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07

花落知多少?

  最近的夜裡都會下陣好大好大的雨,第二天早晨起來都會看到花落滿地;
  這情景倒有幾分與孟浩然所寫的《春曉》一詩中所提及:
  春眠不觉晓, 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 花落知多少。

  人聯黨是砂拉越的華基政黨,爆發黨爭以來,本地報章都以大篇幅來報導,今天提到孫春德醫生(左)的診所丟被石頭,陳康南為520州選‘敗該黨失利及黨爭表示道歉,不過後面還是說這個錯不能全部由他來承擔(有道歉等於沒道歉!?),兩方各支持者都紛紛在報章上表明立場與論述!
  右圖是詩巫拉讓江阿山港大橋於今年4月21日通橋時,阿舸與阿南在說悄悄話,曾經是親密戰友,現在開始互挖瘡疤,雙雙變臉,此情此景,只待往事只能回味!?不過,今天報載阿舸表示球在阿南腳下,和解還是有望的!
  欲知詳情,請聽下回分解!

Posted by Picasa

4 条评论:

oya 说...

重點是選舉失敗的話黨首需要負責﹐打仗失利的話將軍被捉去殺﹐那有無法承擔責任的首領。我覺得提出黨首無責任的份子是最丟臉的﹐懂得社會責任的首領是自己下來(像黃順開那樣)。

到底劉會洲在民都魯被錄到什麼﹐我想一定是三字經吧。罵三字經也是SIBU的文化﹐這種教育需要從家裡開始﹐記得隔壁的鄰居連太太們都會罵三字經的(代表我們的祖先來自福州的鄉下﹐不是福州市)

匿名 说...

领军打杖输了将军要负责,你阿南做得那么烂 还不须负责吗?最不要脸首推沈庆辉,脸长如马,真是马不知脸长。

阿灿 说...

无论康南错得多离谱,顺舸和贤镇都要谨慎自己的一言一行。党争期间,言行常常会出轨的。毕竟这两位是基督徒啊!他们还是卫理公会的会友呢?真正的信仰是在生活中实现的。若赢了党争,却失去基督徒的生活见证,就不好了。刘会洲也是。注意你的言行,免得叫天主教会太沉重(印象中他是天主教徒吧!)。

同情者 说...

康南掌握刀柄,順舸抓刀尾;
當權者一般上勝面較大!
阿舸,好自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