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01

拉讓江河殤日

  在下於3月10日發佈的《母親河啊!您生氣了嗎?》提及拉讓江因為發展而成為犧牲品,似乎已忍無可忍,並且開始出現反撲現像:
  1. 河道淺了,   
  2. 水質髒了,   
  3. 水流雜了,   
  4. 水怪多了,   
  在下建議把4月1 日(愚人節April Fool)訂為母親河的河殤日吧!拉讓江的子民應該一年有一天共同在拉讓江畔為母親河哀悼,為母親河流淚吧!     
  拉讓江子民啊,應該纖悔了!
  當然小民如在下者,眼巴巴看著母親河被污染,摧殘,卻心有餘而力不足;嘴吧說要悼念拉讓江,卻怯懦不敢有所行動,怕被帶高帽子。很佩服戴晴膽敢向中國當局反對三峽水霸,我們除了在咖啡店裡高談闊論,什麼都不敢採取任何行動!
  可憐我,可憐我,求母親河可憐曾是由其養育的子民,仍然頑固不靈,以不孝的行動回饋!

下面幾張相片是近期所拍的有關拉讓江:母親河的相片,讓我們藉相片對拉讓江寄一份思念與哀悼吧!



圖示載浮載沉的木塊雜物在江面上對來往水上交通形成威脅。
拉讓江的水上川行的船隻一瞥。


拉讓江退潮時出現一大半的河床。


黃澄澄的江水令人悚目驚心,母親河病入膏肓,新世紀的大片
油棕園的開發,化學肥及化學葯會進一步塗毒水質的。
幾時讓母親河恢復清潔的水流呢?

附:

拉讓江水質危機

※作者:黃孟祚 18/3/2006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detail6.asp?alp=-529051553
  自2月下旬以來砂拉越詩巫省等地二度爆發幼童手足口症,僅在兩周間病例增至4千宗,截至3月 1 6日止,已有8人不治身亡。首次爆發手足口症時,有3 1人死亡。9 年前首次爆發時,還以為是柯薩奇(Coxsackie)乙型病毒所致,后來砂大醫學院研究發現禍首為一種新病毒叫作Entrovirus 71型,即今所謂手足口症。
  周前聯邦衛生部長蔡細歷前往詩巫視察后,發言引用砂大研究員的看法說,病例多發生在拉讓江流域,因而推測手足口症可能與當地的水質有關。這是件值 得嚴肅看待和認真關注的事,遺憾的是全國性的報章只 在不顯眼的版位小格子上刊載有關消息。
  伐木活動未肆虐前 水質舉世最優
  水質與健康密切相關,這是不須贅言的。上世紀 70年代中之前,即伐木活動尚未向砂拉越內陸挺進 的時候,拉讓江的水質被世界衛生組織評為世界最優良的。記得童年時代常見兩岸居民直接飲用江水也無妨。
  到了1980年代也就是拉讓江內陸伐木高峰期,江水已渾濁不堪。一次一名挺伐木的州國陣議員(目前已是州高級部長)與筆者同受《詩華日報》專欄記者之 邀一起討論環境課題。該議員堅持江水渾濁不影響水質 ,聲稱只要加以過濾就不至于影響人民的健康。
  1990年代后期我們獲知詩巫水務局首次購置化學監測水質的設備,其價值不菲。那時正逢大型油棕園在詩巫河上游兩岸開發。農業化學劑的流放,不只加重 水務局的工作,也當然要令消費者付出更大的代價。農 業化學的氮肥元素轉變為亞硝酸鹽(Nitrite)時,就具 有致癌的效果。
  水質異樣變色 當局砌詞安撫民心
  近來年詩巫的自來水用戶不斷投訴水質異樣呈變褐色的事件。當局曾表明那是由于某種礦物含量太高,在水管露風時會令水變顏色,並說對健康無害。然而 ,市民對自來水的適飲性已留下了一道陰影,紛紛自購 裝置濾水器,以測安全。
  在此3月份的時候,第4屆世界水源論壇假墨西哥召開,有數以千計的世界各地代表出席。顯然,各國政府對水源的管理仍差強人意。估計全球逾10億人得不到清潔的飲用水,另20億人缺乏衛生的設施。與會的關心各造都在設法影響政府的水源政策。
  3月12日東方日報的點評天下刊載世界銀行基礎設施副行長的文章,作者 Katherine Sierra著文《全民水源》強調以水利基礎設施如水 壩、水利灌溉、運河、抽水站和防洪堤,來解決水源的 危機,並吁請發展中的國家,特別是落后的窮國包括非洲地區,當加強管理能力與世行合作。
  這種工程的方程曾被公民社會評批為世行的經銷賣點。不但對解決水源短缺無補,反而加重其問題。例如大水壩所造成的社會與生態的負而衝擊,遠較 正面大。而水利灌溉使大片土地鹽化,並浪費大量的 農用水,對窮人造成不義。
  全球淡水計劃(Global Freshwater Programme)總監,Jamie Pittock批評各國政府對淡水管理充滿 迷思。他並不認為解決水源問題是靠大型的工程或基礎設施,而是在于森林生態與積水區的保護,還有濕 地和河流的保存也同樣重要。這種保護存留的方案和良 好的農業用水方法,對窮人更為公平,不像水壩和水利 灌溉工程只能惠及金融機構、發展商、富有的農人和城 鎮人民。
  重發展忽略生態保護 百姓深受其害
  拉讓江的水質危機正如全國水源危機一般,由于政府遵行世行的方案,重工程建造而忽略生態保護。那些違反法律規則的伐木沒有受當局執法的遏止。至于 興建中拉讓江上游的巴貢水壩又會帶來什么樣的負面衝 擊,雖然目前尚言之過早,可是許多先例皆已告訴我們 更大的水生疾病的威脅會讓下游居民長久地去品嚐。
  我國無天災區的大自然環境原本是友善的,但人為的困素迫使自然啟動反撲機制,可憐新生代的年幼生命連申訴的機會都沒有,就從這星球上消失了。水源的管理已涉及了世代之間的公平與正義,你說對嗎?



  

4 条评论:

Transcendent Emperor 说...

馬來西亞是繁簡字並存嗎?

天鵝江畔 说...

Transcendent Emperor:
在馬來西亞視你用的電腦軟件,若是用XP Window 繁簡都可以用的。你是否會看本部落BLOG的文字呢?年輕使用者大都用簡體,不過一般上使用繁體也不少。
祝你閱讀愉快!歡迎賜教!

Poll 说...

Hello !

I like very much your blog !

Regards

拉讓江 说...

自從那人多年前逆流而上,
強將我拉下,
讓我便秘到如今,
哽在詩巫這肛門,苦啊!

能拉的都已被拉倒,
能讓的我都已讓出,
還想怎麼翻作? 光還是鹽?
何時讓我回複原來面貌?

我姓江名拉讓,
請問你們:
濫伐樹木致富的墾荒兒孫,
我的八字犯上你那一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