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15

316是詩巫新福州墾場飲水思源日子

被忽略的新福州歷史  

  詩巫新福州歷史一般上都被認為是在新珠山(Sg Merah-紅水溝)開始的,一路來我們都被介紹新珠山是新福州墾場發祥地,這只對了一半;其實除了新珠山當時在拉讓江畔的王士來(Ensurai)也是發源地。

  据記載當時福州人祖先三批前來詩巫,第一批是力昌與陳觀斗等帶領;黃乃裳則親自帶領第二批福州人前來,閩清人被安頓在新珠山,古田人則在王士來及下坡落腳。稍後屏南人也聚居在羅馬安城。  

  力昌與陳觀斗是先鋒  黃乃裳由於是出面與拉者聯系及簽署合約者,所以是承包人(Contractor)後來被冠以港主,不過力昌是永泰與陳觀斗是古田人,他們是正式先鋒(Pioneer),有帶領功勞,功不可沒!  

  當時黃乃裳港主與砂拉越統治者(拉者)訂合約,許可在拉讓江中游的詩巫一帶開闢為墾殖地。黃氏於1900年的9月間先在閩清,後到古田等地招募農民,他在閩清招工順利,但來到古田則不然。他就專程拜會古田著名牧師陳長惠,邀請他共同參加這一創舉。陳長惠牧師是古田人,對原是衛理公會的本地傳道黃乃裳是熟悉的,就答應透過古田縣城三保堂等公眾場所推介,並組織一間商務公司,名為“福隆公司”。福隆公司的股東包括陳文疇牧師、陳長惠牧師、朱邦鎮及鄭超廷等,該公司主要負責供應經濟較差的墾民的糧食,兼營生活用品。  

  據記載,當時古田響應者分別分三批先後南下,近三百人。    

  第一批啟程者,他們在12月16日自各家鄉步行至水口,然後乘汽船沿著閩江來到福州市,並與其他鄉邑來的墾民暫宿在倉前山的天安堂。黃乃裳派代表,也是合伙人力昌,陳長惠牧師則派福隆公司經理孫元海與自己兒子陳觀斗為代表,一起與墾民前往詩巫。墾民見狀,覺得很是安心。  

  漂洋過海多艱辛  1900年12月23日,力昌與陳觀斗率這批共91名墾民從福州馬尾乘英輪“豐美號”成為先鋒隊伍。首批墾民皆來自古田閩清,男女老幼都有,士農工商、醫生、木工、傳道、教師等各行各業,都是初出門者。除了陳觀斗會講英語,其他的人只會講福州話及一些華語吧了!在船上,陳觀斗協助排解紛爭,照顧墾民。1901年1月8日他們來到新加坡,受到陳觀斗同學的父親就是“悅來客棧”的店主接應。1月12日,自新加坡前往古晉,較後於1月20日,福州移民終於來到詩巫,幾天後,古田人在王士來落腳,閩清人在新珠山河畔安頓。陳觀斗就在王士來興建一座屋子,離地三尺,充做福隆公司辦事處。陳氏也在較早已被清芭的地方以捲帶尺測量66方尺的土地給每一位初臨墾民充種蔬菜及各農作物。這是古田人在新福州的發祥地。  

  1901年2月7日黃乃裳帶領第二批福州移民啟程,經過新加坡於3月16日抵步詩巫。其中兩百多名古田人先在王士來上岸,然而由於有人途中患上痢疾,導致瘟疫傳染,剛來新客死了好幾人。由於陳觀斗是該區古田人的領導人之一,所以有人出葬都隨棺送行,並主持葬禮,送到第8人,自己也染病了,大有“今天我送人,明天人送我”的恐懼感。不過,陳氏在臥病七十多天後,漸漸痊癒了。  

  其中最慘絕人寰莫過於林炳傳的家人,當時他的妻子(身懷六甲)、父親與祖父相繼告染而病逝,造成三屍四命的悲劇。這些開墾先鋒在那一年中去世的約有20人,由於大家都怕得染,死者多數草草埋葬了事,沒有立碑,所以隨著時光的流逝,雜草荒蕪,誰葬在那裡已無從可考。由於當時墾場才成立,沒有固定墳場,只有在廠房附近,選擇較高的地方為臨時墳場,叫做公司山,即現在“樂善社墓園”一帶。古田先賢及鄉長們,用血汗也用生命去墾殖詩巫這塊新土地,他們付出了何其大的代價與努力。在新福州墾史上,他們絕對功不可沒!  

本固魯林文紹攝於下坡紀念先人空墳墓前

  古田人初抵新福州就受到疫病的侵襲,同時還要面對水土不服、糧食欠缺、醫葯不足等困境,在莽莽的原始森林,毒蛇野獸出沒其間,在惡劣的環境下奮斗。不過,他們並未被擊倒,也不退縮,仍然剛強堅毅,勇往直前。1902年在下坡創立衛理公會新福堂,為古田人首間教堂,古田人陳真信為牧師。這間教堂也是新福州墾場新珠山第一間禮拜堂後的第二間禮拜堂。1905年,在富雅各牧師的引介下,黃景和在光華二河村,郭友竹在下坡試種樹膠,後來成為搖錢樹,是古田人經濟轉型的首階段。

  1909年林炳傳與郭友竹等創設私塾名“懷明”,為1913年開辦的競南小學的前身。稍後,同鄉與其他籍貫福州人也在其他鄉坡創辦小學,如順溪沙迪的光華公學、合春園開南小學、廿四甲培英小學、下新芭樂育小學等。  

  古田人在疫情爆發之下,一部份移住下坡,一部份移往上坡及光華一帶。   

  除了1901年與1902年期間前後三批古田人隨同其他福州墾民前來詩巫;1903年則有林稱美牧師帶領鄉人前往西馬實兆遠參與墾荒,同樣也披荊斬棘歷盡艱辛萬苦。  

  據記載,1911-1937年間,中國政局仍然不穩,地方不靖,古田匪患尤多,加以官紳盤剝,旱澇連年,城鄉經濟慘淡。但鄉人獲悉在南洋詩巫的墾民有了穩定的發展,吸引了不少祖鄉的鄉人親友們前來謀生,形成古田人南移的另一次高峰期。 

  古田人南遷史是一部飄洋過海、血淚交織、絕處逢生、辛勤創業到落地生根、開花結果的奮斗史,可歌可泣。當然我們不忽略閩清人的功勞,因為黃乃裳港主是閩清人,所以前來的三批一千一百十人也以閩清人為主,他們的成就自然超過古田人,不過在下要指出的是最初古田人的犧牲者要比閩清人來的多。

  在316的日子,我們身為福州人的後輩理當懷念先人的墾荒與刻苦耐勞的精神,不是炫耀自己的財富及地位。我們應回想當先人怎樣在這塊土地上耕耘及與其他民族和平相處,今天亦然!


 Posted by Picasa

1 条评论:

oya 说...

羅馬安城真的是一個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