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2

二泉映月 - ​绝​唱 - 此曲只应天上有



天下第二泉:惠山泉


由来


惠山泉为唐大历元年至十二年(766-777)无锡令敬澄所开凿。惠山的得名
惠山泉
惠山泉(14张)
 是因为古代西域和尚慧照曾在附近结庐修行,古代"慧"、"惠"二字通用,便称惠山。惠山泉水源于若冰洞,呈伏流而出成泉。泉池先围砌成上、中两池。上池呈八角形,由八根小巧的方柱嵌八块条石以为栏,池深三尺余。池中泉水水质很好,水色透明,甘冽可口。中池紧挨上池,呈四方形,水体清淡,别有风味。至宋代,又在下方开一大池,呈长方形,实为鱼池。明代雕刻家杨理特在下池池壁雕刻了一具螭首,这螭首似龙非龙,俗称石龙头,中池泉水则通过石龙头下注到大池之中,终年喷涌不息。池前建有供茶人品茗的漪澜堂,苏东坡曾在此赋诗曰:"还将尘土足,一步漪澜堂。"
相传唐代陆羽评定了天下水品二十等,惠山泉被列为天下第二泉。随后,刘伯刍张又新等唐代著
名茶人又均推惠山泉为天下第二泉,所以人们也称它为二泉。中唐时期诗人李绅曾赞扬道:"惠山书堂前,松竹之下,有泉甘爽,乃人间灵液,清鉴肌骨。漱开神虑,茶得此水,皆尽芳味也。"宋徽宗时,此泉水成为宫廷贡品。元代翰林学士、大书法家赵孟頫专为惠山泉书写了"天下第二泉"五个大字,至今仍完好地保存在泉亭后壁上。当时,赵孟頫还吟了一首咏此泉的诗:"南朝古寺惠山泉,裹名来寻第二泉,贪恋君恩当北去,野花啼鸟漫留连。"

历史

惠山泉名重天下,四方茶客们不远千里前来汲取二泉水,达官贵人更是闻名而至。唐武宗时,宰相李德裕嗜饮二泉水,便责令地方官派人通过"递铺"(类似驿站的专门运输机构),把泉水送到三千里之遥的长安,供他煎茗。宋代苏东坡深通"泉美茶香异"之理,他于熙宁年间,"独携天上小团月,来试人间第二泉"。他品饮之后,连声赞妙,并把泉水比作乳水,告诉人们说"乳水君当飨惠泉"。南宋第一位皇帝赵构,在金军追击下被迫南逃途经无锡时,仍有雅兴"幸"惠山泉品茗。泉旁的二泉亭,就是当年地方官吏为迎接赵构所建。
北宋时,京城一些显贵和名士也常常不惜千里之遥,以舟车载运惠山泉水至开封。为了防止长途跋涉,水味变质,人们在实践中摸索出"折洗惠山泉"的办法。据周辉《清波杂志》第四卷记载,惠山泉水运到汴州后,用细沙淋过,便像新汲的一样,号称折洗惠山泉。用细沙淋过,也就是用细沙将水过滤一下,去掉其尘污杂味。惠山泉水也是当时人们相互馈赠的礼品。大文学家欧阳修曾以18年之功撰《集古录》十卷,请他的好友、大书法家、茶艺大学者蔡襄写序,欧阳修称此篇序文"字尤精劲,为世所珍"。为了酬谢蔡襄,他精心准备了4件礼品,一为鼠须栗毛笔,一为铜渌笔格,一为大小龙团茶,另一件就是一瓶惠山泉水,算作润笔。到明代,讲究品茶的人们慕惠山泉之名,但外地人毕竟不易得到惠山泉水,于是只好自制惠山泉水,以代替真惠山泉水。明代朱国祯记述此办法是:先把一般的水煮开,放到大缸内,把水缸放置在庭院中晒不到太阳的背阴地方,待到月色皎洁的晚上,打开缸盖,以便承受夜间露水的滋润,经过如此三个夜晚,再用瓢轻轻地将水舀到瓷坛中。据说用这种水"烹茶,与惠山泉无异"(《涌幢小品》),因此,用此法制成的泉水叫做"自制惠山泉水"。

