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02

馬報連骨頭都被吞了!


馬報被吞的無聲無息!
星洲日報於4月1日以四大版面報導在美里設廠開印的報導,其中社長聲言在壟斷市場上沒有一家報紙被淘汰。總部設於馬來西亞日報於2000年四月被星洲日報收購後,刊出暫停出版通告,不過六年了,直今不了了之。馬報是活生生被併吞的本地報紙,星洲收購後連骨頭都吞了,並且可以公開說沒有報紙被淘汰!

  為配合在美里設廠開印,全國第一大報特別在美里舉行星洲之夜,盛況空前!  
  該報社長及星洲媒體集團執行主席丹斯里張曉卿強調,媒體集團化不是一種壟斷。真正有能力、有權力、有資格壟斷和主宰報紙命運的是讀者,不是報業的老板。  
  他說,放眼我國近年來的報壇興衰概況,沒有一家報紙是在壟斷的困局中被淘汰。  
  星洲日報在古晉,詩巫,現在到了美里印刷,是要更好、更全面的服務北砂的讀者,及為提高美里的人文素質。  
  壟斷市場收購報章
  美里人口約23萬,中文報有聯合日報老樹盤根,基本上星洲日報就是衝著聯合日報來的。聯合日報原名美里日報,年前收購中華日報而改名為聯合日報,不過在美里版還夾有美里日報字樣的版面。聯合日報號稱北砂及汶萊銷路最大之中文報,看來隨著星洲日報的設廠,會有一場苦戰!因為自從星洲日報披著東馬人衣服,自西馬東渡,先後在古晉與詩巫把兩家報紙:國際時報及詩華日報給打的落花流水。尤其是詩華日報若不是啟德行集團在其瀕臨倒閉之前收購,早就關門大吉了,現在是喘了一口氣,不過每個月都要把數萬Ringgit變零呢!据聞目前國際時報也面臨淒風苦雨的地步! 
  小魚缸爭挀乾魚仔 
  据悉,美里的中文報章的總銷量約一萬份左右,若加上汶萊二三千份,基本上是因為小市場。全國報欲瓜分這么小市場,不是要壟斷及堵死聯合日報是什么呢?
  其實全砂拉越的中文報份在二千年的實際份量大約不會超過五萬份,現在也大約是六萬多份,也是一個小市場吧了!企業化的集團通常要在人多市場大的地方大顯身手,在小魚缸裡爭挀乾魚仔,不是壟斷的話,對於才疏學淺的在下,實在找不到其他形容霸權與霸氣的字眼了!
  馬報合併臨時易主
  馬來西亞日報-創刊於1968年,曾廣泛分銷於拉讓江流域,七十至九十年代是本地報章推出最多副刊及學生園地的報章,栽培無數寫作人才。該報在星洲日報進軍砂州後,就有招架不住的現像,報份由一萬多份跌至七千多份,早就傳出合併消息;原先有意與美里日報合作,文件都預備好了,但因為董事長與星洲社長是親家頭,結果臨時傳出易主消息!
  看起來是好命一點,但實際上是馬報提早送命的日子,於2000年3月30日受通知暫停出版,4月1日出版最後一份。 32年歷史的馬報至此,完了!
  愚人節的玩笑?
  有些員工還以為4月1日April Fool是愚人節的玩笑,不過這個玩笑也開的太大了!丹斯里張的星洲日報收購了馬報後,員工與讀者都以為馬報復刊有期,只是形式改變而己。但不久就聽說馬報的印報機運往柬埔寨印刷金邊星洲日報,馬報也算浴火重生? 今天的馬報呢,看看那個風光一時的馬報大廈,有多心酸就有多心酸!
  前兩天,張氏在美里的一番話,公開說沒有報紙在壟斷中被淘汰;哦!馬報被吃了,無聲無息,連骨頭都沒有了,這種壟斷的話真的太壟斷了。
  身為馬報前員工,剛參加完第五年前員工聚餐-算是地下活動?若想清楚一點,你會嚇的滿身汗,還吐出血的。“沒有一家報紙被淘汰”,就如馬報當初暫時被停刊,這種不好笑的玩笑未免開民族,開讀者的過份玩笑了吧!? 
  你說壟斷可不可怕? 
  
  欲看當年馬報暫停通告(由前詩華日報評論記者,現為砂區星洲日報負責人黃澤榮起稿)的詳文請在圖中click一下放大。

暫停為了走更遠的路!
2000年4月1日愚人節,馬報易主後的最後謊言!

風光一時
過去坐落在詩巫順溪安都的馬報大廈的外觀

悼馬報!
今天(5月2日)下午二點在同樣地點拍到的前馬報外觀:星洲已轉售給一間板廠的外觀!
在下在這幢大廈工作了四年多,感概萬千,差點要燒報紙來悼連骨頭都沒了的馬報!


  馬報骨頭都沒了!壟斷沒罪,是讀者的錯!
  天下讀者啊!你好負心呢! Posted by Picasa

4 条评论:

匿名 说...

就由它随风而去吧... 日光之下所有人事物都得盖棺了才定论的。

在《blogger》“电台”这里,就请听一听我为你点播的这一首歌吧。

风再起时
曲:张国荣词:陈少琪

我回头再望某年
象失色照片乍现眼前
这个茫然困惑少年
愿一生以歌投入每天永不变
任旧日路上风声取笑我
任旧日万念俱灰也经过
我最爱的歌最后总算唱过
毋用再争取更多

风再起时默默地这心不再计较与奔驰
我纵要依依带泪归去也愿意
珍贵岁月里寻觅我心中的诗
风再起时寂静夜深中想到你对我支持
再听见吹呼里在泣诉我谢意
虽已告别了仍是有一丝暖意

我浮沉了十数年
在星空里闪带着惘然
请你容我别去前
赠出这阙歌来日某天再相见
但愿用热烈掌声欢送我
在日后淡淡一生也不错
那暖暖双手最后可永远伴我
何用再得到更多

仍没有一丝悔意

--------------------- 我在你左右

匿名 说...

节哀....

往后若"XINBAO" 去了, 旧浪泣声亦将不停...

?! ,! ,! 说...

手下可留情
口下不留骨

足下曾留迹
病下不留命

笔下可流血
刀下不留人

匿名 说...

马报精神不死,张晓卿是人一定会死.他一定比马报职员任何一个人死得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