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21

美里福州人的大廈

  美里玻璃大廈(Glass Building)-屬於丹斯里陳伯勤的陳幼蘭大廈,空置了好多年,今年4月9日(星期一)終於美里的移民局搬遷此,並正式運作。這座大廈也正式有人跡現象!美里移民局新辦公室是設在幼蘭大廈的2樓及3樓。
  該大廈是在美安堂前方不遠。
  陳伯勤是民丹莪福州人,生於民丹,也在民丹建有一幢大廈五層樓。古晉新機場美里新機場及亞庇的廉價航班新機場都是出於他的手;目前古晉架空大道也是他趕出來!他是很爭論性人物,不過他的確為砂拉越的基建作了不少貢獻。本來要在民丹建拉曼大學分校,因為人聯黨詩巫支部的頭人反對而不了了之,導致詩巫-拉讓江流域的年輕人進一步嚴重外流......。
  除了陳幼蘭大廈,Mega Hotel(老板陳恩化)、Imperial(帝宮)、富麗華大廈(老板林昌和)、聯山大廈(老板許贊丕)等美里的大部份較高建築物,都屬於來自詩巫的福州人的產業。
  圖示陳幼蘭大廈一瞥

  想當年曾在離開美里20+里外的一個Kebuloh農業訓練中心受訓一年,周末都會如放牛般被載到美里來解放一下,當時美里只有那一兩條較煩忙的街道,沒甚么好玩......原來那已是約30年前的往事了!
  財富指縫間溜走
  訓練完,學校當局安排每位學員若有意留在美里,會撥出13依甲在加拿大山背後免費充種菜及發展農業用途;不過當時幾位來自詩巫的學員包括陳光環,林文發等都嫌美里太遙遠,來自詩巫大地方的人都不看好美里;同時因為當局限令土地分了就要在指定時限開始種植,否則會被收回,最後決定不要!
  今天在加拿大山背面的土地,一依甲可以值好幾萬元,不會發財的人送上門來的機會也從指縫間溜走;日前經過該區新道路,心忖若當時在這裡留下來的話,現在單單土地地都值百萬元,不致於落得今日仍然“鼻屎當鹽”(福州話寒酸、吝嗇)呢!
  美里近年來為配合升格為市,發展神速!在Mega Hotel拍到的陳幼蘭大廈!

Mega Hotel窗口拍到的美里夜景一部份,右是美里河一瞥

23 条评论:

小弟 说...

如一依甲值8万的話,你現在已是百萬富翁了!

miss g 说...

many tales of getting rich missed.that is chance. miss god's grace no!

local 说...

當年詩巫出現幾棟五層樓的建築物﹐全部命名為大廈。現在想起來很丟臉﹐那些國外來的遊客不是要笑落門牙嗎﹐因為有的城市幾乎都是很多層的建築物﹐都是大廈呢﹐而我們山芭佬在小題大作

匿名 说...

不可讲太多福州人,要不然陈康南又福州帮了!

匿名 说...

我也是剛剛才在兩星期前重返美里一遊.31年前我在那里呆了也是一年,當時真是太小了.現在雖然還不算很大,幾條主幹道路,肯定不會迷路.
不過,老實說,美里是進步了很多.難怪當年陳康南會說,詩巫有宏願,美里卻是腳踏實地建設起來.
今天看來,宏願歸宏願,天天盼望在明天,天天胡思亂想要建設成上海灘.結果真是上海灘般亂七八糟,建設大家就有眼共睹了.
今年是大馬旅遊年,你們知道古晉和美里有多少活動,詩巫又有多少嗎?不是我胡扯,旅遊手冊上看到的,詩巫只有婆羅洲文化節一項而已.如果不是Alaric 的美姐比賽放在詩巫決賽,恐怕那就是唯一的一項旅遊年節目了.可悲,旅遊部長又是詩巫的代表.
看到美里,想到詩巫,詩巫人心不出血都難.還是不要再叫宏願隊伍好一點....

CKS 说...