地理位置


无锡位于江苏省南部,南临太湖,西依惠山,京杭运河纵贯南北,京沪铁路横卧东西,交通便利,物产丰富,山明水秀,是我国著名的“鱼米之乡”。位于该市西部高329米的惠山,绵延20公里,其九峰如九条顽皮的苍龙,挤在一起,头东尾西,淹没于太湖之中。“挹九峰之苍翠,瞰太湖之波涛”。山间古木参天,幽谷清静,自古以来,吸引了许多文人墨客,是著名的锡惠风景游览胜地。
惠山多清泉,历史上冰有“九龙十三泉”之说。位于惠山寺附近的惠山泉原名漪澜泉,相传它是唐朝大历末年(公元779年),由元锡县令警澄派人开凿的。共两池,上池圆,水色澄碧,饮料都在这里汲取;下池方,虽一脉相通,但水质不加上池清澈。唐朝陆羽在他著的《茶经》中排列名泉20处,无锡惠山泉位居第二。另一位评水大家刘伯刍认为:“透宜于煮茶的泉水有七眼,惠山泉是第二”。此后“天下第二泉”之名为历代文人名流所公认。宋代诗人苏轼曾两次游无锡品惠山泉,留下了“独携天上小团月,来试人间第二泉”的吟唱,更使惠山泉生辉。
惠山泉名不虚传,泉水无色透明,含矿物质少,水质优良,甘美适口,系泉水之佼佼者。其原因是由于惠山夺石地层为乌桐石英砂岸村下水从地层中涌向地面时,水中杂质多数已在渗滤过程中除去。相传唐武宗时,宰相李德裕很爱惠山泉水,曾令地方官使用坛封装,驰马传递数千里,从江苏运到陕西,供他煎茶。因此唐朝诗人皮日休曾将此事和杨贵妃驿递荔枝之事相比联,作诗讥讽:“丞相常思煮茗时,郡侯催发只嫌迟;吴国去国三千里,莫笔杨妃爱荔枝。”到了宋朝,二泉水的声誉更高。苏东坡向人推荐:“雪芽为我求阳羡,乳水君应饷惠泉。”据宋张邦基《墨庄漫录》所载:“无锦惠山泉水,久留不败,政和甲午岁(公元1114年)赵霆始贡水于上方,月进百樽。”二泉水一度成为进献给皇帝的贡品。宋高宗兵败南渡时,也不忘饮用二泉水。南宋著名诗人杨万里在诗中称赞二泉:“惠泉遂名陆子泉,泉与陆子名俱佳。一瓣佛香炷遗像,几个衲子拜茶忙……”。惠山泉水自泉壁石雕的“龙头”(螭首)中流出,叮咚作响,清脆悦耳。泉畔建有“二泉亭”,泉池旁的大石上,镌刻着“天下第二泉”五个大字,是元代著名书法家赵孟頫(赵子昂)所题。赵在题字之余,还题诗一首:“南朝古寺惠山前,裹名来寻第二泉。贪恋君思当北去,野花啼鸟漫留连。”
明朝,二泉更成了诗人墨客、达官贵人品茗游玩,题咏不绝的地方。特别是明初听松庵的高僧性海,请湖州竹工做了个天圆地方,形成乾坤壶的竹炉,以二泉水煮茗待客。著名画家王绂于洪武廿八年(公元1395年)为竹炉作画,并有诗云:“寒斋夜不眠,沦茗坐炉边;伙火煨山栗,敲冰汲涧泉,瓦铛翻白云,竹牖出青烟;一啜凤生腑,俄警骨已仙!”足见其倾倒之情。著名画家文徵明,在明正德十三年(公元1518年)二月十九日清明节,
与友人茶会于惠山,兴会所致挥毫作了《惠山茶会图》,设色纸本,再现了诗人、画家竹炉煮茗,茅亭小憩的情景,这一珍贵画卷,珍藏故宫博物院。

水质


惠山泉水为山水,即通过岩层裂隙过滤了流淌的地下水,因此其含杂质极微,"味甘"而"质轻",宜以"煎茶为上"。清乾隆皇帝计量各地名泉,量得惠山泉水为每量斗重一两零四厘,仅比北京玉泉水稍重略微。近年来经多次化验,知惠山泉水所含矿物质有钙、镁、碳酸盐等及微量氡气,表面张力大,水高出杯口数毫米而不溢,水质清澈透明而无任何有害物质,与世界卫生组织及美、日等国家的饮用水水质相比较,确系当今世界饮用水中之佼佼者。

“异”与“癖”


由于惠山泉水"上好",所以古代许多茶叶专家纷纷前来品尝研讨。华淑在《二泉记略》中就总结了惠山泉的"三异"与"三癖":"泉有三异,两池共亭,圆池甘美,绝异方池,一异也;一镜澄澈,旱潦自如,二异也;涧泉清寒,多至伐性,此则甘芳温润,大益灵府,三异也。更有三癖,沸须瓦缶炭火,次铜锡器,若入锅炽薪,便不堪啜,一癖;酒乡茗碗,为功斯大,以炊饮作糜,反逊井泉,二癖也;木器止用暂汲,经时则味败,入盆盎久而不变,三癖也。"这"三异三癖",实际上是具体细致地分析总结了惠山泉水的特色和煮茶的禁忌。

