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23

獨立新聞在線
选前报道起争议 不巧沈庆辉落马
砂州选民关注《诗华日报》命运

詩華日報在國際時報的道歉啟事一連兩天5月19及20日

請參閱: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1764

有讀者要求把全文刊登如下:

选前报道起争议不巧沈庆辉落马
砂州选民关注《诗华日报》命运
■日期/May 23, 2006 ■时间/11:50:48 am
■新闻/家国风云 ■作者/本刊特约振扬

【本刊特约振扬撰述】2006年5月19日是砂拉越州第九届选举投票的前夕,古晋四家中文报章的封面版刊登两则啟事,成为选民们关注朝野政党选情的另一个焦点。  
  这两则啟事分别是由古晋朋岭选区候选人沈庆辉与《诗华日报》编辑所刊登。   
  四家报刊登道歉  
  沈庆辉是砂拉越人民联合党的总秘书长,当时他在寻求朋岭选区的州立法议员的蝉联,他在古晋传“温情文艺晚会”上谈话,称肯雅兰区的地契延长至少60年,不过《诗华日报》在5月18日刊登引述沈氏的谈话指仅延长20年。因此,沈庆辉(左图)要该报在《诗华日报》、《国际时报》、《星洲日报》及《联合日报》,分别以约13cmX20cm的封面版位刊出“严正声明”及《诗华日报》编辑在该声明右边约9.5cmX10cm的版位刊登“道歉啟事”,表明这项错误的报道,对沈庆辉极为不公,如有造成公众人士,特别是肯雅兰区居民的困扰,深表歉意。
  各报的道歉啟事一连刊登两天,就是19与20日。  
  《国际时报》在5月19日的报章的第二版(A2)还以新闻方式报道“沈庆辉严正声明:《诗华日报》错误报道造成严重伤害,因为地契延长60年是政府承诺”的大标题。
  一般上若是报章错误报道新闻,仅在本身报纸刊登声明、澄清或道歉啟事,因为本身报纸分销仅限在本身报纸的读者范围,若被要求(也不应该)在其他报章刊登,则对本身报纸也并不公平。
  最初《诗华日报》为维护採访的权益而坚持记者没有写错,是对方说错;当然说错、听错、写错或手民之误本来就有很多争论点,不过后来据传人联党古晋的四大候选人登门造访及透过上层的指示,《诗华日报》只得按照有关方面要求,分别在古晋四家中文报章刊登上述声明,《诗华日报》则一连两天在5月19及20日刊登编辑的道歉启事。东马中文报章都以古晋、诗巫与美里分版印刷,上述道歉啟事仅在古晋版刊登,因此一般上诗巫、民都鲁及美里的读者可能就看不到。不过,《国际时报》没有分版,只有全州版,其他地方都可以看到该则啟事。  
  抵制令《诗华日报》大出血  
  无巧不成书,5月20日投票成绩于晚间出炉,沈庆辉及其他三位人联党古晋候选人,包括两名助理部长、一位市长,都被在野政党拉下马来,令人出乎意料之外!媒体同业都担心怪责报章的事恐怕又会发生了。  人联党中央第二天就召开紧急会议检讨惨败的原因,很多选民关心的是该党未来走势及谁会入阁,但不少读者更关心是否会对《诗华日报》声讨及秋后算账,因为   
  《诗华日报》被秋后算账事件犹歷在目……
  十年前,1996年9月的砂州第七届选举,朝野政党在一场激烈竞逐之后,国阵轻松大胜,不过以华人为主的人联党失去四个议席,即诗巫的柏拉旺区与武吉阿瑟区两席,民丹莪的马拉端区及民都鲁的吉都隆区。问题在于,当时的人联党主席、砂州副首席部长黄顺开(左图)竟然以226票之微,遭民主行动党的黄和联所击败。  
  被视为人联党皇牌的黄顺开的落败,引起海啸般大反响,人联党中委会内部检讨之余,把茅头指向《诗华日报》,并决定杯葛和抵制诗华集团属下的《诗华日报》、《婆罗洲邮报》(Borneo Post,英文报)、《新华晚报》及《婆罗洲前锋报》(Utusan Borneo,马来西亚文报)。  
  《诗华日报》是代罪羔羊  
