民运活动。“对于我来说,最好的生活方式就是写作,只有拿起笔,我才有自信,才能找到自己丶主宰自己。"(21)。问题是,笔的力量,文章的影响则是当局所不容。
  19955月至19961月他又被监禁在北京郊区。
  1996年至1999年被判处劳动教养3年。
  2008128日又因为参与并起草了零八宪章而被监视居住。后于,2009623日被捕,2010526日被判刑11年,关在辽宁监狱。
  2010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和平奖后,第二任太太刘霞被软禁在家。
  2017713日刘晓波因肝癌病逝,纽约时报形容他是:自由的探路者,专制主义的囚徒。
  刘晓波一生岁数60年,但其中所“矜夸"似乎是15年的监狱生活吧!不过,身系囹圄,他的思想则是普世观的胸怀。
  201810月间,在下一行人在走马丁路德旅程时,刘的遗孀刘霞从软禁中获释并被安排飞往德国定居。晓波书中多回提及的这位第一任太太陶力,是他们中学时就相识丶相恋的一对情人,但婚后刘仍花心过放荡生活(305),没有珍惜婚姻生活。虽然他们曾于“六四"前三天的61日一起去北师大幼儿园和儿子一起过“六一”儿童节,妻子劝他放弃最后在天安门绝食行动,不果。天安门事件后不久,陶力与晓波离婚,并带儿子刘陶前往美国定居。书中晓波对于陶力感到极深的亏欠。“除了痛苦丶惊吓丶焦虑丶揪心,除了疾病的折磨丶抚养孩子的艰辛丶卧床两年和病魔搏斗之外,她一无所得。"(306)
  由晓波事件可以看出政治夫妇还需要心理的预备,不是“富有贫穷丶有病无病”的誓愿台词,而是如何持守一生聚少离多的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活呢!
  刘晓波不是基督徒,但书中他仍然提及一些有关上帝的想法:
  “上帝为人类的罪恶打开了一道畅通无通的门——忏悔,任何罪人都能因忏悔而得到自我的良心解脱和上帝的寛恕。"(10)
  “十全十美的上帝却创造出罪恶累累的人类,岂不是莫大的讽刺。在心灵上弥合这一裂痕的办法只能是忏悔。完美的上帝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垃圾筒,忏悔就是清洁工。没有人能像上帝那样完美,更没有人能像上帝那样容忍罪恶。只有上帝才能超然于人类之上,以寛容的态度无限制地接受人类的一切罪恶。换言之,忏悔使上帝成了装载人类罪恶的无底洞。"
  “如果这世界没有上帝,人类也会変得圣洁,既不作恶也不忏悔。但这种仅仅是如果,没有上帝,人的犯罪便亳无意义,上帝就是为人的罪恶而存在的。"   
  “那么,人类只能在两种现实中进行选择:要嘛是有上帝丶有罪恶,也有忏悔的世界;要嘛是只有罪恶而没有上帝,也没有忏悔的世界。"(11)
  作者引述友人白杰明的话:“中国的精英们都想当殉难的耶稣,成为举世瞩目的大英雄。但是他们不愿被永远钉在十字架上,而是钉了一会儿就被扶下来,在人们欢呼声中走下十字架。这就是中国特有的或叫有中国特色;戈走下十字架的殉难者。"(65)
  “我忽然感到这世界上最美的杰作就是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形象,人类的苦难由他一肩担起,他代表人类受到上帝的惩罚。但他的受难不是屈寻,而是荣耀;不是失败,而是成功。从根本上讲,人与人之间没有强壮与瘦弱丶聪明与愚蠢丶文明与野蛮丶伟大与渺小丶高贵与低贱……之分,或者说,其他的一切区别都无足轻重,重要的仅仅在于:面对殉难的十字架,是否有勇气走上去。亳无惧色地背起十字架者即圣人,退怯者即庸人。绝食也许会成为一次殉难,而且是千载难逢的殉难时机,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不做殉难者谁做!大有孟子的′拾我其谁'的冲动。"(237)
  书中也提到天安门在学生禁食期间,整天播放“国际歌",在下这次德国行前往瓦特堡参观路德被软禁的地方,上坡时,有位德国人在拉琴弹奏“国际歌",同行的上海移民澳洲的蔡晓明牧师一听到很熟悉现场哼唱起来,在下倒是第一次听到,回来找了You tube才明白其中意思。追求民主丶自由丶人权,从中国丶南北韩丶东西德等,都经历许多流血事件,真让人不胜唏嘘!
  写完这篇阅读报告,传来网闻北大教授郑也夫认为执政70年带来太多灾难,促请中共体面淡出历史舞台的惊天之声(RFI法国国际广播电台6 Jan 2019),给人担忧,他会成为刘晓波第二吗?(201918)
  
梦里书阁(147)
TitleRetrieving the past Glory – Social Memory, Transnational Networks and Christianity in Contemporary China
AuthorJifeng Liu(Netherland Leiden University PhD Dissertation)
Date201722
Pages239

刘计峰,荷兰莱顿大学哲学博士,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助理教授;主持2018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一带一路背景下东南亚华人基督徒的族群身份与中华文化认同研究》;学术兴趣为宗教、族群与政治的交错互动,重点关注移民与宗教、海外华人、东南亚宗教与族群的多样性
The research of Protestant Christianity in contemporary Xiamen, Fujian province illustrates the need to comprehend how Christanity-influenced communities understand their own past within the framework of the stud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During the First Opium War, Xiamen was forcibly opened up to the outside world as a treaty port, and Gulangyu was thrust into a Western-led modernization process. From the moment it first entered Xiamen in 1842, Christianity became deeply embedded in the local cultural and social structure and even today constantly affects secular life in this area.
Christianity has long been at the center of official Chinese narrative of “national humiliation”. This discourse was closely intertwined with the building of the modern nation state and later with the strengthening of the legitimacy of the Communist regime.This has caused tension between official narratives and the poplar reconstruction of the Christian past.
By closely examining how the government, churches, grassroots groups and individuals attempt to make narratives revolve around the Christian past, this research reveals the dynamic and ongoing interactions between different actors.
This research also examines the recent changes in the Christian networks linking Xiamen and Southeast Asia.Butterressed by the emigration tradition and lineage connections, the Xiamen church resumed its links with Southeast Asia in the early reform era. However, at the turn of the century, the involvement of the S.E.A. churches began to ebb as the older generation Chrisitans of South Fujian origin passed away.
On the basis of an analysis of an American Christian organization this study points out that, after decades of isolation from the outside world, the Xiamen church is now reencountering the world Chrisitan community.The representation of Christianity that emphasizes its relationship with the modern image of the United States makes a deep impression on young people, not only in their beliefs but also in their understanding og the modernity associated with  Christianity. However, the American Christian agency that has become entrapped in local politics is being plagued by troubles. This research has demonstrated that, whether or not the Chinese state permits, Chinese Christians frequently interact with and in the future will integrate more actively into the world Christian community. Accordingly, it has revealed the importane of reconsidering the interplay between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agents and local traditions in the study of Christianity in China today.Jifeng
(201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