真实写照


元代时,到惠山泉品茗和汲水的更多了。当地官员为了限制人员流量,便在惠山泉外围设卡收税。到明代时,此泉依然是茶人、游客和汲水者的涉足热点,"漪澜堂下水长流,暮暮朝朝客未休"的诗句便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乾隆皇帝南巡时,不但到惠山泉品水饮茗,而且诗兴大发,其诗曰:"惠泉画麓东,冰洞喷乳糜。江南称第二,盛名实能副。流为方圆池,一倒石栏甃。圆甘而方劣,此理殊难究。对泉三间屋,朴断称雅构。竹炉就近烹,空诸大根囿。"这首诗后来镌刻在惠山泉前景徽堂的壁上,被人们所传诵。

评价


历代名流对惠山泉均有很高评价,褒奖惟恐不及。其中不乏为惠山泉屈居第二泉而鸣不平之作。刘远的《惠山泉》有一诗:"灵脉发山根,涓涓才一滴。宝剑护深源,苍珉环甃壁。鉴形须眉分,当暑挹寒冽。一酌举瓢空,过齿如激雪。不异醴泉甘,宛同神瀵洁。快饮可洗胸,所惜姑濯热。品第冠寰中,名色固已揭。世无陆子知,淄渑谁与别。"明代有位镇江知府,尽管被誉为天下第一泉的中泠泉就在他的辖区之内,但他还是认为第一的桂冠应该让给惠山泉。诗人王世贞也吟出:"一勺清泠下九咽,分明仙掌露珠圆;空劳陆羽轻题品,天下谁当第一泉?"公元1751年,乾隆皇帝南巡,经无锡品尝了惠山泉后,援笔题诗,内中也有"中泠江眼固应让"之句,说明惠山泉水确实为天下稀珍之物,宜茶之水。

景观


二泉亭上有景徽堂,在此可品尝二泉水烹煮的香茗,并欣赏泉周围的美妙景致。从二泉亭北上有竹炉山房、秋雨堂、隔红尘廊、云起楼等古建筑。听松堂也在二泉亭附近。亭内置一古铜色巨石,称为石床,光可鉴人,可以偃卧。石床一端镌刻"听松"二字,为唐代书法家李阳冰所书。皮日休在此听过松涛,留有诗句:"殿前日暮高风起,松子声声打石床。"从二泉亭登山可达惠山山顶,纵眺太湖风景,历历在目。

艺术成果


惠山泉不仅水甘美、茶情佳,而且还孕育了一位我国优秀的民间艺术家阿炳和蜚声海内外的名曲《二泉映月》。"甃石封苔百尺深,试茶尝味少知音。惟余半夜泉中月,留照先生一片心。"宋代文人已经写出了钟情"半夜泉中月"的诗句。到了清朝光绪年间,无锡雷遵殿道观出了个小道士,名字叫阿炳,原名华彦钧。阿炳青年时双眼因目疾而先后失明。他从小就酷爱音乐,在其父道士华清和的传授下,二胡演奏技艺渐臻圆熟精深,最后达到深高造诣,以致无锡的人们誉他为"小天师"。他常在夜深人静之时,摸到惠山泉畔,聆听那丁冬泉声,手掬清凉的泉水,神接皎洁的月光,幻想着人间能有自由幸福的生活。他用二胡的音律抒发内心的忧愤和人间的疾苦,祈盼光明幸福的降临,作出了许多二胡演奏曲,其中以惠山泉为素材的名曲《二泉映月》最脍炙人口。此曲节奏明快鲜明,旋律清越动人。二泉孕育的名曲《二泉映月》,它和名泉一样清新流畅,发人幽思,催人奋进。人们为纪念这位著名民间音乐艺术家,1984年在二泉亭重建了华彦钧之墓。 从二泉亭北上,还有清代竹炉山房、秋雨堂、云起楼等。秋雨堂结构精巧,陈设古雅,中国电影《家》曾取景于此。听松亭也在二泉附近。亭内有一方古铜色巨石,平坦光滑,可横卧一人,称“石床”。一端镌有“听松”二字,是中国唐代书法家李阳冰所书。

2019-07-31

我的脚踏车踩踏记(My Bicycle routing)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outdoor

