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30

難得糊塗!

這是前年在香港天星碼頭的攤販處買的扇子

  鄭板橋的鄭變體書法,最令人膾炙人口的是「難得糊塗」這一匾額,現在已複製成各種產品的字墨,在下河必(office)就有兩幅,一是扇形一是竹簡形。
這是吾哥在黃山買的竹簡
 
 根據民間傳說,有一年板橋聽了人民說城東南有一座雲峰山,山上有很多歷代的石刻,他就專程的來到雲峰山去看,由於天色漸暗來不及下山,於是不得已借宿了山間的一座小茅屋。
  這茅屋的主人,是一位儒雅的老人,自命是糊塗的老人,言談之間,出語不俗,板橋環視室內,見室內的陳設中最突出的是一件碩大的硯台,足有一方桌面的大小,石質細膩,雕刻精美,真是世間罕見之物,令板橋大開眼界。  
  於是老人請板橋題字,以便鐫刻在硯背之上,板橋答應了,便提了「難得糊塗」四個字,並蓋上一方新刻的:「康熙秀才、雍正舉人、乾隆進士」之印章。  
  因硯石過大,還有不少的空隙,板橋便請老人作一跋語,老人也很興至,便提了「得美石難、得頑尤難、由美石轉入頑石更難,美於中、頑於外、藏野人之廬,不入富貴之門也」,也用一方印:「院試第一,鄉試第二,殿試第三」。  
  板橋一見大吃一驚,心中已知這位老人必不是等閒之人,從印上看應該是一位退隱的官員,細談之後,方知原因,於是板橋有感於糊塗老人的命名,當下見硯台尚還有空隙,便再補寫了一段:“聰明難、糊塗尤難、由聰明轉入糊塗更難,放一著、退一步、當下心安,非圖後來福報也。”老人見了大笑不已。  
  “難得糊塗”深刻道出了板橋內心中對當時政治的複雜,官場的昏暗,心中充滿的無奈與感慨。
難得糊塗在糊塗河必Office裡相得益彰

  今天州選舉已結束超過一個禮拜,許多官樣黨人及官樣文章不斷出現,也有不少黨內人士難得糊塗;据報載,陳康南與劉賢鎮在暗中較量,一說沒有把助理部長提呈,一說已提呈,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看在胡亞塗眼中,心中明白他們倆都是裝糊塗。政治嗎,本來就要糊里糊塗,人民也就迷迷糊糊,如此做官的才能吃餬,我等還是去吃“鼎邊餬”吧!來到詩巫,除了乾拌麵,就是鼎邊餬,若這兩樣沒吃過,那你就白來詩巫;當然吃了之後,再帶走十多片光餅,加一瓶鵝江汽水,那你就沒白來了!
   Posted by Picasa

3 条评论:

匿名 说...

What a great site, how do you build such a cool site, its excellent.
»

匿名 说...

Really amazing! Useful information. All the best.
»

匿名 说...

Nice idea with this site its better than most of the rubbish I come acro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