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07

如此東馬人才有機會上全國媒體

  近期因為東馬人收購南洋商報事宜而不斷成為全國版媒體的報導內容,今天獨立媒體新聞又發表了下列的文章,特摘要轉載:
以“合法”垄断破坏竞争市场冯久玲:我们见证经典伪善!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1474
■日期/Apr 06, 2006 ■时间/01:00:45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本刊林宏祥

张晓卿并吞南洋报业系列(二)
  星洲媒体集团董事主席张晓卿挟着一句“要以优秀的中华文化来垄断报业,全力维护华人应有的权利,唤起东南亚的中华之魂”,五年来沉沉浮浮驶入南洋报业控股,终究要面对“毁家兴学”的著名慈善家、《南洋商报》创办人陈嘉庚
  在一个“舍已利,创公益”的作古儒商面陈嘉庚(左图)前,现代媒体大亨借“垄断并不违法”的理由把自由市场、公平公正的游戏规则毁于旦夕,把一个民族社会最珍贵的游戏规则摧残无余,两者历史定位的高度,一较就差之千里。拥护“张晓卿收购南洋报业”立场者,往往也以“垄断并不违法”作为支撑自己立场的主要论点。
  张晓卿的“不能再依附在西方强势媒体之下、结盟并购以壮大中文媒体力量,和西方强势媒体展开对话”等堂皇理由,始不堪一击。
  曾是《星洲日报》驻美国记者、在2001年“528报殇”期间痛斥“在许多新闻界前辈身上人士堕落”的欧阳文风(右图)一针见血指出:“如果有人不敢批判部长、警长、社长,甚至连校长也怕,然后你告诉我他要抗衡‘西方媒体’?你是在说笑,还是你当我是白痴?”
  商业手段与文化责任
  《星洲日报》社长张晓卿终究是商人,头上顶着的文化光环,不过是幕僚打造的形象。在马来西亚的华人社会,报章以“文化”为品牌包装自可作收编文化人、读者之用途,却也无可避免地会让业者陷入商业利益与文化责任之间的矛盾;惟张晓卿懂得巧妙避开,当被指责垄断报业时就声称这是商业交易,要读者投怀时则扬言自己背负文化使命。......
  欧阳文风则认为:“《星洲日报》低调报道是必然的,这种事怎么好意思宣传?任何思想正常、良心健全的人都知道垄断必然形成霸权,霸权迟早违反‘正义至上’的原则。《星洲日报》资深评论人保持缄默亦是必然,我不能想像有谁还会在这时厚顏无耻地歌功颂德。至于说低调处理是否蒙蔽读者,这就要看如何‘低调’了,但这种‘嫌疑’是避免不了的。”
  “528报殇”时期,欧阳文风曾撰文《知耻近乎勇,我们当反省!》,措词激烈批评涉嫌参与收购行动、也是本身服务的《星洲日报》,其中也点出:“媒体被政党收购固然是坏事,但被财团或政权或任何组织垄断,则更坏。”
  事隔五年,他接受《独立新闻在线》访问时表示:“垄断必然形成霸权,除了对资本家,我实在看不出对谁有好处。......。”
  他接着补充:“幸亏国内媒体如今还未被全面垄断,幸亏我们还有《东方日报》,电子媒体还有《当今大马》《自由媒体》《独立新闻在线》,否则许多新闻和评论只有天晓得会在哪里出现。”......

  冯久玲:华社一定要坚持
  冯久玲认为以“合法”垄断破坏竞争市场冯久玲:我们见证经典伪善!她表示“华社要坚持,也必须坚持。社会最珍贵的资产是制度。如果我们放弃,那是我们自动毁灭我们最珍贵的社会资产。我还是选择乐观和抱着希望,因为我相信集成每一个人的微力,众志成城的原则(The Power of One)。大家不必再说,也不需搞像文化大革命般的社会活动。只要用心和行动来表态,永远不要被恐吓和被误导,坚信我们是有选择的。”......
  冯久玲认为,要救马来西亚的报业,华社还是可以采取主动:第一、优秀杰出的新闻从业员可以选择加入那些有正义、有原则的报纸;第二、独立评论人可以选择支持那些真诚为民服务的报纸,贡献他们的智慧;第三、政治领导人们也可以选择成就伟大、做对的事,不再一味追求连任保官位。其实对政治人来说有选择,他们才可以真正地主导自己的命运;第四、读者们,商家们都可以有选择的;支持竞争,帮助其他报纸成长。

  以上是摘要內容,不過在下這位東馬人為本位者,則認為一路來被西馬的所謂全國媒體所忽略的東馬,今天有機會被大事報導,也是表明東馬人Boleh的一面。西馬人應該清醒一下,為什麼被忽略的地區會這樣大出風頭?東馬人的勢力也不可低估。當我們罵西方媒體壟斷世界,在我國西馬媒體同樣壟斷全國。現在全國唯一可以抗衡報紙平面媒體也只有東馬人了-詩華日報的KTS了。
  另一位歐陽文風是星洲獎學金唸書的記者,近年因為鼓吹同性戀而聞名,對於東方人來看他倒有點像星洲養鼠咬布袋者呢!
  看起來這是在下有點儍意見,當然我們也是反對媒體的壟斷現像的!

2 条评论:

垄断 说...

事出有因, 为什麽会被垄断,该不该被垄断? 好象媒体的垄断与霸权是生存之道.李敖说新嘉波人没种,是否言论垄断之一种?

big sound 说...

张晓卿说要集合中文媒体力量与西方媒体抗衡,要以什么角度抗衡?全国第一大华文报「星洲日报」就连政府都不敢批判,不敢揭政府舞弊事件......又如何与西方媒体抗衡?

我们知道,张晓卿这个人是不会与他人分享成果的商人,「龚断」是他看家本领。而且他也是一个非常记仇和小气的人,凡是得罪过他的人,一旦被他找到机会肯定加以修理。

我说他入主「南洋商报」是报复!当年他买下星洲日报重出版,南洋商报与西马其他中文报联合起来「整」星洲日报,那些曾经跟他作对的新闻工作者都是眼中钉,今天机会来了,一个一个将之收拾,不是吗?

南洋商报是否像砂拉越州的马来西亚日报(收购后被关闭)一样下场,让大家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