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08

正在塑造中的詩巫Sibu in the making


詩巫的拉讓江流水黃澄澄的真相

                          
              拉讓江流水經過電腦加工由黃變綠:
                     詩巫發展啦!











詩巫黃金水道 變色

  年前出版的一本有關詩巫的英文書寫的書:A City In The Making(一個塑造中的城市)的封面圖,是以拉讓江與詩巫市鎮為重點。這張圖片已經被一些社團與機構所喜歡在所出版的刊物轉載使用,該相片是高空拍攝,畫面很美不過卻經過改造,把拉讓江的黃泥水換成綠油水,很誤導人。

  詩巫(Sibu)開埠於1860年,先有馬蘭諾人Malenau(當時稱為詩巫人-Orang Sibu),後有華人(以漳泉人等為主),1901年之後則是福州移民來到,先安居在新厝安(Sg Merah-現稱新珠山,或譯音船溪美拉),五十年代後才漸漸的往市區移而把詩巫市鎮轉為福州城鎮,不過在福州抵步不久詩巫就被稱為新福州(New Foochow)。

  上個世紀的九十年代以前,詩巫-這個有如詩一般的美麗,巫一般的神秘,一直是砂拉越州古晉以外的第二大市鎮。福州人也在八十年代之後成為華人群體中排行第一多(全砂人口約220萬,華人佔59萬,其中福州人約18萬,客家人17萬)。

  六十年代因為砂共導致治安問題,詩巫人開始第一波往外遷。八、九十年代之後,詩巫人因為政治、教育、發展的局限,人口第二波的更大量往外移。

  無中生有人云亦云
  二千年的國家人口統計,詩巫人口屈居第三多,美里開始冒出來,雖然有人指出這個統計被弄了手腳,因為美里連接汶萊,把遊客也計算進去,詩巫人口差了一個馬鼻。美里又在去年升格為市又比詩巫加快一步,詩巫市議會主席在好幾年前就被一些社團及媒體吹捧“市長”長“市長”短的,至今卻還是一個空號,詩巫也仍是個鎮吧了!

  詩巫市議會的網頁http://www.smc.gov.my/很清楚說明該會首長就是市議會主席是Chairman of Sibu Municipal Council。不過很多華人團體都習慣用市長Mayor的稱呼,不管任何場合都用這種無中生有,誇大好話,就是諂媚般的捧大腳來尊稱。這種本來沒有的稱謂加上去,當然讓當事人聽得很過癮,不過也顯示媒體/社團的沒落,人云亦云,黑的變白,黃的自然要變綠也易如反掌了吧!

  升格為市不難
  不過詩巫人也不用太氣餒,去年在下有機會花了一百五十元人民幣登上上海的東方明珠塔,外灘與黃埔江就在腳下,流水黃澄澄的,忽然瞥見一個廣告詞:“黃金水道”。尤其夜晚時分,黃埔江的遊客船隻多如過江之鯽,大家欣賞兩岸的萬國建築群在燈光照射下的五彩繽紛,燦爛艷麗,那裡有人要注意看黃埔江黑漆漆的流水。黃埔江自然成了黃金水道,白天看黃澄澄的不防碍夜晚大賺遊客的黃金。拉讓江流水固然黃的更離譜,不過也可以“黃金水道”自許,只要落實南蘭律沿岸的江濱公園,裝飾上美麗燈光,配合第二期的詩巫廣場,再加上新珠山的歷史河道,水上游詩巫的景點倒是不少!若能把這些設施加以改善,詩巫2008年升格為市目標應該不難吧!!

  詩巫人也知道其實這些年來移往美里及其他市鎮的人何其多,民都魯或美里都有許多詩巫人,這些地方根本就是詩巫的衛星鎮呢!詩巫人是可以值得阿Q一番的。何況古晉,三馬拉漢,再到亞庇,飛越南中國海的吉隆坡,越過短堤到新加坡......處處福州音。

  發展步伐太遲鈍
  不過話說回來,詩巫在新世紀實在已經來到了發展的瓶頸,人口外流,中小型工業欠缺,就業機會不多,依賴經濟命脈的木材已被砍的七七八八,留下一條黃澄澄的漸漸也不會生財“黃金水道”,地方又不加以發展,一條橫跨拉讓江大橋講了近三十年,盼望今年四月真的會通車-發展腳步不只是慢簡就是太遲鈍了吧!

