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28

苦情上達?


  上周五(3月24日)1,229名印尼外勞因為受到資方的虧待,自工作的板廠鄧公叔路走至4公里半的路到南蘭律資方總公司,要求和資方對話及聲討公平的對待。
  其實早在本月20日他們就開始釀酿罷工,因為不滿工作時間長及待遇薄,這項說是示威也好,說是糾察也可以,於下午二時至五時許,當中下着傾盆大雨,不過未攔阻他們的訴求心志。最終在三造磋商下達致協議,即工人、資方與印尼領事館,這批工人選擇要求資方退還他們的抵押金與護照,並把未付給的工資付清後,寧可全部返回家鄉。
  照理這類走上街頭的新聞算是地方大新聞,不過第二天(3月25日)的報章只有詩華日報、國際時報及聯合日報有刊登,全國最大報紙,標榜正義至上的星洲日報隻字不提。讀者認為以新聞角度來看,應該有知的權利,即使有關新聞涉及老板相關公司,也應給予報導,如此才會贏的新聞的公正及報格的尊嚴。到底有逾千人的糾察行動在詩巫,甚至在砂拉越不是一個小數目。這就看出新聞媒體是誰操縱,世間上沒有新聞自由,也沒有公平報導的事。
  當東方媒體指責西方媒體的霸氣,東馬人也認為西馬媒體忽略本地區報導,那麼小地方的讀者也要罵大報紙可以瞞天過海,等於在欺騙廣大讀者!


  然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詩華日報在大標題中竟然用“鬧劇”來形容印尼外勞的這項糾察行動。這種報導也是一種嚴重的偏差,預先設有外勞是無理取鬧的立場,這是否是真相,而且對他們真的公平嗎?
  外勞在本地無論在板廠,油棕園,建築界,家庭女佣等各行各業,不時都傳出許多的負面報導,當然凡是人都有對與錯,勞資的是非,不過他們到底離鄉背井來到這裡獻上了心力,為地方及工商業提供了發展的機會,沒有功勞實在也有苦勞。
  若不是被剝削或被欺壓,又或是其他本身的因素,發出了怨言與不滿,有如當年以色列人在埃及受到法老的虐待,有了苦情,大陣仗的走上街頭,甘冒淋雨之苦。資方是否也有需要檢討的地方呢?
  從這件事情來看,我們對待外勞的態度及新聞的處理都值得商榷。

Posted by Picasa


  最新有關我國媒體的報導:
1.《獨立新聞在線》http://www.merdekareview.com/
  Madigreen董事乃常青老臣子张晓卿并吞南洋报业雄心尽露
  ■日期/Mar 28, 2006 ■时间/04:23:49 p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本刊庄迪澎

  【独家报道/本刊庄迪澎撰述】再过两个月就是执政党马华公会强行收购南洋报业控股的“528报殇”的五周年纪念,虽然当年《星洲日报》及其业主张晓卿极力否认参与马华公会的收购案,不过昨天一宗南洋报业控股股票交易,却再次凸显张晓卿在南洋报业控股的利益不断增大。
  马来西亚股票交易所(Bursa Malaysia)昨天宣布,由马钦学控制的New Paragon在3月15日分别脱售了南洋报业控股的两批股权,即871万8750股和275万股,这相等于该报业集团的14.81%股权。
  与此同时,砂拉越的Madigreen在同一天收购了南洋报业控股的1496万8750股股票,相等于20.44%股权,使它崛起成为南洋报业控股的第二大股东。
  Madigreen是家冬眠公司
  虽然马钦学已不再是南洋报业控股的第二大股东,不过昨天“崛起”成为第二大股东的Madigreen私人有限公司(Madigreen Sdn Bhd)和星洲媒体集团董事主席张晓卿或张晓卿旗下公司的关系更为直接,因为Madigreen仅有的两名董事――谢大昌及黄蓉玉――不但是张晓卿旗舰企业常青私人有限公司的董事,更是张晓卿倚重的老臣子。
  Madigreen的公司秘书陈为芳则是常青集团的会计师及常青私人有限公司的公司秘书。
  Madigreen私人有限公司是一家在砂拉越注册的投资控股公司,缴足资本马币20万元;不过截至2005年8月31日的财政年度资料,这家公司营业额(turnover)、营业收入(operating revenue)及税前盈利都是0,而税后盈利则是负1500元。易言之,Madigreen是一家冬眠的公司,却能在一天内收购南洋报业控股的1496万8750股股票,背后有“有力人士”支持,不言而喻。
  Madigreen是由另一家投资控股公司Pertumbuhan Abadi Enterprises Sdn Bhd独资拥有,Madigreen现有两名董事:谢大昌及黄蓉玉;而Pertumbuhan Abadi Enterprises私人有限公司则有四位股东:两个最大股东是刘思源(Lau Sze Yuan,译音)及黄蓉玉,各持有24,999股,而令人惊讶的是,星洲媒体集团董事主席张晓卿及其女儿张春(右图)竟是这家公司的小股东,各持有一股。
  尽管张春仅持有一股,不过他却是Pertumbuhan Abadi Enterprises的董事之一,另一名董事则是大股东刘思源,而另一名大股东黄蓉玉则担任公司秘书。张晓卿得力老臣子:谢大昌、黄蓉玉
  值得注意的是,谢大昌、张春及黄蓉玉也都是张晓卿的旗舰企业――常青私人有限公司(Rimbunan Hijau Sdn Bhd)的董事,其中黄蓉玉也持有常青私人有限公司的47,500股。
  据熟悉张晓卿企业王国的人士透露,谢大昌及黄蓉玉不但是张晓卿的老臣子,而且是张晓卿身边“非常重要的职员”;前者负责所谓“跑内线”的工作,而后者则负责张晓卿的私人财物管理。
  易言之,Madigreen私人有限公司、Pertumbuhan Abadi Enterprises及常青私人有限公司都是张晓卿家族的关系企业,并由张晓卿身边重要人物主持,张春、谢大昌及黄蓉玉在张晓卿的关系企业里形成连锁管理(interlocking directorship)关系。
  张晓卿在南洋报业股份不断增加
  马华公会在2001年5月28日正式入主南洋报业控股,这场收购案不但得到当时的首相马哈迪支持,而且市场盛传《星洲日报》业主张晓卿参与收购案。不过,马华公会的收购行动遭到华人社会大力反对,掀开如火如荼的反收购运动,包括90名评论人宣布“罢写”(不供稿给《星洲日报》、《南洋商报》、《中国报》及《光明日报》)。
  星洲日报在2001年5月30日发表声明,宣称“没有涉及收购南洋报业的计划”,以及在南洋报业“并没有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利益”。不过,后来张晓卿却先后经由旗下香港《亚洲周刊》及《星洲日报》发表专访,不但不否认对南洋报业有兴趣,还宣称如果马华公会要他参与办报,他“必须拥有最大的决策权”(《亚洲周刊》,2001年6月11-17日;《星洲日报》,2001年6月8日)。