2015年2月1 日

踩脚车拍诗巫(133)
在下个人買过2辆風车,2辆波波车。过去一年三个多月踩了2架脚车是姊夫買给孙子骑的,因他们不在诗巫给在下方便去,也为testing能骑多久。今天终于買下平生第一架脚车,RALEIGH - 創於1887年,老牌新款,傍晚就用新车来testing……不小心骑了30公里。
January 2, 2015Edited 

实际上,于2013年的11月间开始持续踩踏,特为记。







2016年12月31日
踩脚車拍詩巫Sibu from the Seat of a Bicycle:40km
最后一大照踩不誤,踩了40公里。
第一年(2014)每日目標10公里,達標!
第二年(2015)每日目標20公里,超標!
第三年(2016)每日目標30公里,沒達標......新一年仍然可以努力的目標!這是詩巫座落拉讓江與伊干江交滙的河濱公寓,接近完工。
Image may contain: bicycle, sky and outdoor

December 31, 2017Sibu

路在前方……踩出来的。

从岁首到年终,耶和华你神的眼目时常看顾那地。”(申命记11:12)
Image may contain: bicycle, tree, outdoor and nature

Wong Meng LeiDecember 24, 2018Merry Christmas under tropical Palm Christmas tree.
诗巫回教堂对面以马兰诺为主的圣玛莉教堂举行圣诞前夕崇拜。

Image may contain: one or more people, outdoor and text

Image may contain: 2 people, including Wong Meng Lei, people smiling, people standing, bicycle, tree, shorts, outdoor and nature



2019年2月17日

诗巫西岸巴拉朮田野风光

2019-07-27

茶趣。茶会TEA party

Image may contain: Wong Meng Lei, sitting and indoor

2019年7月26日
光华真安堂成团邀请在下前往主持茶道聚会,
与砂拉越卫理公会卫理文物馆负责人许开远,
由他配合吹笛子助兴,结果在现场他却缺席。
在PPT中本附有一打油诗附和皎然访陸羽诗,
说明在下经常踩踏脚车至白花河访许不果情......
Image may contain: 3 people, including Wong Meng Lei and Dora K K Teo, people sitting and indoor
当晚除了讲茶道表示华人油米柴盐醋醤茶史,
也播放循道卫理宗在亚洲发展轨迹来自有因。
妇女会制作各种包糕点为茶会配茶添上溫馨,
茶道历史悠久呈六种颜色观悟福音无字天书。
聚会可以如此有趣!
Image may contain: Daisy Lau, smiling, sitting and indoor
2019 年7月13日
以诺松龄协会邀请下也在诗巫毕理学院主持茶趣讲座。
现场也泡好几种不同茶叶给与会者品尝。
茶,喝茶,喝好茶,更重要喝一种心情,一种友情,一种生活情趣!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sitting, drink and indoor Image may contain: Wong Meng Lei, sitting and indoor
Image may contain: 10 people, people smiling, indoor

2019年8月5日
是第一次至光华真安堂乐龄团契分享茶道,
现场泡茶给大家品尝获得热烈反应。
光华真安堂乐龄团契首办茶敍会,邀请在下现场泡茶与28位契友"攀讲″话茶道。大家一边喫征东饼一边喫茶,不亦乐乎!Tea Talks & demonstration in Sg Sadit Senior Fellowship gathering this afternoon.
Image may contain: 2 people, people sitting, people eating and indoor
Image may contain: one or more people, people sitting and indoor
更多卫理报会资讯
可以按下面链接: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522894771213731/
Image may contain: 20 people, including Ling Choon Ming, Pro Steve and Wong Meng Lei, people smiling
2009年8月茶聚人數創新高
这是每周一茶會至今保持的最多茶友的記錄,包括一位中國屏南哥楊氏(前左三),兩位台灣仔李國全(後左三)及來詩巫研究博士論文的徐雨村(後左二),Mr Lim(John Susanto左四)則是印尼人,小小的河必,小小的茶杯,卻流出不同河流的人馬,算是小型的國際茶會呢!

衛理報的河必是開放的,星期一下午隨時歡迎來茶聚,以茶會友,若能方便帶一點“面前”比如包啦或蛋糕等,沒有名額限制的。
卫理报每周一茶会开始于2002年,至今约17年了,每次5-22人。

2019-07-06

夢言夢語(1)希望联盟還有多"厚"呢?How many Hope credits left for Pakatan Harapan ?