  1996年10月4日,人联党秘书处发出一项声明,说明人联党为什么要抵制诗华集团属下报纸。文中指出,由于过去二年,尤其是在竞选时期,这些报章有系统地刊登不公平、误导性及不确实的新闻、特稿和政治评论。它们已经破坏了人联党领袖们的形象,以及贬低国阵政府的领导。
  文中甚至说,人联党抵制该报章,直到策划破坏该党及国阵的报章负责人被革除为止。
  人联党的抵制行动包括退订上述报章、不刊登任何广告、不邀请以上报社的记者出席党的活动,以及杯葛该报的任何活动。人联党也得到州政府配合,一切通告都不在这三家报纸刊登,诗华集团有如雪上加霜,面对严冬。
  这项抵制行动固然影响《诗华日报》的销量,但更大的打击是广告收益受损。1997年金融风暴随之而来,诗华集团的经济进一步受到打击。
  《星洲日报》趁虚而入  
  更甚的是,《星洲日报》披着东马人的衣服正式东渡,并在古晋设厂印刷东马版《星洲日报》,后来又在诗巫设厂印刷;今年5月1日,《星洲日报》又在美里设厂印刷。
  民主行动党于1978年东渡,曾被人联党形容为分裂砂拉越华人社会的政党;若此论述可以成立,那么《星洲日报》在人联党支持下东渡,不也可以被视为分裂砂拉越华人社会的报纸?在短短几年内,《星洲日报》业主张晓卿收购了总部设在诗巫的《马来西亚日报》,后来却宣布暂停出版,至今《马来西亚日报》仍未复刊。若非啟德行集团接管《诗华日报》,这家创刊至今已超过半世纪的中文报章恐怕也已关闭了。  
  虽然马来西亚全国新闻从业员职工会发表声明,形容人联党的抵制行动违反新闻自由作法,是一项耻辱。在野党领袖林吉祥也指出,人联党竞选失败不仅是寻找代罪羔羊,且是对民主的威胁及压抑砂拉越和马来西亚的新闻自由。
  这项抵制行动持续到1998年11月20日为止,前后两年多(约27个月),导致《诗华日报》元气大损。三年时间里,诗华集团亏损了马币三千餘万元,超过该集团估价资產价值之一半,因此影响整个集团经济运转。2000年,啟德行集团接管了《诗华日报》,否则诗华集团或将在三个月内随时倒闭。  
  言论自由蒙阴影  
  其实东马报章的新闻报道及言论,一路来都很自制,在竞选期间的新闻自我审查更为严格,尤其是反对派新闻,通常会被编辑剪了删了又栽了,所剩无几。据黄和联的分析,1996年州选举期间,诗华集团报章共刊登79篇人联党相关新闻(80%),18篇在野党的新闻(20%)。单从这些数字,就可看出人联党及州国阵抵制诗华集团报章的理由太牵强,这对于本来就没有太大新闻自由空间的砂拉越蒙上阴影。  
  虽然如此,东马媒体新闻从业员并不灰心,仍然自强不息,再接再励,对新闻自由抱持乐观态度。在2001年的州选中,仍是谨慎及一面倒向国阵成员党的新闻报道,不过到了本届选举则以开放及全面报道朝野政党的消息;除了最后两天有报章上头下令少报道在野党新闻,几乎在竞选期间,每一版都有在野党的新闻,只是有时标题大小吧了。  
  十年河东转河西?  
  综观2006年第九届砂州选举期间,各中文报章的表现可圈可点。虽然仍然以国阵各成员党的报道为优先,或放在上方较显眼处,反对派的新闻则放在较下方,但数量也不少,相当平衡;甚至也出现整版都报道在野党的报道,令人耳目一新。难怪马来西亚自由与公平选举组织(MAFREL)主席玛力哈欣表扬中文报章公平报道州选的新闻。
  日前人联党在古晋召开紧急会议检讨州选事宜,至今仍未传出要对付诗华集团的言论。若该党能深刻自我检讨,而不再如十年前自省不够却怪罪媒体,那么对该党而言,无非不是一个大跃进;对于砂拉越媒体而言,言论自由的空间也已得到进一步的提昇,这将是可喜可贺的现象。    
  若十年河东转河西,砂州市区选民的敢用手中神圣一票传递执政者的清晰讯息的话,砂州的中文媒体也已树立了平等及敢登各政党新闻的先例。民主行动党历史性胜利,人联党历史性失利,中文媒体也是历史性的创新格局!
阅读次数(782) 读者来函(1) 发表言论
读者来函
沈庆辉弄巧成拙
2006年05月23日 1:54 pm @ 余若男
■日期/May 23, 2006
■时间/01:54:39 pm
■文章/余若男
标题:沈庆辉弄巧成拙

