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04

康勝嫁女兒


  顯然太高興了,康勝日前在衛斯理堂的女兒-其敏婚禮上,一時不慎,差點在台上摔一跤,讓台下的親友揑了一把冷汗!
  他說當場若跌到也是“喜”摔,不會痛的,怕是洋灰撞壞的!
  真是人逢喜事情神爽,沒有理智可言。
  康勝與麗云育有三男二女,其敏是他們家中舉行第一宗喜事者,結婚後將隨夫婿移居澳洲。在下與康勝是在八十年代於民都魯工作時認識,當時他是水鬼-負責民都魯水務局的頭頭-所以假日很常呼朋喚友到剛開放的實比遙蓄水池,或划舟或游泳,圖上左是其敏當時在池邊所拍到的一張小丫頭般的相片,背後是大家造的木筏,圖上右是其敏在衛斯理堂婚禮後拍的,這兩張照片時空二十多年,拍照的人豈有不眼目昏花之理呢!?

  在喜來登吃午宴,查詢下,當年為康勝伉儷的伴郎伴娘都在現場,在下自然不會錯過這張獨家照片。在下說1976年-三十多年前沒機會為他們拍照,現在補拍,康勝說要上blog的啊!看來,明天有茶及包好吃了!哈哈!

3 条评论:

永祈 说...

我的朋友~~其敏結婚了.

對於她, 認識得很少.

今年新年, 到萬民堂做新年感恩禮拜時, 她第一眼就認出我來, 那是的喜悅是感動的. 那份感動是無名而來, 無法去解釋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是老朋友嗎? 卻比老朋友的感覺還要親切.

我和其敏的認識, 在交流上, 沒有朋友之間的互動, 讀書的時候, 她有她的朋友, 我有我的玩伴, 唯一有關係的, 就是小學唸一班, 詩巫衛理小學. 這就是一種緣, 當與她見面握住她的手時, 讓我回到中學時期的感覺, 當時我們還小, 一切都是那麼純, 那麼真.

我忘了, 她的名字, 當時我真的忘了. 除了小學之外, 中學時, 我和她只是同級, 同在詩巫衛理中學完成中學基本學業, 之後就不再見面, 有十年之久了. 在喜悅的感動中, 她有叫出我的名字嗎? 模糊了, 我無法喚出她名字~~其敏. 她一直介紹自己.

握住她的手時, 感覺到那份真, 這種感覺離我很遠了, 這份真讓我覺得她的可愛, 這種真, 讓她變得更加迷人美麗. 在這個社會裡, 無法找到這份真了.

有人說, 在社會裡找不到真正的朋友, 真正的朋友來自於唸書的時候, 其敏, 妳讓我有這種感覺, 縱使再來個十年不見面, 我相信, 妳我再次見面時, 這份真, 這種感動會再次在我們之間爆發的.

聽到她的婚期時, 有著一份失落, 有一種失去的感覺, 因為她將隨夫婿移民到澳洲. 這種失落又是什麼? 也是一份感動, 其敏, 我的朋友, 絡於找到一個屬於她的天空了.

其敏, 展翅高飛吧! 別忘了, 在砂拉越, 詩巫有著思念妳的那份心, 只要妳過得好, 所有愛妳的人, 都會因此而快樂.

祝福妳, 其敏.

大年初一在詩巫萬民堂和妳見面的"老"朋友.

永祈 说...

應該是初十五才對吧!

涂 福 来 说...

看到康勝伉儷嫁女兒,竟也补照三十多年前与伴郎伴娘的照片,真為他們感谢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