  自從2018年509,馬來西亞自立國以來,第一次出現改朝換代的政治局勢,對於許多人而言真是大快人心,因為長期被國民陣線(Barisan Nasional),尤其巫統居首的以種族、宗教、不公不正的教育及政策的統治之下,怨聲載道,當天來個总爆發。在下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及如何撀破這種國陣不倒的僵局,似乎解鈴人還需繋鈴人,果然,在經過三、五次的Bersih運動、上街游行、示威,被視為不可能會倒的執政聯盟,因為老馬重出江湖(他不能逃脫始作俑者的束縛指責),去年5月8日大家憑著手中一張票,竟然不抱期望卻還真的把它板倒了,真是人生最大歡樂的事件!
  然而,換了一個陣線上台,大家都抱著極大的希望,希望會有良好的政府治理國家,從此人民過著幸福美滿又歡樂的日子。真的吗,希望聯盟的希望前景,在過了一年之後,同樣換來怨聲載道,經濟低落、生活困境、種族問題、宗教問題,人们聲聲指責不少於國陣時代。人民似乎是繞了一圈又回到原點,彷彿在換湯不換藥的老馬操作下,國陣的問題,捲土重來,換了新政府啦,怎麼仍然新瓶舊酒,沒嚐到新味道呢?雖然,有了一些改革,如唯才用人,如1馬公司醜聞上法庭、打击贪腐等事件,但很多事项仍懸而未決,对人民而言,仍未達到真正改革圓滿的境界。咱們認為是要多給希盟起碼一屆四年的時間,但人們的容忍度到哪呢?何況,希盟因為男男性愛的內斗權力升級竟然與國陣時期的舊橋段沒兩樣,還真讓人感覺到日光之下無新事的厭惡感。
  希望聯盟唯一的希望現在看來就是雖然令人無奈與無力感,不過替代陣線還未成型,巫統仍然由醜聞纏身者任領袖,伊黨也僅以宗教謊言為賣點,應該還不會那麼快讓人重投懷抱吧!因此,現在大家對希盟指指點點,又嘲又嘰的,似乎說明對之又愛又恨,恨鐵不成鋼的心態多過真正又換政府吧!不過,大家期望希盟是時候大刀闊斧,脚踏實地做事的時候了。
不過,事實上,若叫人家重新來一次投票的話,可能支持率就不會那麼高了。
(2019年7月6日)


2019-04-11

不懂出生日期,華文名字至今统一不來,首次檢討建國憲法,砂民醒覺了嗎?

2019年4月10日馬來西亞國會擬修憲檢討砂沙建國契約的憲法,卻沒有獲得通過。砂沙的未來將何去何從呢?至此讓咱們再一次重溫下列三本書有關一些建國歷程摘要。

梦里书阁(76)
《50 Years of Malaysia Fedrealism Revisited》
編者:Andrew J. Harding & James Chin
出版:Singapore: Marshall Cavendish Editions
日期:2014年
這是一本收集2013年9月27日在新加坡國立大學舉行的“50年的馬來西亞重溫联邦制”的工作坊
從這本書中可以看出把聯邦制的問題加以中央集權化,始作俑是在位執政23年的前首相馬哈迪醫生,他認為要讓國家成為先進國,必需有強大的中央政權,同時各州的首長的委任應該是由巫統所推薦的人選,除了砂拉越例外。(頁32)
書中也提及聯邦如何在過去立國後的干涉砂沙兩州的內政,始自1966年,砂拉越第一位首長加隆寧甘被投不信任票,雖然法庭站在寧甘一邊,但聯邦宣佈砂拉越進入緊急狀態(Emergency  State)讓州長有權執行罷免首長的權力。(頁165、207)。同時,聯邦也用極明顯手段干涉沙巴的政壇,如1965年把該州第一任首長司提芬委任聯邦部長,1967年則由默斯達化任首長,及1985年把天主教背景的拜林首長弄下台,又積極給非法移民身份證改變沙巴人口的結構。從此這兩個州的首席部長不再由當地多數的原住民即伊班族或嘉達山族出任了,雖然沒有明文但已非正式的由穆斯林或馬來族出任的。(頁168)
