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19

夜空下的呢喃

雞啼......不表明天亮;
砂州仍是黎明前最黑暗時光!?

首長Vs首相
砂州首長泰益不認為詩巫補選國陣失利對他有何影響,同時也難證明人民不滿首長所致......
首長也不認同首相的補選競選機制缺創意的言論......
從詩巫補選成績的分析,還是可以從數據看出一些東西:
行动党在巴拉旺区以5469张多数票轻取国阵人联党--若今天舉舉行州選,祥哥輸啦!
首相纳吉親臨拉票的拉让花园兩個投票站,即拉讓幼稚園及拉讓小學,行动党比國陣多出1503票。
其實這次聯邦部長官員們明查暗訪,以親民策略,滲透詩巫民間,了解砂州問題:白毛;
不過看來,吉伯對白毛暫時不敢輕舉妄動,因為白毛領導的州國陣的國會議席掌握31席的29席,若加入民聯,吉伯不只馬上自首相位下台,白毛可能成為新首相呢!
圖示
乃裳Vs吉伯:雙雙心事,誰知!?


吉伯Vs裳伯
其實單獨的投票站,還是以新珠山輸最多,就是光安小學投票站,國陣輸了1019張--吉伯雖然拜會了裳伯,不過黃乃裳本身是反清政府,套今天的話就是反政府的,雖然得到居住在附近的周部長的力挺,還是公雞喔喔叫了......
這次成績也反映出馬來票多了一些投給民聯,不過,從長屋的伊班票中來看,國陣票不減反增,所以若是州選舉行,砂拉越仍是國陣天下,民聯實在不用歡喜太早的!
若以目前的投票情況來看,來屆的州選舉,除了市區有些變動,估計鄉區仍是國陣的未到期的鐵票!

7 条评论:

杨 善 SUN YONG 说...

人叉党失败之时,表面上说会检讨败因,可是隔天就说出鸡啼不代表天亮的言论。
我书读不多,所以觉得白叉毛的意思是,砂州还是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当中,只要我还在当权,你们休想有天亮。不懂这样的解读对吗?

人叉党一直在怪华人不支持他们。实在是时候坐下来检讨做了什么让人民失望了。为都东区内讧了几年,百姓看到几个老人一直在吵架就西北火大。
花了一亿元治水,偏偏却在补选时照样涨水给吉伯看,证明方法不对。自己搞了47年都治不了水,阿联中选就把责任推给他,忘了谁是部长,谁在执政。
挖深拉让江是最佳方案,连我这个没读书的人都懂,偏偏政府不去做。怎么搞的?
这次火箭升空是警钟,但是看人叉党执迷不悟又在玩州议会禁足把戏,迟早会玩火自焚喔。到时就后悔莫及了。

天鵝江畔 说...

阿善,你完了,周部長要把你記恨在心;
在下要與你劃清界線......

匿名 说...

Not only did the Govt fail to address flooding, they actually contributed to the flooding.

Destroy FOREST = erosion & flooding

向日葵啊伯 说...

黎明来了...连我着老三X轮都知道.可惜亚顺哥还感觉不到.还反问我们要什么?亚顺啊,你也真的是麻木了!

匿名 说...

白毛說:沒有我,就沒有今天的詩巫!此話說的不錯,沒有他,就沒有今天生活在水深火熱的詩巫人及砂拉越人!沒有他,就沒有今天(如此落後)的詩巫;砂州應可以更進步,只是太多太多利益進了極少極少部份人的戶口裏去了。狂人狂語如他若不選擇即時下台,下埸必然難堪!

匿名 说...

昨天,遇见一位故友。他提起诗巫56一战,SUPP其实输得不只398票。原来,所谓一来一回,必须加上已故伯洲所胜的票数,就是DAP所得的票数,3235票加398票等于3633票,奥妙哦!

黑木崖 说...

尘埃尘埃难落定?输得不甘心,赢得不开心[区区398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