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08

War Memorial, Kundasan KK

  亞庇神山昆達山有一個戰爭留下的遺址,是日本入侵時期,澳洲及英國大兵在這裡慘痛的集中營!
  本來這些戰俘是關在山打根,不過因為風聞聯軍反攻,日本兵把二千多名的兵哥自山打根走路來到二百多公里多的掍達山,結果幾乎死到完。看到名單,澳洲兵死了二千名,英國兵死了六百多名,戰爭是殘酷的!
  現在這個遺址設成美麗花園,入門票RM2,不過外國人RM10,下一次來神山不要忘了來這裡走走啊!

愛心花園:澳英大兵的傷心地!?

背景為神山

Posted by Picasa

6 条评论:

oya 说...

戰爭實在很殘酷﹐絕對沒有勝利者。

我們這些不曉得戰爭的人﹐不過有經歷過戒嚴的那段日子﹐可以體會到可怕這兩個字。每天六點過後就躲在家裡﹐記得有一次爸爸跑出去﹐結果被關了一夜。本來爸爸是去找他的一位當兵的好朋友﹐結果途中被其他的兵哥逮住了﹐住了警察局一夜。那天晚上爸爸沒回來﹐又下著大雨﹐媽媽很傷心﹐還好第二天早上天一亮爸爸就回來。習慣不穿上衣的爸爸﹐買了一件紅色的襯衫穿了回來﹐後來我把它拿來穿了一陣子。

我很想知道記念碑寫的是些什麼﹐也許可以在HP上找到吧。

天鵝江畔 说...

你可以refer
http://www.plaques.satlink.com.au/list/Asian/Borneo/kundasang.htm
或有關Sandakan Death Marches資料:
http://en.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Sandakan_Death_March
是的,上個世紀六十至七十年代,我們住在鄉區的有特別的經歷,福州人本來安居在拉讓江兩岸,因為砂共與政府軍造成治安問題,人們兩邊不討好,所以許多人開始再移民到市區及其他省份......是福是禍,尚待歷史家去判斷!

siew tung 说...

A lot of thoughts appear in my mind after I have read oya's words.

Wars surely do not bring happiness nor pleasant memories. But, to some they surely have brought wealth and glories. Just look at Napoleon and Alexander the Great in the history! Look at the wars in the Middle East today! Some one will get all the oil money. But, sadly spoken, "those who play with swords will perish of swords."
Time will tell all this.

Some other people have held the idea that wars bring peace. Look at the superpowers, the so called developed nations; how they race to invent and build sophisticated weapons. It is how amazing how these people will say only wars can maintain peace. It is through matching up of new weapons do we keep the equilibrium of power going among nations, no matter big or small.

Read "War and Peace" and perhaps you will be able to learn something from the novel.

oya 说...

謝謝天鵝江畔和Siew Tung的回復。我真的是第一次聽到Kundasan War Memorial。

1 小時候﹐媽媽告訴我一些關於戰爭時候的經歷﹐戰時她還小﹐沒幾歲﹐住在Bukit 5(Lima)。日軍每天都來轟炸﹐她說聽到飛機飛來的時候﹐有時候在吃飯﹐她就全家跑到離家不遠的水溝的小橋下面躲起來。

2 好像媽媽的故事比較多﹐不過爸爸告訴我的是關於他跟祖母去街上的時候﹐看到菜市場(PASAR﹐現在這個地方不見了)前面堆滿了血淋淋的屍體。

3 爸爸也告訴我關於他跟祖父在SG MERAH的時候﹐祖父被剛上岸的日軍打到﹐掉到河裡去﹐還好沒有被淹死。

4 還有﹐那時候很多家長擔心自己的女兒被日軍捉去當慰安婦﹐所以十幾歲的就被嫁掉以防劫難(當然身邊曾經有這樣的親人)。

5 再寫一點﹐關於我小學的事情﹐那邊有座校舍是充當瘋人院(傳說﹐我無法確定)﹐我有見過那破爛的校舍﹐後來重新改建。在學校附近有一塊地充當胡椒園(70-80年代在東山小學渡過的大概都有這一點回憶)﹐戰後聽說裡邊曾經挖掘到錫克族的屍體(好像是三具)﹐後來當局重新埋葬。

我本來想寫一行卻寫了太多。SIBU遇到二次大戰的劫難﹐不過有多少人願意把這些經歷寫下來嗎﹖也許我們沒有這種寫作的文化﹐也許需要有心人士把它記錄下來﹐比如去拜訪60-80歲的人﹐因為經歷戰爭這年代的人口已經逐漸減少。我們應該把所知道的留在這裡也好﹐把它當成留給下一代的遺產。

匿名 说...

Actually we are at war every day, the only different is it is in different scale.
Example:
1. Mongolian Model killed cold bloodly
2. SMS on the Muslims baptised in Church.
3. etc.

天鵝江畔 说...

關於詩巫的日本侵略的事蹟,有下列的書籍出版:
1.劉子政著《詩巫劫後追記》,原版1955年,砂拉越文化協會於1996年重版。
2.林開臻著《回首五十年》原版1965年,1990年福音書局再版。
3.劉詠芝著《鐵蹄下的詩巫》,目前只有復印本!
4.盧義仁著《走過流淚谷》
5.Bob Reece著《Masa Jepun(Sarawak Under the Japanese 1941-1945)》
  不過你所提到是砂共在五十至七十年代的事情,現在詩巫友誼協會的前砂共份子已經陸續出版好幾本他們的回憶錄,不過是從他們的角度來寫,若你有興趣我會在稍後把書目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