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24

阿成哥返鄉路(1)


詩巫西岸有一條小徑名叫家鄉路,
正是數以萬計曾在鄉區居住的詩巫人的一條返鄉路的實況。不過許多到市區或他鄉者再返鄉的機會已不多。這裡曾是福州人墾荒最早的地方,由於百年來在發展的潮流裡被邊縁化,漸漸地沒落。雖然伊干橋於2002年通車,不過已難吸引遷居外地的人返鄉了。剛通車的亞山港大橋是慢了一點,不過還算適時,若再不建,可能那一帶地區也會加速沒落的。詩巫發展是太緩慢了吧!










哪!這是我的家!
阿成哥指向天真山崙的一間與草齊高的木屋如是說,這也是他渡過童年與少年的地方。這也是詩巫福州人過去在鄉區的寫照。










籃球場
木桂蘭榕南堂的籃球場曾是那一區每年華人新年打球比賽的地點,那時在球場左邊有一條路通往碼頭,也是一個繁忙的碼頭;現在當然不見了。前方當然就是拉讓江了!










Ada Ikan?
阿成哥曾在拉讓江畔釣過魚,不過此情此景,鄉音不再,童伴也不在,換來是滾滾不自的黃泥水!










榕南堂
木桂蘭的榕南堂是阿成哥少年時期的禮拜堂,前面的油棕樹是詩巫最早期的試種品。榕南堂栽培阿成哥成為吉隆坡沐恩堂的會友領袖。詩巫是培育了不少人才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