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09

馬拉端五角戰!

1996年的新華晚報:馬拉端互扯後腿已超過10年歷史了。
若要詳讀內文可以把mouse點在圖中用右邊click一下放大。


人聯保住了尊嚴 保不住陳則賜
  你知道嗎,
  全詩巫最亂七八糟的書房在那裡,當然是在下的書房。
  全詩巫最亂七八糟的河畢在那裡,當然是在下的河畢(office)。
  不過在下總會在這亂七八糟如垃圾堆中找到一些有用的文件,日前在偶而翻閱下找到了一份1996年1月21日的新華晚報,封面報導馬拉端的明爭暗斗事件。看來平平淡淡的馬拉端,每逢大選都是媒體相競報導的焦點,導火線可以追溯十年或更早的歷史了。
  1996年
  該報導中提及1996年的州選舉要到了但人聯黨候選人難產,主要原因就是相傳立法議員許慶軒與拿督劉賢鎮部長不和。
  在同樣篇幅中有一張相片說明在一個遠遊的場合裡,人聯黨主席丹斯里拿督阿瑪黃順開醫生當著諸位領導同志面前,要他們兩人來個握手禮,互敬一杯酒,從此冰釋前嫌,和好如初!?
  文中提及拿督陳則賜上議員可能會出線代替許慶軒。
  後來當然是許慶軒上陣,不過卻出乎意料的許氏在一場四角戰中輸給獨立人士余自力,明眼的人都知道背後有人在倒他。
  2001年  
  2001年州選舉又來了,人聯黨派拿督陳則賜出線,許慶軒雖然否認不過大家都說葉世彬是打代理戰。陳則賜中選後五年來跑遍該區的各個角落,能夠幫忙的都盡量為民服務,算是一位難得的好議員。在小地方及偏遠的地區沒有不支持財團派出的候選人的。
  2006年
  第9屆的州選舉在千猜萬猜中又來了。人聯黨主席陳康南拍胸連連表示馬拉端肯定是阿賜下,不過媒體也一而再的說是黃新楠下,劇情複雜,非在下5粒眼能看的透。
  沈慶輝日前在民丹的動員大會上說因為有黑手在後面,不得臨陣換一個阿妹仔下,阿妹仔有如那位被推進鱷魚池的年輕人,可能有機會飛黃騰達。慶軒大概暗地裡笑1996年他被黑手干預,現在有更大的黑手在後面干預,這位博士卧薪嚐膽了十年啦,終於有人為他出了一口氣,表示弄我者不是不報,現在時辰已到。嘿嘿嘿......。
  人聯黨成黑聯黨
  跟隨阿賜哥多年的雷雪云是唯一敢講真心話的人,他對康南伯的栽培年輕人為接班人的話不敢苟同,說明阿賜不是讓賢,是被逼的。看來此背後黑手真的太黑,黑到整個人聯黨都成為黑聯黨了!
  阿楠哥受指示上陣,4月20日趕緊補入黨書,交給宗親部長,再轉給黨主席阿南伯。(新楠入黨報導參閱http://www.intimes.com.my/news/g0422.htm)消息一出,在下諸多宗親就坐馬創設黃氏地下睹場Casino也,一時人潮汹湧,絡繹不絕,盘價節節上升。有消息指出這其實是大老的心意要阿楠哥出線。不過人聯黨礙於情面,同時面對中央代表的堅決反對,最終收回這個委任。黃氏宗親一場歡喜一場空,應該回家多閱讀聖經傳道書: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
  黃家婆變烏家婆
  阿楠哥出線的這個委任本來就不是黨的決定,而是黨外的高手remote control;据路邊社(市面流傳)指出借用內情的透露,黨內領袖在貓城相聚,終於想到要找德高望重老貓去與擊鈴者協商。結果勞動在下萬人宗親中最佳一位宗親-曾使詩巫燈暗了者,去跟大老說,看他這幅老臉,念在明閣事件King-maker的功勞。大老看到勞師動眾,把最資深的領袖都請了來就收回成命,不過交待一句萬一這次馬拉端輸了的話,唯有阿奇哥與阿南伯問責。
  阿南哥臨時縮陣,非天意是人意,在下黃姓宗親平時省吃儉穿的現在輸的臉烏烏,不曉如何回家見黃臉婆。
据稱人聯黨請出最後皇牌向大老說情:不要阿楠哥出線
1996年把詩巫的燈弄暗的阿開伯:錯在和聯那個阿弟仔
  
  馬拉端“真俊”戰
  人聯是贏了尊嚴,保住了顏面,不過輸了阿賜,保不住一個好議員席位!
  人聯還能在競選中高喊爭取華人權益,為人民服務;不只阿賜聽的刺耳,真有人會相信嗎?阿伯阿姆都知道這些話聽多了,倒背如流,除了塞報章媒體版位,不要太當真啦!
  最新消息指稱馬拉端區為五角戰,除先前報導四人以外,加多一位阿杰哥(伊班人)加入混戰!不過,大概是人聯黨的黃芝盈與民行黨的陳籽橞,一位26歲一位25歲,兩位真俊(福州話Jin-Chun是美麗的意思)女人的美麗戰。不過黃公光也不是省油燈,但若真能拉走人聯黨的票,對於民行黨有利,可能到時陳籽橞是該黨州議會唯一的種籽也不一定?
  民丹莪被稱為老人城,平時行人稀稀;
  民丹桔子又甜又酸,吃了還想要再吃;  
  民丹莪巴剎雖小,大選時響聲遍全砂



平靜的民丹莪:州選最大聲! Posted by Picasa

1 条评论:

匿名 说...

Very best site. Keep working. Will return in the near fu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