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10

疑拉讓江與手口足併發症有關  大自然反撲?


拉讓江子民把整條拉讓江弄黃了,污了,髒了 

母親河啊! 您生氣了嗎?

  砂拉的手口足症於三個星期前爆發後就有不可收拾之趨,今年至3月9日止已共發生3,520宗病例,導致五名孩童去世,全砂幼稚園托兒所及十間小學關閉。

  州第一副首長陳康南醫生表示新症例在下降,料2周內消失。雖是三周來的老調重彈,不過也是人民所期待的吧!

  聯邦衛生部長蔡細歷表示該局懷疑手口足症可能與拉讓江有關,並且有關研究隊伍將會對拉讓江的水質及病毒展開研究。(新聞報導詳見詩華日報,聯合日報,星洲日報或國際時報網站:http://www.intimes.com.my/news/gnews.htm

  拉讓江忍無可忍?
  拉讓江(Rajang River or Rejang River)這條流經砂拉越中區,尤其詩巫人視為母親河,是全馬最長河流,已經默默奔流數萬年。兩岸近五十萬人民都因為生於此、長於此、飲於此、游於此,對其感情特別深。今爆出這又稱為鵝江(Swan River)的母親河-拉讓江,與手口足的併發症有關,先是驚愕,不過反省時,這條也被當做是垃圾河(Junk River)的一種大自然反撲,也是理所當然的。

  拉讓江是生命一部份
  記得,當年六十年代末及七十年代初,在拉讓江畔的中正中學唸書,每天下午放學後就與幾位同學逃奔偉大的拉讓江,躍進一江流水向西流的清澈,迎着摩多船(Motor Launch)水面上川行過而帶來的波浪,泅泳其中,豈是德大游永池的人擠人所能相比?有時就在江邊築個臨時土堡壘,雙方用泥土發炮,玩的大家都滿身泥,臉黑褐的。髒了就跳進江洗滌,玩累了,就在游水中一口一口骨碌碌的把水喝下去,是天然Mineral water,也是 Diamond water,更是 Bio + Organic water,彷彿要把整條拉讓江喝下肚裡。

  有時小孩子們就沿江檢一些螺回家還是桌上佳餚!講到童年,講到少年時光,我們就想到拉讓江,我們的生命就連於拉讓江!噢!拉讓江!

  我們是喝拉讓江水長大的!
  我們是在大江大浪游過的!
  我們是拉讓江之子!(The son of Rajang River)
  
  拉讓江變了!
  曾幾何時,七十年代開始,拉讓江上游的木山開伐後,水色變黃了。
  在下離開中正,離開廿四甲,離開拉讓江……偶而坐飛機在空中驚鴻一瞥,見那美麗的江水一衣帶水,水黃的透頂,好一條黃金水道。見那一艘又一艘的載木桐艟舡自上游拖向海口,Export出口去了!拉讓江成了名符其實的黃金水道,旺起了詩巫各行各業經濟活動,興起了不少社團學校的“我愛中華文化”的活動,更促進了房屋地產的繁榮發展!

  不過繁榮背後卻付出了慘重代價,再見拉讓江是自民都魯回來,八十年代後期,不只帶黃還帶黑了,拉讓江被污染了。原來美麗的黃水就如人若呈黃色絕不是好事,再轉為黑色那就表示五臟都出現問題了!

  拉讓江開始反撲
  哺育兩岸人民的母親河,人民卻以垃圾為回饋;詩巫人引以為傲的母親河,已被其子民所摧殘、糟蹋、虐待的不成河形。九十年代後期拉讓江開始反撲:

1. 河道淺了,
一下雨七小時保證兩岸漲潮、氾濫,不下雨七天則河床見底。大輪船己行不得
也,拉讓海港局只有做Exhibition Hall了。當局曾找中國專家研究如何拯救拉讓江,
現在醫學專家也要研究病毒的來源,不過眾所周知應先處理還是河床的泥沙,反正建築可用的材料,卻因為政治因素而讓其堆積,這可是宿便需要清腸啊!
噢!我的天,母親河原來已病入膏肓,拉讓江子民啊,你我是怎麼對待
親愛的慈祥老母呢!?

2. 水質髒了 ,
過去游泳喝水的源流,現在竟然連在下的“烏也路腳”(借用香港腳名稱來)都不敢伸入。 拉讓江,母親河哺育兩岸人民的滋潤水源,現在卻比洗腳水更差!
噢!我的民,拉讓江的子民啊,你我是這麼樣的對待被折騰卻從不發一句怨言的老母嗎?

