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06

噢嘰吧啦真面目!


  因為陳康南的一句噢嘰吧啦形容詞,當小販的泡咖啡頭手黃聲愛當上了一年多的州立法議員的生涯!這是1996年砂拉越州選舉所發生的頗戲劇事件,至今仍為人所津津樂道,當時他僅以22票微差中選。然而,後來遭選舉法庭判決選舉成績無效而進行補選,再次由人聯黨沈劍輝中選議員。去年的州選中,民行黨的周政新又重新把該席拿走。
  黃聲愛原是詩巫人,在民都魯已經泡咖啡將近29年。在下到民都魯任記者時,只認識兩個人,一個就是黃聲愛,一個是在美里農業訓練中心同學陳福宋。因此聲愛的咖啡店成為每天必報到的地方,除了解決肚腹問題,也是新聞來源的地點,又能認識到各路英雄好漢!
  黃聲愛與在下同是姓黃,我們都稱呼對方為家先生!最初當記者時因為一篇非法木屋文章惹禍,也是由他陪伴在下去面對中指的指教,讓在下終身難忘的經歷。(詳參2007年2月3日所發佈的“中指”的指教)

  日前舊地重遊,家先生與太太招待美祿又加一粒半熟蛋,重溫了當年的溫馨!
  那天在咖啡店與珠鶯打招呼,稱她是砂拉越衛理公會第三大禮拜堂-懷安堂主理牧師(其長子敬勝)的母親,又是宣教士(敬儀-現駐柬埔寨)的母親......,她粗魯地用右手拍打在下的肩膀,叫在下不要亂套,但看到她笑盈盈,顯然甜在心裡,與泡給在下的美祿一樣甜;她話題一轉就說阿必哥有沒有稱呼孟禮家家-福州話是叔叔的意思,在下回答有啊,這小子豈有不叫之理呢!?為母的說若他不如此稱呼的話,她會打電話教訓兒子的......。
  聲愛表示阿必哥寫的文章太深奧,看不懂,但聽他講道就真好,很有料呢!
  天下父母心,談起自己的孩子都引以為傲,兩老笑的眼睛瞇成一條縫......

3 条评论:

Mee Ling 说...

讀來真溫馨。。。

Mee Ling 说...

不過題目的頭四個字讀起來像粗話,哈。

好样的 说...

噢!极泼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