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20

蛋茶

  2000年時兄弟幾個終於在父親去世了13年後,踏上了父親的家鄉-古田的溪坪村;
  一個晚上拜訪了好幾戶親人,每戶都煮上了兩粒至三粒的蛋茶,共吃了九粒,害侄女方容對蛋患上了恐懼症!
  這次經過祖鄉也去做了短暫的拜訪,當然不失吃蛋茶的機會,兩個大荷包蛋,水放糖,甜甜的,還蠻好吃的!吃在嘴裡,甜在心裡,祖鄉就填了一個肚子!

與老鄉們同照,右二是堂兄孟良,是目前在中國祖鄉唯一的孟字輩的兄弟了,上一次來還有四位,唉,時間不留人!

這是溪坪,又叫端溪,老爸就從這裡下南洋,13歲離鄉就再也沒有回到故居!
南洋血淚史,真叫人心酸!
與六年前相比,溪坪的鄉村路還改善了不少;反觀在詩巫的鄉下-24甲坡,道路也改善了不少,但人更少了!
 Posted by Picasa

5 条评论:

Mee Ling 说...

寶貴的尋根。

homeland 说...

seems like back to 50 years ago

Landlover 说...

Sibu villages settled by the early immigrants still remain to 100 years ago.
China villages seems more better!

oya 说...

看起來照片裡邊的大家穿得很多﹐是不是很冷呢
小時候聽到阿嬤說冬天快到的時候要請人弄火爐
不曉得是怎樣的火爐﹐有見過嗎﹖

還有﹐我覺得以前家的燒飯的那個東西(右邊煮菜﹐左邊燒水的)很有意義﹐還能拍到嗎﹖大概不存在了吧

天鵝江畔 说...

大概在攝氏10度左右,晚上近零度,我離開福州時天氣預報會造到零下,所以我逃得快!
你講的是灶嗎,我稍後會發佈一些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