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06

兩位阿興

Posted by Picasa
  阿興說要請吃飯,叫阿興來載蘇慈安會長與我。
  前阿興(右二)是方孝興,是“阿記德”(Architect-繪測師),後阿興(後左站者)是心臟專家鄭世興醫生。
  他們本來都是詩巫人。
  阿記德的阿興在古晉發展十多年,現育有三名子女,在繪測界漸闖出名堂!
  心臟醫生的阿興在澳洲讀書,又在新加坡考到專科,回來古晉一年半了!他看起來有點儍儍的,很多朋友告訴他為什麼要回去家鄉,他回答是對家鄉的負擔!
  有心的阿興現在是馬砂大(UniMas)的醫學院講師,兼古晉、詩巫及民都魯的心臟專科醫生;漸漸地在各地的醫學講座上出現,身上帶著BBcall及手機,隨時預備為有需要者服務!不過他最大的愛好就是唱詩班,現在他是古晉三一堂詩班指揮(http://www.tmcchoir.blogspot.com/)有短片看出穿著短蛼在指揮是多么地投入!
  阿興剛當上爸爸,昨晚一家人包括來自詩巫的媽媽都在一起用餐!他的老婆Catherine原出生在船溪美祿(Sg Bidut),不過很小就被帶去印尼,雖然不會講福州話了,但卻興詩巫人相遇牽手又回到家鄉,很是高興!
  在不斷人才外流的當兒,有人儍儍地回流,這是可喜的現象!
  
  

4 条评论:

oya 说...

我想多了解一下砂拉越衛理公會的歷史﹐是否可以解釋一下。還有﹐因為基督教有很多派系﹐衛理公會又是在那裡誕生的。目前﹐好像美國的猶他州的mormon﹐還有韓國的無數新興宗教﹐目前單基督教就蠻複雜的。好像在砂拉越的三大派系是衛理公會﹐天主教和聖公會。我覺得砂拉越的華人很特殊﹐西馬的還是佛教和拜神的比較多。當然在多民族的社會裡我們需要互相容忍﹐還有尊重其他的宗教。對基督教來說﹐我覺得有一點矛盾﹐比如華人的拜神拜祖宗﹐這到底是一種文化還是一種信仰﹐我有時候都搞不清楚。所以﹐到底我們是否需要保護一些民族的傳統文化﹐比如伊班人和Amazon原住民的傳統信仰已經幾乎不存在了﹐我不曉得我們是否會被歷史當成是破壞他們文化的根源。假如各位有什麼意見﹐是否可以提出來做參考。

天鵝江畔 说...

關於基督教的事情,基本的福音內容可以參閱:
《四個屬靈定律》及《耶穌是誰》等福音課題
http://www.greatcom.org/tradchinese/four.htm
福音是根据聖經(Bible),信仰範圍則歸納(Summary)在《使徒信經》http://www.chinachristianbooks.com/new/CreedsConfessions/ApostolicB5.html
你所說的複雜可能是指宗派(Denomination)的問題,
不同宗派若以不同家庭來形容可能比較容易明白,因為福音到一個地方,有地方不同的色彩文化及習俗的影響,不過若福音內容不變,只是表達或儀式的不同,那都是可以諒解的。
詩巫福州人因為是中國福州衛理公會(過去稱為美以美或美美教Methodist Episcopal Mission)會友傳道黃乃裳帶來的。
美以美是1847年自美國傳來中國的福州,詩巫的福州墾場與衛理公會是1901年自中國帶來的。
黃乃裳曾在教會工作了18年,後來參加反對派(反滿清政府)被打壓,後來躲到新加坡其女婿林文慶博士處,所以有了探測砂拉越之旅,並介紹認識拉者而有了福州人大規模的合法性的移民;他注重同胞的靈性也注重肉身的需要,所以有了南洋開天闢地之舉。後來在詩巫甚至砂拉越與沙巴的發展模式都以禮拜堂與學堂(信仰與教育)並行,在宣教士時代(上個世紀的前三十個年代)還教導福州人在經濟等領域發揮,如種樹膠、胡椒、鋸木等,同時協助爭取地契等。
福州人與衛理公會的密切關係及其背景可以參閱在下於三月所發佈的文章:
2006-03-17
317是新福州墾場感恩日子
福州墾場拓荒背後的動力
2006-03-16
316新福州墾場值得懷念的三名先驅
2006-03-15
316是詩巫新福州墾場飲水思源日子
被忽略的新福州歷史
福州人精神 變質  
2006-03-04
新的流動性福州墾場 詩巫仍是遊子的唐山
其他的問題,我們稍後再談;我會在發佈有關最近的福州之旅時,不時提及,歡迎你的問題及討論!

oya 说...

> 詩巫福州人因為是中國福州衛理公會(過去稱為美以美或美美教Methodist Episcopal Mission)會友傳道黃乃裳帶來的。

謝謝您的回答﹐我覺得以上這一句很重要。
我認為很少外國的人會猜到基督教先傳入中國﹐然後再移遷南洋。不過﹐看馬六甲的話﹐宗教是直接由西方人帶到當地的﹐這點的話﹐跟SIBU的情況不大相同。據我所知﹐天主教也是這麼來到SIBU的。

oya 说...

我得補充一下﹐為什麼會這麼問。因為看到FOOTPRINTS(WONG SIEW TUNG的著作)裡邊談到North Carolina教會的總部﹐我在想會就是Methodist的發源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