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27

黃家七兄姐弟

  中國二姨及二姨丈於去年十月間來詩巫、古晉、沙巴等地遊玩,由咱們兄弟輪流陪伴,在詩巫每周五及周日晚在幾個兄弟家有固定茶聚(喝茶聊天),很有感觸,回去後寫了這個調寄《浣溪沙》的詩,在唐人年前收到:
  黃氏七賢沐主恩 修身立業事均成
  
每周雙聚樂天倫 妯娌情深同姐妹
  弟兄友愛永相親 如斯家族世難尋


  咱們詩巫兄弟每周自一聚至雙聚已行之有年,每次一些過客遊人受邀出席都很有感觸;尤其如福州來的朱鋒(現在香港任職)獨生子,很羡慕有這么多兄弟及孩子們在一起相聚。
  黃家兄弟寫真記
  咱們黃家兄弟,祖籍古田,詩巫姓黃者都以閩清人為多,古田的少,所以在詩巫咱們黃姓的很親的人不多。已故爸爸於13歲離開古田的溪坪村老家(參2006年12月20日的蛋茶 及31日老家

)來南洋,就再也沒返回過。爸媽育有6男1女,目前有5位在詩巫,由於都是沒什麼錢的,所以沒有利益衝突,也沒有什麼好爭奪的,沒錢好兄弟,而大的都會對小的很關心!
  圖下左起為
  大哥
孟祥(現居古晉,育有一男4女,已有內外孫6人),曾從事板廠、蝦業、咖啡店生意等,現已退休)。
  小弟
孟祐(從事衛星天線裝置,育有3男2女),兩男是雙胞胎,第三的阿鴻與在下的老二阿揚,今天飛往台灣深造。阿燕與阿明在KL及台灣剛唸完書回來。
 、四哥孟祺(經營農場,就是在下養豬三年後由他接手並加以發揚光大,育有2男2女),大仔(長子)方舟在古晉等地跑了幾圈,現在回來為農場好幫手。兩個女兒荔枝,二女兒阿枝已結婚,目前在英格蘭賺英鎊,湧湧在台灣唸書。
  二哥
孟祿(印務業,育有5女),阿容在林夢,英仔是美術設計員,卿卿結婚在英倫,小的兩位還在唸中學。
  右是咱兄弟中唯一的女生孟禧,長幼排行第二,居住沙巴斗湖,現在她則是斗湖與澳洲柏斯兩地飛。姐夫公賢封賜有拿督銜,所以其兒子源欽給她起名Datin Mary Wong,咱們兄弟只在背後如此稱呼,平時都叫她“阿姐”,她是一位世上難尋到的好姐姐,很有媽媽的風範;她育有1男3女,擁有內外孫6人),雅雅及雯卿在柏斯,源欽一家兩地飛!

  下圖是三哥孟祚,是一位特立獨行,又以身作則的環境保護行動者;七十年代後期離開八年的牧師的教會職份後,就參與非政府組織的反伐木、推行綠色、關注原住民權益等活動,是執政黨眼中不受歡迎人物! 他最近一篇寫給獨立新聞的文章就是提及砂拉越原住民困境
  環保=反政府?
  八十年代的“環保”或環保份子這種字眼在砂拉越幾乎=反政府,据悉當時全國華團來詩巫要求詩巫華團簽署一項華社宣言被要求要對環保及伐木的字眼加以修改。在詩巫這種言論及媒體全部由破壞環境的大亨們所掌控的社會,要走環保路是一條比蜀道更難行的路,所以他有很難過的日子,大家都視他為瘟神,因為他的活動抵觸了肆意破壞環境的企業者與政客的利益,但他卻堅持至今,身體力行,精神可佳!
  隨著時間的過去,環境的破壞,森林被搾取,原住民砂拉越土著)及他們的生計受影响,天然資源的瓜分,砂拉越人民才開始對環保加以重視,對環保的字眼不再刺眼,各媒相競報導!他的言論曾在《衛理報》曾刊登過他的系列文章,還整理出書:《看顧大地》。
  他的工作最具意義,也具正義,不過與龐大的利益對抗是不受人歡迎,如曠野聲音沒人聽,孤掌難鳴,兩年前他提早退休,去年在吉隆坡新紀元學院做研究員並講課一年,今年回來了!他都出席周五的茶聚,有時他要花更多時間在寫作與閱讀,偶而缺席。目前他在東方日報獨立新聞在綫都有寫專欄的。
  最近他寫過一封公開信,在網上有許多轉帖該信,兄弟們對他有點擔心!

  五五孟禮排行第6,但男的排第5,從事過養豬採訪、編輯等生涯,一事無成,育有四子,正在創造一個詩巫記錄-要把最多有關詩巫的相片與文字放在部落上!
  目前大哥與小弟是唯一本部落忠心讀者,大哥叫女兒set好電腦,每次只要開就能進到天鵝江畔的部落。大哥當然知道在下的文字及敍述多有錯誤,也最曉得在下的“糗底”,有很多話要講,還好他不懂得用comment,只好不時向小弟發表!電腦跑得慢及發生故障,也是找小弟求救!
  下右是1976年在詩巫烏也路16里養豬時,業餘跳高英姿,曾代表過學校參加詩巫省中學運動會,拿到第4名,躍過5呎3寸的高度。當時是硬跳的方式,就是用兩腳跨越,若採用現在的背部過的話,可能會跨過六呎呢!?
  往事只能回味,現在舉步5寸3分都有困難,時不與我也!嘆歲月不留人!

2 条评论:

匿名 说...

This page really nice ya~

小弟 说...

大哥今天對我說他要學會打comment好讓他直接comment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