尽管《星洲日报》及张晓卿否认参与收购案,不过,张晓卿后来逐步入主南洋报业控股却是铁一般的事实。《南洋报业2002年年报》记载,截至2002年9月30日为止的“30大股东名单”中,除了朝日报业私人有限公司(星洲媒体集团前身)控制0.30%股权,张晓卿的另一家公司张道赏控股私人有限公司也持有0.26%股权,合计0.56%。
  到了2005年,朝日报社私人有限公司在南洋报业控股的股份提高到2.12%,而张道赏控股私人有限公司的股份则提高到0.31%,分别为第九大及第13大股东。这两家公司所持股份合计2.43%,比2002年所持股份高出了1.87%。
  星洲高层相继过档南洋主持大局
  尽管台面上张晓卿在南洋报业控股的利益似乎“微不足道”,但是令媒体业及知识份子关注的却是过去五年来,星洲媒体集团的管理层职员却一再“过档”到南洋报业控股主持大局。
  2001年5月28日南洋报业控股正式易主当天,《星洲日报》集团总执行长刘炳权早上闪电辞职,他连公司座车也尚未交还,就于晚上八时,与《星洲日报》前副总编辑洪松坚代表华仁控股宣布掌管南洋报业控股,并即席会见《南洋商报》及《中国报》高级主管。刘炳权受委为南洋报业控股总营运长(COO),洪松坚则受委为总营运长特别助理。刘炳权后来升任集团董事经理,而洪松坚也已升任集团总编辑。《星洲日报》的另两名老臣子也先后“过档”到南洋报业控股主持大局:广告总经理邓东来出任南洋报业控股总执行长(行政总裁),执行总经理杨思源则出任南洋报业控股集团发行总经理。《星洲日报》报业集团企划经理王世发也离职进驻南洋报业,三天后受委为集团财务总管(GFC)。
  最近的一次“高层过档”动作,是已在《星洲日报》服务了22年的另一位老臣子颜振浩(左图)在2月16日辞去星洲媒体集团执行董事的职务,复于3月1日到南洋报业控股出任代集团董事经理,以便在6月1日正式出任集团董事经理,取代在2001年由《星洲日报》过档到南洋报业控股的刘炳权。
  据业界消息说,星洲媒体集团企业公关经理王登堃及发行部执行人员陈嘉龙也将调往《南洋商报》出任高职;消息人士透露,王登堃将出任《南洋商报》业务总经理。
  张晓卿媒体王国横跨全球
  张晓卿常青集团(Rimbunan Hijau)在1975年创立,活跃于砂拉越州伐木业;据称张家控制了砂拉越州至少80万公顷的伐木权。此外,常青集团的伐木业务也扩展到巴西、喀麦隆、赤道几内亚(Equatorial Guinea)、加蓬(Gabon)、瓦努阿图(Vanuatu)、纽西兰及俄罗斯远东地区(Russian Far East)。
  常青集团是巴布亚新几内亚最大的伐木公司,估计控制了巴布亚新几内亚至少200万公顷的伐木权及50%至80%的木材产量。不过,常青集团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伐木业务引发环保人士抗议,并设立了“监督常青集团”(Rimbunan Hijau Watch)网站。
  张晓卿靠伐木业发迹,但是近年来已将业务多元化,涉足其他领域,包括油棕种植业、产业发展及金融业。常青集团旗下业务包括纽西兰的软木种植计划、上海一家板厂、澳洲牧牛场,也在新加坡有产业等等。
  根据《福布斯》(Forbes)最近公布的世界巨富名单,现年70岁的张晓卿(右图)在全球排名第746位,估计身价净值10亿美元(约马币38亿元)
  自从在1988年入主《星洲日报》以来,张晓卿便开始打造其媒体王国。张晓卿除了控制星洲媒体集团,也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创办英文报章《国民报》(The National)。1995年,张晓卿买下在香港颇具影响力的明报企业的35.9%股权,因而控制了明报集团名下所有媒体――四份日报:香港《明报》、《温哥华明报加西版》、《多伦多明报加东版》、《纽约明报美东版》,五份杂志:《明报周刊》、《明报月刊》、《亚洲周刊》(中文)、《Hi-TechWeekly》及《儿童周刊》。明报集团也经由旗下的明报出版社、明窗出版社及明文出版社涉足书籍出版业。明报集团于1995年拓展网上业务,明报网站共设有12个主题网站。2000年,张晓卿将其媒体版图扩展到柬埔寨,创办《柬埔寨星洲日报》。
  在马来西亚,星洲报业集团旗下的媒体,除了稳坐“第一大报”宝座的《星洲日报》及《光明日报》,还有《砂拉越星洲日报》、《工商世界》(财经杂志)、《学海》(中学生周刊)、《星星》(小学生周刊)、《小星星》(小学生周刊)及《星洲互动》(www.sinchew-i.com)。根据尼尔森媒体指数(Nielsen Media Index)2003年2月的调查,张晓卿旗下报纸的读者群达到140万人,意即每四个马来西亚华人当中,就有一个人阅读张晓卿旗下的报纸。 (全文詳參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1432
  
