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9

合春園與卓還來China Consul related to Sibu

卓還來領事遺照及遺墨:沙巴的華僑日報
   劉子政在《沙巴史事論叢》一書中有一章專門寫中國駐北婆羅洲山打根領事卓還來的事蹟。中國駐北婆山打根領事館成立於1913年,可見當時有小香港之稱山打根是很繁華的。
  日軍侵略時,他被抓曾拘留於古晉巴都林當路之集營,後來被移禁亞庇,不過卻在根地咬被殺害,戰後華人在亞庇立碑紀念他。卓還來領事的遺骸,戰後則移葬南京菊花台公園,並建有紀念館。
  上星期(6月21日)與林大莊及林大光兩兄弟一起到合春園,開到開南學校也是他的遺墨,劉子政書中只揚及華僑日報,原來在下老爸於1948-1953年)教過書的開南學校的招牌也是出於其手筆!卓領事曾拜訪泗里街.

  四大園主
  當時合春園(新南村)是福州人中的古田屬的墾民為多,有許多大橡膠園,其中四大膠園吧主:美南膠園(老板名字不詳,是廈門人,擁900依甲膠園)、黃望增膠園(400依甲)、鄭其滔膠園及錢長思膠園等,他們都擁有自己的烘園;
  合春園的美南碼頭,當年有新加坡載大船還直接停泊其碼頭起御貨物土產,可以想像,該坡曾是拉讓江兩岸的福州人於上個世紀的六十年代以前,最興旺的的鄉村之一!

  趣事一宗:籍貫分明
  合春園是一個以古田人為主的鄉村。相信是當初1901年先到王士來,下坡及光華之後,再遷抵合春園的。因此到了五十年代,許多學子在開南唸完小六後,雖然在南村已經有中正中學,但因為是閩清人開辦的中學,所以以古田人為主的合春園學子寧願選擇較遠的對面江,由古田人創辦的光華中學就讀。這是黃望增女兒黃邦鳯今晚告訴的趣事,她唸完小六就前往光華寄宿呢!
  圖示林大莊(右)林大光(左)及陳仕添攝於開南學校前,後的福音堂,今年開始已經沒有崇拜-關閉了!

找找看新南村在那哩?

Posted by Picasa

12 条评论:

Sarawakiana@2 说...

Great example of interconnectivity!!

What a small world indeed. I have not heard of the name Hak Choon Huon for a long long time....How many houses are left? Where are the people?

匿名 说...

It appears that his title should be Consul, not Ambassador. And thanks for the historical facts.

Ikan Sembilang 说...

卓还来是福建闽侯人(也算是卡溜),早年毕业于燕京大学,曾留学法国。
1941年5月8日,卓还来以中國領事的身份訪問泗里街。泗里街中华商会迄今还保存着当年卓領事与当地华商们合照的一张十分珍贵黑白相片。
以下是当年卓領事惨遭日军杀害的一段历史记录:
1942年1月19日,山打根沦陷。日军蛮横地冲进民国驻北婆罗洲山打根领事馆,将刺刀架在卓还来领事的脖子上,索要馆内的档案材料。卓还来手指地上的一堆灰烬,说:“全部在此,可以取走!”日军士兵大怒,将卓还来及其夫人、孩子等全部逮捕,并囚禁于古晋、亚庇、保佛等地的监狱和集中营,达3年之久。其间,当地侨胞曾安排卓还来逃走,但卓还来以“我是中国外交官,身系十万华侨之安危,一人脱险,万人遭受牵连,于心何忍!”拒绝营救。在狱中,卓还来备受严刑折磨,始终坚贞不屈。1945年7月6日,在日本帝国主义即将无条件投降的前夕,他被杀害,尸体被焚毁。抗战胜利后,北婆罗洲侨胞为烈士建立了纪念碑,蒋介石亲笔题写了”秉忠蹈义”碑文。1947年,烈士遗骸运回中国,南京各界人士集议,葬烈士忠骸于菊花台。

Sarawak Interventional Cardiologist 说...

活了四十年,风闻已故公公郑应仁来之合春园;今天看了您地图才知它在拉讓江那里.谢谢.有空若回诗巫真需要孟礼兄带我走走.

My Satellite 说...

我有架小型GPS可以拿去用以助你画出更详细的路图。

天鵝江畔 说...

CY, i paid a visit to the village last sunday and did interviewed the old folks there. And then i paid a visit to Telok Assan(亞山港)and Telok Selalau(下新芭),the other Sunday, and will pay another visit to different vilage, may be 光華(Sg Sadit) or Tg Kunyit in the next few Sunday,hope can draw a map of this villages of 1950's.
You want to join me to trace the steps of our ancestors?
匿名:I think you are right, correct already, Thanks.
雪在燒,感謝你提供的資料,很是寶貴!
Dr Heart,你的華文還打的不錯,一旦地圖弄好,就知道你的阿公住家在那裡!近江畔的住屋已經寫出當初人名約50戶了,還在查問之中.下次回來要去故鄉走走啊!
小弟,那就協助幫畫地圖,在下計劃要把所有的鄉村的地圖及當初住家都畫出來......

向日葵啊伯 说...

这个真的很有意思,我来自船溪美禄的福民码头(福民路),早些时候还保留了一张旧的地图(坡民住家分布图),上一次搬家时竟然以为没用就顺手扔了,帮不上忙了。期待你的续集。先谢谢了。

匿名 说...

當時的夏門人好像在合春園及這一帶是沒有大規模土地.

Sarawak Interventional Cardiologist 说...

孟礼兄,我还有常常用拼音输入法;您没忘了当年澳洲卫理公会"卫理之声"主编的我,可是亲自打每个中文子.现已退出江湖,医生生涯太忙;大小便手提电话都会响,好辛苦哦.

天鵝江畔 说...

匿名:當時合春園的美南膠園,據說有900依甲的膠園,是廈門人,是大園主!
Dr Heart,那你就來做衛理報主編,咱們主編今晚要飛往北非短宣半年,還需要人才,你最適合了!哈哈哈,一方面可以照顧衛理報同事的肉心、心情、信心、愛心及開心不開心!

Sarawakiana@2 说...

ML
It would be a great honour to trace the history of our ancestors!!

天鵝江畔 说...

葵伯,在下會先向那些較早期的鄉村著手,船溪美祿及福民一帶,會在稍後進行的;但發現這是一項龐大的工程,今晚又找一位長輩談起來,從一個人連到另一個人,從這一坡又連到另一坡......是很有趣的,但沒完沒了似的!你要回來一兩個月,咱們一起參與這項歷史記錄工作嗎?
其中困難是,很多長輩已經搬走,不曉得住那裡?因為第一代的人都過去了,第二代的也剩不多了!似乎正在與時間賽跑.....
CY,Thanks your encouragement, i will try my b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