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10

全砂最大單一市場:詩巫中央菜市場

詩巫中央菜市場是很壯觀的

噢嘰吧啦小販 勢力不可忽略    
  日前向來爽快的劉會洲聯邦副部長,不改其直腸直肚的本性,勸告詩巫的小販要全力支持人聯黨的候選人嚴建安,若是嚴氏不幸失敗,市議會署理主席可能不保,小敗執照也要加以檢討。他的話是很正確的,但聽在小販們的耳中,豈不是具有威脅的成份?   
  小販的執照很便宜,不過能拿的到一個攤位經營小生意則不容易。這需要靠執政黨的施恩與關係,這是人人皆知的。 
  小販議員黃聲愛 
  不過1996年的民都魯小販們則有不一樣的表現,他們都“咬氣”(福州話爭氣的意思)力挺小販議員黃聲愛競選基都隆議席,只因為陳康南在演講時形他是噢嘰吧啦的一群!康南伯的意思也只不過小販們讀書少,是屬於較低層的一群,這樣的人怎能當議員管理家國大事呢?也不是太惡意,但聽在小販們的耳中卻成為有被羞辱感,終於凝聚力量,選出了有史以來的第一位小販議員。 
  漢高祖噢嘰吧啦
  其實阿南伯本身的紅毛老婆也跑了,若是如此推論,好多候選人本身都未能達致修身,又不會齊家,焉能治國,進而平天下呢?個人從事的工作或職業是不能衡量是否能管理國家大事,何況漢朝開國英雄,劉邦後來被稱為漢高祖,其實是流氓出身的,屬於噢嘰吧啦的一群,沒唸過多少書,卻打出一個天下來呢!
  黃聲愛從小販之身轉變為Yang Berhomat(州議員)也只不過365天,後來因對方訴訟案而須進行補選敗北。對於砂州議會,目前仍然每天清早就開擋泡咖啡的黃氏會輕輕唱給你聽: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拥有!
  3百65......,揮揮手,不帶走一片云!他為小販開出一個先例,噢嘰吧啦又怎樣?

  上個周日在詩巫中央菜市場拍了幾張小販們的生活照片:
累了,就倒頭睡一覺吧!
沒有Dunlop也挺好照樣可以尋找到白日夢的!

來來來!買一盤蛋吧!
小販生活是不容易的,真是粒粒皆辛苦!


另類母愛!
趁著空擋母親為女兒抓蚤子?
Posted by Picasa

1 条评论:

匿名 说...

Interesting website with a lot of resources and detailed explanation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