當然,最有力的就是修改憲法,把砂沙的州長從Negara(邦或國)改成Negeri(州屬)。同時,立國時期,1963年9月16日砂沙與新加坡,聯合馬來半島11州,是四合一的組織新國度——馬來西亞,1970年代後改為13州之一。(頁157-159)更甚的是,聯邦對於東馬兩個州,砂拉越及沙巴的剝削(1974年通過石油發展法令可以抽取岸外天然氣及石油,回酬是5%的開採稅),與干政的手段,視立國契約的18點或20點如無物,多回加以修改,真是罄竹難書啊!
當然聯邦可以修改各種涉及兩州的權益的憲法,也是配合兩州內的人民代議士的執政當權者。比如,有關砂拉越州的回教至上及首長由特定種族出任的始作俑者則前首席部長阿都拉曼耶谷扮要角。他不只推行了種種的伊斯蘭化的政策,砂拉越也與沙巴(1973年)一樣于1981年把伊斯蘭改為州宗教。所謂伊斯蘭至上(Ketuanan Islam)也是相等於馬來人至上(Ketuanan Melayu-Malay supremacy),就是凡改信伊斯蘭者等於轉入馬來人(Masuk Melayu-becoming a Malay)(頁179)。可以参閱在下於前一本書(夢里書閣75:Joan Rawlins《SARAWAK 1839-1963》)的報告中有提及。
這本書的兩篇訪問稿,一是Tan Sri Simon Sipaun(曾任沙巴州務秘書五年)及一是Tan Sri Sir Peter Mooney(曾任愛爾蘭駐馬來西亞領事,同時曾主持過砂拉越,馬來西亞及新加坡的上訴庭案件)。他們在訪談中真是敢問敢談,前者曾表示聯邦制度是“最糟透的選擇,讓沙巴州损失多過得益”(the state had so much more to lose than gain)(頁59),後者則談到“砂拉越人民需要醒覺,尤其對於伊班人,他們是佔最多數的群體要問為何不是他們統治砂拉越”(An Awakening, the gracious consciousness as a nationhood amongt the Iban, they are the majority people and need to ask why they are not ruling Sarawak)(頁107)。
砂沙的問題,這本書沒有明確的解決方案,正如編者所說:聯邦制度或精神並沒有正式在馬來西亞加以實踐的(federalism or the spirit of federalism has not been truly practised or experience in Malaysia)(頁47)。
敦朱加,伊班人的領袖,曾在立國的時候說過一句話,希望砂拉越參加組織馬來西亞,會如吃甘蔗,最初吃很甜,最後是愈吃愈苦。"Anang baka tebu, manis ba pun tang tabar ba ujung," i.e. "Do not be like the sugar cane, sweet at the beginning but tasteless at the end"。今天砂沙兩州的國勢是不是應驗了郭朱加的話呢?!
(2017年9月18日)

