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20

平民化的宣教士

  這是范若潔(Rebecca Wiant)-范雷敦教士的女兒,她曾在木桂蘭衛理中學唸至六號班-所寫的中英文的家人名字,她的華文字恐怕許多詩巫唐人都比不上呢!
  過去以為是范禮敦,原來是范雷敦;范天祥是范雷敦的父親,曾在北京的燕京大學當音樂教授,今天普天頌讚的一首聖誕歌就是他寫的詞曲的,請翻翻看!

  范雷敦宣教士與家人這次來詩巫與衛斯理堂的50週年慶典無關,他們在詩巫14年也與衛斯理堂無關,他們是自己趁著去北京順路來詩巫的
  他們於上周三傍晚來詩巫,沒有聯絡教會當局,是與早期一同在木桂蘭農場同事黃朝至的女婿取得聯繫;第二天在市區他們遇到蘇慈安會長,蘇會長才曉得並邀請他們到年會河必(Office)坐一下;在下受通知拿一些詩巫相關資訊來,於下午四點多在會長河必見到他們,會長叫在下翌晨帶他們去桂蘭走走!當晚會長請客,在下隌客,就有前木桂蘭員工楊榮華打電話,然後以前中教區青團職員林光育打電話來,又有以前在木桂蘭教書半年的王受敦打電話來......在下也才與他們見面,就有很多人找他,心中有點納悶;
  第三天,早上8點去載他們,較早時已被人載去遊詩巫了,後來聯絡上在下只不過是陪他們去木桂蘭的......
 在木桂蘭碼道,路上范教士被泡泡車騎士攔下道家常!
  你都沒變,還是一樣的!
  那裡,我頭髮都白了!
  范教士脫帽給對方看白髮


  山芭婦女看到人相擁,彼此抱起來,不是東方人習慣,但那天在木桂蘭看到幾位阿姆看到范教士就彼此相抱,在下心中有點感動,感動是一位平民化教士,感動是這位草根教士曾與鄉民一同走過,受到愛戴,雖然離開36年,他們對他還是很懷念......老朋友相見,溫情滿蘭花山!

在百花河一間店仔前停,也有人過來與他寒喧,可見范教士的受歡迎程度,要比一般YB來得高呢!當天木桂蘭回到詩巫,晚上則由木桂蘭人負責,第四天早上他們就離開詩巫返回美國!

  以上說明希望可以回答許道敏與Sarawakiana的回應吧!

5 条评论:

Tony Hii 说...

Their swift visit took my memories back my early church life in Bukit Lan.

James 鄭 说...

孟礼兄,

我在你gmail.com里留了一封信。如果你收到了。请告诉我一声。谢谢。我想跟你讨论我写给你那封信的内容。

楊善過癮地帶 说...

礼哥
一个人之可称为成功,不是拿个拿督之类的虚名,而是走到哪里都大受欢迎,而且受人尊敬。
一个好人,应该是一个人最佳的评价。

天鵝江畔 说...

范教士與我所見過的許多宣教士是有點不一樣,他說他是山芭人,可能因為都是山芭出身的,所以他很草根,也很平民化......
道敏,下一次有那一位對木桂蘭有關的人,在下一定會通知你,這次是太匆忙一點!

匿名 说...

Perhaps rural people are humble, friendly and sincere people, notably of Christian faith. Urban people have so much worldly wealth and quite naturally covet intangibles like respect and reputation (like datuk lah)and so become haughty and unapproachable and like to show off (even for Christians). So, Christians nowadays may behave in a way (quite naturally)no different from non-Christians.

I am touched by the joyful expression of these brothers and sisters when they met they dear down-to-earth pastor after such a long abs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