我的意见是回应: 选前报道起争议不巧沈庆辉落马 砂州选民关注《诗华日报》命运
《诗华日报》关于肯雅兰区地契延长的报道并没有违反新闻准则的真相(truth)和事实(fact)。新闻的主体是“地契延长”,年限引述的错误并未否定新闻主体的准确性。报章应该作的是对错误年限加以更正,而不是向谁道歉,更不是隆重其事的在其他报章广刊道歉启事。如果说这一事件对沈庆辉的选情有所影响,我要说的是,《诗华日报》的道歉启事已经造成支持沈庆辉的选票更大的流失,因为选民普遍会认为沈庆辉“仗势欺人”、“心胸狭窄”。(发自瑞典斯德哥摩尔)
阅读次数(258) 读者来函(0) 发表言论 关闭视窗


詩華日報在詩巫市區的營業及新聞中心 Posted by Picasa

10 条评论:

rr 说...

启德行是人联党金主之一,诗华日报不会有事的.不过话说回来,报导错了就须知承担后果是天公地道的.该报叶楚恩在本月22日特稿里不是说基督徒票投反对党吗?如果追究起来该报须第二次道歉。

bb 说...

据我的诗华日报朋友说:这起事件原本是小事,问题出在诗华日报新闻编辑谢招文硬拗.即然记者手误(查出的确将60年写20年)更正就好了嘛!干什么要与执政党机关硬拗?搞到人联党上层下令在各报道歉.其他报社都写60年唯独诗华写20年当然错了嘛!

qq 说...

我是老报人一个,1996年事件人联因顺开输了就杯葛诗华日报.是该报自作自受,刘会湘被陈伯勤利用,当年诗华日报写了那些稿大家知道吗?首版特写内容叫选民投火箭,又写民丹立委许庆轩做了三届议员仅见三个厕所!陈伯勤是好人吗?根本就是人渣,这回黄新楠事件就是与他姻亲孙志桦搞好的害诗巫输千万元,与这种人渣合作是一间负责任的报社吗?

匿名 说...

我是老报人一个,1996年事件人联因顺开输了就杯葛诗华日报.是该报自作自受,刘会湘被陈伯勤利用,当年诗华日报写了那些稿大家知道吗?首版特写内容叫选民投火箭,又写民丹立委许庆轩做了三届议员仅见三个厕所!陈伯勤是好人吗?根本就是人渣,这回黄新楠事件就是与他姻亲孙志桦搞好的害诗巫输千万元,与这种人渣合作是一间负责任的报社吗?

888 说...

做一间负责任的报社言论必须公正,1996年诗华日报的确令人联党难堪.背后策动人就是陈伯勤联合刘会湘和启德行(刘家)倒黄顺开,这是财团利益冲突给星洲日报有机会来砂州.今天启德行办东方日报和诗华日报不要五十步笑一百步,财团都是一样的唯利是图,都在想控制华社,只是星洲日报早一步成功而己。

匿名 说...

财团都不是好东西,包括启德行在内建了伊干桥拿政府土地八万依甲及350依甲兰道班章工业地还想收过桥费,办诗华日报与星洲日报对抗出自面子问题,从董联会打到报社.那一件事是有益华社?刘会干都死了,孩子接着上场与张晓卿打.那个刘会洲是什么东西?大声叫外流企业家回来诗巫投资,启德行却将要总部迁去古晋,诗华日报也迁去古晋.上千个家庭移民到古晋,再加上家属少说有万人就这样移民了.你们说谁爱诗巫?至少常青集团还留在诗巫发展建酒店,启德行做了什么?这样害诗巫就让诗华日报从诗巫消失,它还值得我们诗巫人关心吗?

匿名 说...

人联党在这次大选惨败,翌日在古晋召开紧急会议,刘会洲竟然叫陈康南辞职谢罪但遭到围攻。这件事证明了坊间传闻「刘会洲要倒黄顺舸」,而其背后的动力来自启德行集团。

刘会洲喊捉贼,其实是「做贼喊捉贼」!启德行集团操弄政治有数十年经验,先有扶刘贤镇上台也从刘贤镇身上捞到巨大财富,包括取得伐木权,大片农业地和特许经营权等,也可以说没有刘贤镇也没有今日启德行的成就。

1997年金融风暴,刘贤镇儿子在股市亏了数千万元,刘贤镇要求启德行援手渡难关但被拒绝。企业界无情没有话说,然而启德行再加缺德,刘贤镇已经没有利用价值,所以策动倒刘贤镇,结果是刘贤镇丢官,联邦正部长被陈华贵拿走,而心腹刘会洲顺利当上联邦副部长,下一个目标就是干掉陈华贵。