  區區一條從飛機場至市區的道路才約30公里,每次用Van車輛載客人時,都會聽到“怎麼你們的路這么會跳”的投訴,在下總要解釋這是可以比美雲霄飛車(過山車)Roller Coaster,不另收費的。說實在的不管地質多么差勁,也可以打樁或以造橋方式稍加改善,這是客人對詩巫的第一印像,這可是國賓大道(Ambassador Highway)呢!

  不是油價一年多就漲三次了嗎?政府不用津貼那麼多,會剩下44億元的說法嗎?那麼把道路Upgrade的話,最多五千萬至一億零吉,跑在平坦的道路使用者肯定也心甘情願面對油價上漲的通貨膨脹。怕就怕這些錢又不知會跑到誰的口袋及誰的銀行戶口呢!對不起在下總以小人之心測大人的腸胃,有錯有錯!

  不怕慢只慢站
  詩巫要發展,要提升市格,還是要腳踏實地的去做,一步一腳印,不怕慢只怕原地踏步。我們感到憂慮的是除了空喊口號,從第一個大馬計劃至不知幾個大馬計劃,應許會有多少千萬又多少千萬的零吉撥款,卻一直沒有下文,真的就等到一個零。發展啦,開工啦,也真的有一些工程就動土了,不過如貓吃飯,又扒又抓幾下,夠啦!然後會出現一些領袖出面推塘或四両撥千斤曰是某某更有權威者挪去撥款到其他地方使用。真假黑白,海市唇樓,望梅止渴,憨厚又儍里儍氣如在下者往往分不清楚,有如霧裡看花,真相永遠不能大白。不過,老百姓的我們所能做的就是一年等一年,把有限的生命活在那令人無窮盡的等待,不能發怨言,也不能有牢騷,從黑髪到白髪,因為一有什麼不滿,從眉毛的縐幾縐、從嘴形的歪正、從嘆氣聲的大小會顯示一些蛛絲馬跡出來,既使沒有說出口,都會被冠上一個高帽子:反政府。我們不只要潔身自愛,對任何事情還要如官僚般的不欲置評(No comment)或不便評論的態度,因此,我們除了等,明明知道是等一個空,還有其他辦法嗎?

  把讀者當色盲
  看過A City In The Making(一個塑造中的城市)一書封面圖可以把黃河水改為綠油水,由此可見,我們喜歡耍花樣、粉飾、錦上添花、做面子,這是多麼誤導人,製造美麗的圖像,掩蓋環保沒下工夫,為負面加工成正面,把天下讀者當色盲。我們期待還我七十年代的清澈拉讓江流水,但不是加工的顏色,看起來多麼不自然!詩巫若要真正落實工作的還需加一把勁!

  後記:最近吃了有機營養食物,每天早上晚上都要大大方便各一次,把憋在肚腸裡的宿物,清洗一番,如福州話“病瀉樂”般,還未蹲穩就奧嘰吧啦,完了,真是人生一大樂趣。因此本文不是怨言或牢騷,純粹是米田共吧了!若有那一位看官有不爽的,也請吃有機品,保証也會把腸胃宿便大大方方通一通。

3 条评论:

黄德峻 说...

那条桥建了十年还没建好,在外面,这样的桥两个月就好了。

小倪 说...

"把有限的生命活在那令人無窮盡的等待,不能發怨言,也不能有牢騷,從黑髪到白髪,因為一有什麼不滿,從眉毛從嘴形就會顯示出來,到時還會說出口,就被冠上一個高帽子:反政府。" 也是我的感受。

“乡情父老”,加油了!

TING 说...

今天拉让江水质变「TEA O」是拜滥砍森林所致,大老板赚了钱到澳洲享受去了,全体砂州人却要承受环境恶化所有代价。再说,将「TEA O」水质改为蔚兰一片骗外国游客,等他们来了之后「西洋境」就被拆穿,向全世界宣扬拉让江丑态。骗人功夫一流,SIBU BOL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