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18

無跡可循?

  詩巫福源堂幾年前就推出了千萬元的富雅各工程,就是要擴建其聖堂及牧師樓,此外還把衛理小學的一幢校舍(富公紀念樓)重建擴大,還包括富雅各屋的重建並闢一部份為富雅各紀念園,並把底樓充作富雅各紀念館。
  原來富雅各工程就是要把富雅各紀念樓及富雅各屋(Hoover House)拆毀及重建。消息指出今年十二月間會動工,有60年歷史的富雅各屋應拆不應拆成為讀者在衛理報討論的話題。
  口水戰 
  日前在新紀元學院教書的吳益婷(右)回詩巫渡假在小的辦公室遇到富雅各工程的財政陳錫監,就在在茶香之餘熱烈討論這個話題。錫監說他很忙沒時間談,不過,他們就如此一來一往,在“忙碌”及“就要走了”之中談了三個小時,自早上九時一直到中午十二時,在下不得不下“逐客令”才結束這個對話。
  吳益婷在馬大唸書,並在星洲日報擔任專攔記者兩年多,後來飛去美國唸政治學碩士,現在在新紀元學院為大眾傳播系講師。她堅持要保留富雅各屋。若不能她有意要為富雅各屋保留一些影音的存檔,

富雅各屋逃不過現代化的摧毀,而面臨拆除的命運!?

富雅各屋:曾是宣教士的集體回憶!
外國都可以新舊並存,我們則抱著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欠缺歷史感,沒有飲水思源的基因?
Posted by Picasa

6 条评论:

匿名 说...

希望不要拆,拆來拆去,我們什麼都沒了。能不能保留這個古蹟?並好好的經營?

匿名 说...

為甚麼我們不能保存古蹟?約書亞都立石作為紀念。我們的石頭呢?

有話直說 说...

老實說,做為詩巫的一份子,我認為詩巫輸人的地方就是說得太多了,沒有真正的為自己家鄉的未來好好想一想.
砂拉越衛理公會擁有一大堆產業,還有許多愛心會友的捐獻,照理土地是一大堆可供發展,不必再在富雅各紀念樓上動腦筋吧?
就免除富雅各屋的"毀滅"好嗎?
如果真要動一點心思,倒不如想想看那一大片木桂蘭農場該怎樣好好發展吧!!

匿名 说...

巴不得有義士站出來請命。詩巫人喜歡比賽蓋大房子。不知道有沒有人願意出錢出力保住古蹟?哎呀,好心急啊。

匿名 说...

又开始拆了, 然后建个什么纪念馆的,

匿名 说...

應該保留,維修,好好使用。重建的,就不是以前的,有啥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