去詩巫看什麼﹐我們自己也不曉得有沒答案。我認為頂多是經過詩巫去看長屋。其他的東西﹐詩巫有外地也有。也許將來詩巫的所謂觀光客只不過是那些回來探親的﹐我們真的是觀光的沙漠。難道不能有比較能幹的政治家出來嗎﹐現在的XP(YB和MP合起來用XP好了)一點vision都沒呢﹐大概只顧自己會當選就好了。那麼多出國留學的子弟﹐你們回來後都是所學不能致用嗎﹖

skc 说...

cks,
你应该回来帶头啰!

ttl 说...

宏愿队伍话发展
诗巫年年退位次
唯有黑帮大进步
日常用品样样抽
虽未升格大城市
但见臭名全国传

匿名 说...

去诗巫看什么?看黑帮去!

黑斑小大 说...

黑幫到處有,不是詩巫專有;
黑斑蚊則倒是詩巫特別多呢!

匿名 说...

黑帮,黑斑,都是吸血,没有分别!

ysc 说...

你真的陳康南?
我希望你認真考慮我的話。
我認為應當廢除,那五百題有關駕駛教育的書。

ysc 说...

這話可以向您說嗎!?
希望您也有管理這個的。如果您認為我的話不對,您就到我的博客上留言。我的博客地址是http://blog.sina.com.cn/qiuye7001
我希望政府能立即廢除那五百題有關駕駛題目的書。
因為駕駛的技術,是靠實踐中累積經驗得來的。
那書上記載了許多交通標誌。可是,我們開車大多是看馬路開,很少看交通標誌。
那書竟然告訴我們,開車要小心,並怎樣小心。我覺得這很可笑。駕駛者如果怕死,自己會小心;相反,如果不是
怕死,那書勸什麼也沒有用。
陳康南先生,我希望您能認真考慮我這話,並想辦法廢除那書。我會非常感激。
因為我十六歲了,到達考車的年齡,卻非常討厭背那書。

ysc 说...

我之前曾把大將出版社的留言表格,誤會以為是楊善勇的留言表格--因為大將出版社的留言表格,在楊善勇的網頁內--在上面一直發表留言,也談到這話題。
過了十几天,都沒有反應,我就火冒三丈,無奈身高只有一米七二,就在大將出版社的留言表格上罵楊善勇“白痴!”並自稱“大馬第一大少年才子。”以便引起注意。
終於有人注意了,並作回復。那回復的人姓劉,名什麼忘記了。她說,牠不是楊善勇,所以沒有必要回復我的留言。

ysc 说...

五百題有關駕駛教育的書--這是一本很笨的書,常常問一些很愚蠢的問題。
但是,這麼愚蠢的書,竟然沒有一個大馬人站出來說。
大概大家都認為這是應該的了。

比如,老師打學生,本來就是近乎暴力的事情。但是,教育界的人似乎還要企圖偏袒老師,把暴力合理化。
日前,教育界企圖開放“公開鞭打學生”。這也許,是因為前一些日子,某學校“處罰”一百二十名學生事件,導致老師名譽掃地。教育界為了挽救老師的尊嚴,出了這個一套“落後”制度。
“三重門”那本書:總之,徒弟成功了是良師出高徒,而徒弟失敗了就是徒弟自己不努力。
把這個道理延伸就是,老師犯錯就是對的,學生犯錯就是錯的;老師打學生是對的,學生打老師就是錯的。

ysc 说...

五百題有關駕駛教育的書--這是一本很笨的書,常常問一些很愚蠢的問題。
但是,這麼愚蠢的書,竟然沒有一個大馬人站出來說。
大概大家都認為這是應該的了。

比如,老師打學生,本來就是近乎暴力的事情。但是,教育界的人似乎還要企圖偏袒老師,把暴力合理化。
日前,教育界企圖開放“公開鞭打學生”。這也許,是因為前一些日子,某學校“處罰”一百二十名學生事件,導致老師名譽掃地。教育界為了挽救老師的尊嚴,出了這個一套“落後”制度。
“三重門”那本書:總之,徒弟成功了是良師出高徒,而徒弟失敗了就是徒弟自己不努力。
把這個道理延伸就是,老師犯錯就是對的,學生犯錯就是錯的;老師打學生是對的,學生打老師就是錯的。

ysc 说...