梦里书阁(75)

《SARAWAK 1839-1963》
作者:Joan Rawlins
出版:Macmillan and company limited
日期:1965年
這本書是一般有關砂拉越歷史的書,但引起在下興趣的是作者對於人口種族的說明:
“一種人在一個國土上居住的年間久遠到一個地步,他們不曉得本身的祖先從哪裡來,就被稱為原住民(Indigenous)或土著(Native)。華人或印度人即使住在此地代代相傳,但因為知道祖藉而不被列入原住民。”(頁188)
雖然如此,在書中進一步說明各個民族時,作者又追溯他們的來源,如海達雅克人,現統稱伊班人,是從蘇門答臘來,後遷至婆羅洲島的Kapuas河,然後170年前再移居砂拉越的第二省及第三省等地區。馬蘭諾族則從菲律賓群島及沙巴來的,肯雅或加央族則來自加里曼丹的Batang Kayan來的。若按照作者的理論若不曉得來源就被列入土著的話,其中只有普南人吧?!今天華人新生代對於自己的祖先何去何從也是一問三不知的,幾時可以被列入土著呢?!
“一直到1947年砂拉越第一次人口普查,記錄有181種的落部(Tribes/groups)民族組成的土著人口。”不過,今天砂拉越人口歸納為26種,其中除了馬來人及馬蘭諾人,最大族群是伊班人,很多少數種族被“伊班化"了。作者另一個論點說明:
“砂拉越馬來人(Malays),大部份是土著來的,陸達雅克人、海達雅克人、馬蘭諾人因為改信伊斯蘭後過馬來的生活方式。有一些來自印尼,有些是汶萊,也有些從阿拍伯國家來的。”(頁189)
若從這個論點來看,很多砂拉越馬來人是以宗教來鑑定的呢!那照此趨勢,未來馬來人的人口的增加是靠其他土著的轉信宗教而來的。這一點在馬來西亞成立54個年頭,尤其在東馬的伊斯蘭至上“Ketuanan Islam"及伊斯蘭化“Islamisation"政策之下,土著因歸信伊斯蘭後而成為馬來人至上“Ketuanan Melayu"(Malay supremacy)及成為馬來人“Masuk Melayu"(becoming a Malay)的事實已是一種趨勢。何況2013年在沙巴州的最高伊斯蘭官員曾建議一項計劃,就是“meMelayukan"(make Malay),讓州內的沙巴土著變成馬來人呢!
在下,近三、四年來,因為受邀在一些青少年聚會及樂齡學習中心負責分享有關砂拉越的立國歷史課題,翻閱了不少相關書籍,包括這本由一位資深老師所撰寫的砂拉越歷史的英文書。重溫這本書時,原來是1970年代在下唸高中本國歷史時的一本讀物,更發現其中有不少用黑筆墨在重要的字句下畫線,似乎還算用心唸書呢!
這本書由當時砂拉越博物院的知名院長湯夏里遜(Tom Harrisson)寫序,認為作者曾在砂拉越12年並且在博物院同事過,後來在上游烏魯(Ulu)偏遠的地區為老師並成為人們的協助者,所以對於書內的資料是一本堪稱很有水準的課本。
這本書對於砂拉越歷史是普通的歷史,即從1839年英人詹姆士布洛克來到砂拉越的歷史切入。作者稱布洛克為砂拉越製造一個獨立的國度而起的。布洛克之前,對於砂拉越的歷史記錄不多。不過作者稍有提及較早來到砂拉越的商旅,包括華人、印度人、印尼人及阿拉伯人等。有關婆羅洲島也簡略帶過其統治過程,一直至十九世紀成為汶萊王朝。
第一代拉者詹姆士布洛克統治期間,砂拉越治安屢受破壞,除了伊班人,還包括華人(1857年)、馬蘭諾(1859年)及馬來人(1861年)都曾經參與反政府活動,對拉者政權構成威脅。同時在擴張土地方面,第一位拉者真是面對創業維艱,沒有一日有安寧的日子好過呢!其外甥查爾士布洛克接任為第二拉者,為砂拉越版土擴張至目前的範圍,在其精益求精的努力之下,砂拉越成長茁壯,並且於1920及1924締造了和平協約,為伊班人等和睦相處。同時,在其治下,開放華人移民開發砂拉越中區,包括福州人、廣東人及興化人來到,以謀求經濟的發展。作者形容查爾士布洛克統治砂拉越約50年為塑造現代砂拉越是無與倫比的。他是一位工作狂,一心一意為人民福利著想。第三拉者維納布洛克接手後的砂拉越是一個和平時代,卻沒有什么大建樹。日本戰後,他把砂拉越讓渡給英國,原由英國一個家族管理了一百105年後正式成為英國殖民地17年。1963年9月16日砂拉越與沙巴、新加坡、馬來亞聯邦組織馬來西亞。這日被宣布為馬來西亞日(Malaysia Day)。
在下倒有興趣一些相關大事的日期:
1839年8月15日詹姆士布洛克來到砂拉越河,砂拉越的命運開始改變。
1841年9月24日詹姆士布洛克成為砂拉越的統治者:拉者。
1842年拉者第一次發行硬幣。
1848年聖公會被引進。
1869年發行郵票。
1870年砂拉越公報(Sarawak Gazette)開始出版。
1881年天主教被引進。
1891年成立砂拉越博物院。
1901年福州人被引進。1902年廣東人被引進。1912年興化人被引進。
1910年樹膠開始出口,美里第一油田開鑽。
1916年古晉火車鐵軌鋪了十里路。1933年停駛。
1934年婆羅教基督教會(BEM)被引進。
1929年,第三拉者在古晉成立了第一間以太太的名字Sylia命名的戲院。
1941年慶祝砂拉越建國一百年,年底日本入侵。
1947年第一次人口普查:546,385人。
1963年7月9日馬來西亞協約(Malaysia Agreement)在倫敦簽署。
這本書對於砂拉越是一般平鋪直述的普通歷史知識,對於近年來的砂民爭取更多權益、自治、主權甚至有關722課題,由於完書時間是在1964年肯定沒有著墨,不過對於砂拉越子民認識本身的國度歷史的初階是有必要加以閱讀的。在下認為即使早期歷史,仍然可以從中看到砂民如何參與反拉者、反英國、反讓渡、反大馬中學習人民的造反有理論。何況,過去的叛亂、騷亂份子,獨立後都紛紛成為國家英雄,如刺殺英殖總督的羅斯里多比及友人。關於組織馬來西亞後,砂拉越面對的問題,是不是從英國的殖民手下淪落至馬來聯邦的殖民地,可能在另一本英文書的介紹時,就很具爆炸力了!敬請期待,且等下篇分解……。(2017年9月16日)