3. 水流雜了,                          
除了許多現代文明的不會腐爛的塑膠等無機垃圾,還有有機的死豬雞屍魚頭菜根,更有許多木頭板塊,載浮載沉,造成拉讓水道充滿危機處處。小弟與友人每周日下午必定在拉讓江阿山港渡頭及哥樂島附近滑水(Water Skiing),日前其友人就在滑水中與水中浮木Kiss了一下,腳底開花,血賤拉讓江。其實這種現像很常發生,黃金水道除了木桐賺錢,還可以發展水上運動及水上景點,但若是這樣的流水,如何能吸引人愛上她?

4. 水怪多了,                          
每次大選來的時候,都會見到尊敬(YB)政客們為拉讓江辯護,說拉讓江是黃了一點,但無傷大雅,因為不是真正的污染(contaminated),只是含泥量多了一些,沒有化學物品,經過氷務局的過瀘(filtered)就可以安全飲用,而且是達到國際水平的,是可以生喝的(raw water)。這些話全部出自學有專長者,聽完您可以照做,不過會出現水殤或河殤,那就自己保重了。每當聽到這些鳥話(難怪詩巫夜鳥愈來愈多),在下都有學屈原跳江(屈原故事參:http://zh.wikipedia.org/wiki/屈原 或(http://wwwstatic.galileoweb.org/gems/chiang/may5.pd)f的衝動,不過怕拉讓江太混濁了,把粽子丟進去我找不到,算了吧!看官們,這些尊敬的領袖們見怪不怪,因為他們就是水怪呢!

(所謂政客(politico)與政治人物politician稍有不同。政客指的是較投機及口花花的那種人,就如在下這一類的人,有車有炮,不會做事的;政治人物是有心要為民服務,不過最終也是落的華而不實,空雷不雨,專照顧自己口袋與錢包,只不過是比較道岸貌然一點,也如在下這一類的人。)

   讓我們把4月1 日(愚人節April Fool)訂為母親河的河殤日吧!不要講太多了,也不用再騙人,更不需辯護了,謊言已夠多了,垃圾更夠雜了;拉讓江的子民應該一年有一天共同在拉讓江畔為母親河哀悼,為母親河流淚吧!
  拉讓江子民啊,應該纖悔了!你們賺得財富(Forbes)排行榜(http://www.forbes.com/lists/2004/08/25/04seasialand.html),卻把母親河給賠上了。家裡水弄髒被老媽罵,學校桌椅弄污了被老師處罰,怎麼整條五百多公里的拉讓江弄黃了,還是默默無語,對得起下一輩的子孫嗎?

3 条评论:

Big Sound 说...

部长说二周后手足口病症就消失,官爷讲假话真不会脸红!如果有如此本领可以消灭病毒,SIBU BOLLEH可向外交部反映,求世界卫生组织总部迁来诗巫。诗巫不仅能升市,还能一举成名天下知呢!

曾有部长老爷说,要发展拉让江成为旅游胜地,简直信开河!拉让江的鱼虾快活不成了,水道也浅了,游轮怎么行驶啊?现在又说化验江水是否与手口足病症有关,鬼才来旅游。

来个顺口溜吧:

说慌我第一,骗人我拿手,
愚民多得是,选票滚滚来。

今日不快捞,更待何时捞,
做官不捞钱,得罪老祖先。

大选快来到,不骗已不行,
再次五年捞,江河变茶乌。

选民请清醒,来个大秋算,
政客落荒逃,朝代更换好。

阿儍 说...

換比沒換好一點
但不要期望太大
上台後下不了台
一截木頭削兩半
排排坐吃果果
你一塊我一塊

阿儍

tamade 说...

教育中心没着落
05升市又放鸽子

宏愿队伍大嘴巴
手足病症笑哈哈

诗巫发展前景淡
唯有黑道喊万岁

奉劝父老睁大眼
改朝换代就上演

话说一个不能失
我说一个不能留

部长议员五年醒
那就换人做做看

不是吗?宏愿队伍从1998年诗巫成教育中心到2000年高喊诗巫2005年升市,哪一次不是放诗巫人鸽子?宏愿计划没实现,黑道却大唱丰收。最明显就是诗巫高利贷公司愈来愈多,据说诗巫有一部长及一YB房子是财团送的,老子绝对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