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13

拿分單

詩巫人對獨中的思維   

  唸獨中的老二說要父母去拿分單(福州話成績單),身為老爸就把球踢給他的老娘。老娘也嘀咕反正你載孩子上學就去拿了吧!   
  老爸對分單有懼怕感,一方面自己過去本來不是唸書的料,另一方面自己的孩子也非唸書之才 ,所以心知肚明,一定有其父必有其子,不會有輝煌的成績。血壓如早晨的太陽開始往上爬。    
  孩子聲稱是會考班的原故,所以每個父母都要去拿自己孩子的分單。在送孩子上課路上,每次覺的學校很遠,咦!?今天怎麼一下子就到了學校。一路上想一想,覺得就去見一見級任老師也好,也實在沒有太關心自己孩子的學習,同時這何嘗不是給孩子一個鼓勵呢?
 
華教:華社自滅薪火 
  到了學校,上升的血壓已稍平伏,孩子也識相老爸臉皮薄而從後門上辦公室。一見到女性的級任老師,和藹可親,笑容可掬,指出孩子什麼課目要注意,什麼課目應加強等。還沒講幾句,忽然冒出校長來,是以前一起打籃球的,當然相熟的。他就插進來說什麼只要注重語文課,這種世界性語文要掌握,何況獨中生不怕沒出路,XX財團每年都reserve好多職位等著申請什麼的。
  在下剛在Blog上發佈了不應該只為財團唸書(詳見3月25日post 的“工作是有貴賤之分”一文http://mengleiwong.blogspot.com/2006/03/blog-post_25.html),他卻持與在下相反的意見。心中想反駁幾句,不過知道自己書唸不多,雖然三月份起成為部落(Blog)之長,但人家可是一校之長,又礙於老師及孩子在塲,就把話吞了。

  唸書只為財團服務?  
  這位在國中擔任校長,退休後受聘獨中作校長,自鳴於以投影機加強教學效果的方法,卻持有這種觀念,令本來不會唸書的在下有點失望。難道我的孩子一定要去這些大公司(敲詐欺壓著名)做工嗎?難道我的孩子不可以賣冰條,自己作老板嗎?難道詩巫學生一輩子就只為那幾間大集團賣命了嗎?詩巫的人沒有這幾間公司就不再有出路了嗎?我的孩子可以養豬種菜啊!
   這些年來獨中靠這些財團施捨般每年捐一些款項,獨中沒有他們似乎真的就活不了,嗚呼哀哉!但學生還有大片好前途,世界那麼廣大,工作那麼多元,即使搬去古晉大州府的詩巫人的思維還不能突破瓶塞,難道不是被這種僵缸般的教育思維所窒息了? 
  不過很感激級任老師的教導及用心,還叫父母來了解及彼此溝通,這是很值得讚揚的作法!老師們,加油!

  華教的矛與盾
  華教的發展前景光明,這是很常在華文報章可以看到的大標題,最新報導就是上個周日在美里舉行的獨中千人操的Show。阿南伯(當然指陳康南醫生-砂州副首長)說華社是華教堅強后盾,閱報之餘,心軟如在下者差一點感動的淚流滿襟。
  他進一步說除了民間團體,企業,個人資助,人聯黨也從來不落人后在背后默默支持華教。
  自詩巫移居美里多年的劉賢威也表明每年華社為華教捐款逾百萬,華社從未離棄獨中,而且政府實施民主政策,讓華族分享經濟蛋糕。
  當然華社領袖演講肯定是熱烈掌聲的回應,但目光如豆又愚蠢如在下者聽到卻是他們自打嘴巴的響聲,嗶哩吧啦,打的很響亮。
  君不知,這些可敬的又熱愛華教的演講者、獨中的董事們、 華人代議士們,若能每個人一家送一位孩子或孫子到獨中,那么今天獨中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華社當然沒有丟棄華教,不過華社只是“表面光”(福州話表面功夫)支持華教吧了!出點錢是不難,難就難在把子女送去獨中的。其實出一點錢支持獨中若與把子女送到海外唸紅毛書的錢比較一下,小錢見大錢差多了。
  若政府政策夠開明,華教就不用這麼辛苦每年都要千人操或進行籌款了!說穿了,就是做做秀,演演講,除了達致熱愛華教,又達到個人上報及為政黨宣傳的三合一目標,真的何樂而不為呢!來吧,讓我們跳跳舞,哼哼歌,Happy Happy!
 
美里獨中千人操:好一個場面浩大的 

  一方面討好華社,一方面討好政策;另一方面自己不送子女去獨中,華社所持的華教牌是茅?是盾?
  華教以後應查明家裡起碼有一名子女送讀獨中才可以被選為董事;  
  華社領袖也應查明起碼有一名子女送讀獨中才可以上台剪彩開幕
Posted by Picasa

2 条评论:

匿名 说...

sibu 人要是都会这么想的话就不会人口外流了...老爸的"木山"观念直接影响下代的思想....哪还会看得起要猪种菜...那是每念书人做的事...再这样下去sibu就只会依靠集团来养活了....真可怜丫...

pp 说...

我们应该问陈康南,陈华贵和李景胜,他们的孩子还是孙子在美里哪一间独中就读?这些高喊做独中后盾者是一群不要脸的人,非常可恶!如果华社真得爱护独中,独中哪须要办得如此辛苦,还要抑财团的鼻息?独中长期获财团支援,也难怪老师也被洗脑---读独中为财团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