2.當今大馬Malaysia kini的報導
  张晓卿崛起成为南洋报业第二大股东
  Mar 28, 06 8:30pm
  常青集团主席张晓卿已正式通过属下的砂拉越公司Madigreen公司购入南洋报业控股逾20巴仙股权,崛起成为第二大股东。根据吉隆坡股票交易所昨日公布的声明,Madigreen公司是于本月15日收购了南洋报业控股的20.44巴仙股权。由马钦学所控制的New Paragon公司,原本是南洋报业控股第二大股东,但是在同一天脱售南洋报业控股14.81巴仙股权后,已不再被列为南洋报业控股大股东。华仁控股有限公司目前仍然是南洋报业控股最大股权,截至去年9月12日,一共掌握41.97巴仙的股权。
Madigreen董事也身兼常青公司董事
张晓卿2002年开始增持南洋股权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49031

4 条评论:

匿名 说...

新解:

正人君子非善类
义气用事非善策
至尊唯我是神仙
上达苦情是闹剧

匿名 说...

张晓卿入主南洋商报早就在马华属下华仁控股收购「南洋报系」时候开始,所以,现在浮在台面上不是新鲜的新闻。东方日报大事宣传亦有动机,希望借此告诉全国华社,张晓卿要实现「一言堂」,控制华基政党,控制华社。

其实,南洋商报落入张晓卿手中,最大受害者应该是基地设在美里的「联合日报」和沙巴的「亚洲时报」。张晓卿随时可以切断南洋商报供应精编版上述两家小报,更令人生的畏就是星洲日报在美里设厂,为了早日取下江山,可能加速向南洋商报施压,切断供应精篇版给「联合日报」,指日可待。

匿名 说...

有钱人继续有钱.....
除了这样还能怎样?

qq 说...

姆禄报业首席执行员黄泽荣在去年初向西马星洲日报报告有关在美里设厂计划中,就提到欲在最快时间内将星洲日报推上美里第一大报,事半功倍做法就是切断「南洋精篇版」给「联合日报」,而这个建议获得星洲高层接纳。所以,张晓卿入主南洋报业是落实星洲高层主张,接着就是南洋商报高层会在一年之内出现大变动。

西马高层也向黄泽荣传达一个迅息:绝不能输给启德行属下报纸,因为老板最在意拥有资产高达八十亿令吉及储备金多达八亿的启德行竞争。

何时切断供应南洋精编版给砂拉越联合日报,决策权将落在南洋高层手中。

我的朋友是星洲日报决策层里一份子,他告诉我这个消息。他还说:在三五年内,砂拉越州只会剩下两份华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