五百題有關駕駛教育的書--這是一本很笨的書,常常問一些很愚蠢的問題。
但是,這麼愚蠢的書,竟然沒有一個大馬人站出來說。
大概大家都認為這是應該的了。

比如,老師打學生,本來就是近乎暴力的事情。但是,教育界的人似乎還要企圖偏袒老師,把暴力合理化。
日前,教育界企圖開放“公開鞭打學生”。這也許,是因為前一些日子,某學校“處罰”一百二十名學生事件,導致老師名譽掃地。教育界為了挽救老師的尊嚴,出了這個一套“落後”制度。
“三重門”那本書:總之,徒弟成功了是良師出高徒,而徒弟失敗了就是徒弟自己不努力。
把這個道理延伸就是,老師犯錯就是對的,學生犯錯就是錯的;老師打學生是對的,學生打老師就是錯的。

ysc 说...

五百題有關駕駛教育的書--這是一本很笨的書,常常問一些很愚蠢的問題。

但是,這麼愚蠢的書,竟然沒有一個大馬人站出來說。

大概大家都認為這是應該的了。

比如,老師打學生,本來就是近乎暴力的事情。但是,教育界的人似乎還要企圖偏袒老師,把暴力合理化。
日前,教育界企圖開放“公開鞭打學生”。這也許,是因為前一些日子,某學校“處罰”一百二十名學生事件,導致老師名譽掃地。
教育界為了老師的尊嚴,出了這個一套制度。

三重門:總之,徒弟成功了是良師出高徒,而徒弟失敗了就是徒弟自己不努力。
把這個道理延伸就是,老師犯錯就是對的,學生犯錯就是錯的;老師打學生是對的,學生打老師就是錯的。

ysc 说...

五百題有關駕駛教育的書--這是一本很笨的書,常常問一些很愚蠢的問題。

但是,這麼愚蠢的書,竟然沒有一個大馬人站出來說。

大概大家都認為這是應該的了。

比如,老師打學生,本來就是近乎暴力的事情。但是,教育界的人似乎還要企圖偏袒老師,把暴力合理化。
日前,教育界企圖開放“公開鞭打學生”。這也許,是因為前一些日子,某學校“處罰”一百二十名學生事件,導致老師名譽掃地。
教育界為了老師的尊嚴,出了這個一套制度。

三重門:總之,徒弟成功了是良師出高徒,而徒弟失敗了就是徒弟自己不努力。
把這個道理延伸就是,老師犯錯就是對的,學生犯錯就是錯的;老師打學生是對的,學生打老師就是錯的。

ysc 说...

我還以為我的留言還沒有記在上面,就連續點擊几下,沒有想到一連就四個留言留下了。

徒弟成功了是良師出高徒,而徒弟失敗了就是徒弟自己不努力。

足以見得,老師是多麼可恨的。

現代的老師不是行了。

而今日報紙又說,教育界考慮授權給老師公開鞭打學生。當一百二十名女學生事件之後,我就猜測這問題又會拿出來作文章。被我猜中了。

我很氣憤。我希望這個考慮最後並不成立。

惡人總是得逞的。

我覺得,如果那一百二十名女學生以及其家長採取強硬的措施,告那老師,就好了。但是,那些人是多麼懦弱的、而且愚蠢的,採取了妥協的態度。

我真希望,能嚴厲的處罰教育部任何支持修改那一法令的人。

教育部副部長竟然還要狡辯:任何法令的修改,都會經過深入研究,以便不与現有的法令起衝突。

ysc 说...

真希望,能嚴厲處罰教育部內任何支持公開鞭打學生的人。
教育部副部長竟然還要狡辯:“任何法令的修改都會經過深入研究,以便不与現有的法令起衝突。”

公開鞭打學生,本來就是錯的。

ysc 说...

一百二十名女學生事件后的几天,我在我的博客發表了張文章,來反駁報紙上几個提意使用鞭打學生來使到學生維持紀律的作者。希望你去看看,因為我很懶得再寫了,眼睛很疲累了。

我的博客是 http://blog.sina.com.cn/qiuye7001

ysc 说...

忘了說:
那篇文章的題目是“打是愛,罵是疼--一些老師處罰學生的名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