梦里书阁(69)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
《砂拉越参组大马50年研讨会》
作者: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50年研讨会编委会
出版:诗巫省华人社团联合会
日期:2015年9月
一般由联邦统管的全国教育部所出版的中小学有关本国历史书籍中,未能把立国进程加以全面说明,这本于2015年出版的论文集,可以成为一个课外的补充读物,让东马的读者,甚至是对国庆日存有“盲点”的马来半岛的公民有一个对国家全面认识的史料。砂拉越中区友谊协会联合诗巫新闻协会丶砂拉越华族文化协会及诗巫省华人社团联合会于2013年及2014年分两次举行的《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50年研讨会》,收集10位讲员所提呈的文章加以整理编辑成册的。对於近年来方兴未艾的砂拉越人的砂拉越运动(S4S)及有者喊出砂拉越独立及公投的口号的当儿,这本论文集提供了较为全面的立国的真相,可以为似是而非的论点作出澄清。
  林煜堂博士的《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之路》,很简单又很有系统地把立国经过加以梳理,同时也提出倡组期间的内忧外患。他称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已经是历事实。
  王连贵的《砂拉越参与大马的时代背景与参组前后各族民意》,则认为虽然砂拉越各族人民的反对,英殖民者强行成立马来西亚的。
  安德鲁艾利亚(Andrew Aeria)博士在《50年的砂拉越与马来西亚:回顾与展望》指出砂拉越的权益不是联邦所偷走,而是得到砂拉越州立法议会的议员们的同意送走的,如岸外的石油天然气于1974年通过送给国家石油公司开采的。
  巴鲁比安(Baru Bian)律师表示应《检讨半世纪前立国时联邦给砂拉越的“断裂"承诺》,尤其在来届选举中支持两线制中对政策与宣言的重视多过民生的课题的政府。
  饶仁毅律师《从国际法角度看联合国调查团和科伯特调查团报告的正当性丶公正性及合法性》,说明除了联合国的报告受重视,其他的报告书是没有什么作用,也没有公信力的。砂沙参与马来西亚在国际历史上是没有先例可循的,新加坡经过一场全民公投而决定参组,砂沙是经过所谓的调查团朲探讨民意,其中又以联合国的调查团是最重要的,但该报告书最後是草草的於1963年9月14日下了结论,没有提及公投,是英国人一手安排的。
  来自中国的庒伟礼教授是《从1960-1970年代中国政府对马来西亚联邦的态度演变及其原因》来探讨这期间中国政府有180度大转弯,这既源于国际格局的变化,也源于极左路线带来的内外交困迫使中国在对自我国家属性的认知上逐步走向清醒和理性。
  吴益婷博士则从《七十年代的砂拉越:文教权的失落》看出在教育丶语言与宗教政策丶国家体制的伊斯兰化,马来西亚中央政府的权力不停扩张,州政府权力则进一步的削弱。
  詹运豪博士是从《联邦与东马来西亚的关系》总结许多东马人认为联邦并没有给他带来真正的利益,同时联邦直接干涉两州的政治与宗教的政策的,甚至从参组联邦伙伴的砂沙已沦为联邦13州的其中2州的人民。
  胡逸山博士是以《浅谈砂沙在马来西亚里的政治权益演变》看砂18点与沙20点的协议半个世纪的演变。
  黄琮辉博士的《砂拉越在马来西亚经济的发展与转型》中则提及五十年来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不过砂州的工业化发展仍然比西马半岛缓慢,与联邦协商以获得更多的发展分配,仍然是砂州要持续的议程。
  东马人民近年来对於联邦不满情绪高涨,不只2008年的选举中扮演执政造王者,更是因为对於立国意识的提升,尤其是本来从当初的四合一的地位降格为十三州之一的身份,又因为参组马来西亚时的州元首字眼由Negera成为Negeri及各种权益的被侵蚀,如天然资源被国油所掌控,本身仅获得5%的小糖菓(开采税),深深体会到从英殖管辖沦落至马来亚殖民的管辖的事实。何况,基本设施如修路筑桥,至今仍在“开天辟地”阶段,是可忍孰不可忍乎?!这也因此造成了土地面积超过马来半岛的东马人民的“民怨”,而高喊Sarawak for Sarawakians及Sabah for Sabahans 的口号。然而,隔一个南中国海,联邦真的会听的到东马的呐喊吗?
  虽然722于去年2016年已列入砂拉越宪报成为独立日的公共假期,不过,这本书让读者明白砂拉越在马来西亚的架构里独立已经是历史事实,不管它的进程是被安排或且参组成立。对於年轻一代而言,必须认同这个国家和了解其历史及宪法,这样才能有效发挥人民的能力去维护应有的权益及效忠国家。这本书实在是我国人民,尤其是东马人民应人手一册的,但当局仅印刷一千本,能拿到者有限。如何提高人民意识,进而从中展示爱国情操,联邦是正面与正视东马的困境是时候了!

(2017年8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