刘会洲为什么要倒黄顺舸?启德行为什么要倒沈庆辉?黄顺舸没有倒对刘家在诗巫势力发展有阻力,对抗张家乏力转而先对付黄家。大家还记得黄新楠事件吗?背后就是刘家(启德行集团)联合陈伯勤和孙志华密谋所干的好事,使到黄家输掉二千多万元,陈伯勤在1996年也联合刘会湘倒黄顺开,而黄顺舸也是顺开所提拨的人,一定要倒他而后快!但是却有人因这场赌博赔上性命。如果黄顺舸没有升阳集团老板林昌和出面罩住早就被刘家干掉了。

再谈到倒沈庆辉目的就是扶持杨莉做部长,所以诗华日报故意乱写新闻,搞到被迫在选举前二天连续二天道歉。杨莉与启德行三老板刘利强关系密切,只要搞倒沈庆辉,杨莉一定有部长做,哪知道搞到全古晋人联党都倒了!其实,在人联党内部已经是公开密秘,启德行集团是黑手,如果这只黑手没有砍掉,人联党和诗巫地区永无宁日。

说启德行集团缺德:可以看到如何对付诗华日报老板刘会湘家族! 连自已的亲兄弟都要「吃」,那么砂拉越饼干厂前老板陈景益又算得了什么?诗华日报梅花股占了诗华日报有限公司全部四十巴仙股权,今日不值一分钱!那些全是诗华日报老臣子数十年的血汗钱,启德行集团接管诗华日报之后,这些股票统统不要,同时大力注资,把这升斗小民的股票成为废纸,开口卖给启德行也不收!手段比张晓卿还要毒,至少张晓卿购买马来西亚日报全部吃下一百巴仙股权,然后还钱给全体马报股东,大家都没有话说。

说陈景益吧!启德行入股砂拉越饼干厂,献议增资,而陈景益无法筹足够资金,股权愈来愈小,最后连经理都没得做,手头上的股票卖给启德行也不收,吃定他!陈景益还在世,大家可以去问他是不是真的。

启德行掌控的东方日报和诗华日报以「正义」化身对抗星洲日报,内幕是奇臭无比!先有不顾小股民的利益,接着以媒体操弄政治以达到目的。西马仔那知道福州人的利害,还为「报殇」写文章,指责星洲日报欲控制大马华社。至少张晓卿还用钱买下别人股票,你启德行是硬硬「吃人」,这算是什么正义?手段比张晓卿还毒十倍不止。

董联会事件,表面上看起来是张晓卿的错,实际上是启德行集团「吃」不到那块地,被黄志渊捷足先登,这要怪刘瑞源笨!如果真如外界所说「董联会产业」被人吃掉,难道数十位董事全是傻瓜?为何他们不支持刘家而支持张家,因为刘家是大坏蛋嘛!更加无情!捐出去的钱要收回来,丢脸丢到家了,捐出去的钱还是你的吗?

刘会洲不是声声说「要爱诗巫吗」?请问他的子女在那里发展啊!你的靠山启德行集团为何将总部迁往古晋啊?你为何也将在诗巫生根数十年的诗华日报也搬去古晋?你刘会洲应该知道启德行和诗华日报搬家引发上千个家庭移民,上万人移民去古晋,这算是爱诗巫吗?

有良心的诗巫人啊!你们一定要杯葛启德行集团的刘家(不是所有刘家),打倒刘会洲!打倒已经变质的「诗华日报」,这份报纸在启德行掌控下面目全非,背叛诗巫人利益!不是以前刘会湘所经营的「诗华日报」了!

新聞業同行 说...

聽說寫該新聞的女記者己被炒魷魚,也有說是自己辭職.
政治,財團的糾紛,
但阿妹仔又何辜呢?

匿名 说...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总要有人替罪,老板做得好事由工人去承担成不公平社会定律.阿妹仔何罪之有啊?你们这些不要脸的新闻编辑和总编辑是吃大便长大的?你启德行和刘会洲是元凶啊!幸好你们不是白毛的什么人,否则还得了.你们搞政治势力与工人有何关?你们些人太可恶了!拿了人民数万依甲的土地和数百依甲的工业地,伊干桥还想收费?是不是人啊!林昌和与之相比真是甘拜下风!

tt 说...

听说诗华日报正替刘会洲夫人甲必丹刘文惠造势,在来届大选披甲出征木杰十选区.而最近该报的确来突出她的新闻,不过不要紧届时DAP只要放一个二十多岁少女下去一定杀个片甲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