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29

漫父奇母一家人

  上個星期去民都魯宣傳時,回程前到黃聲愛的咖啡攤,喝其美祿,吃一盤鄰攤的豬油拌的乾麵,勾起了曾在民都魯生活了7年的許多回憶......
  在下當初自豬場入行人場,為首名駐民都魯的《馬來西亞日報》的記者,人地生疏,只曉得一位與三哥熟悉的黃聲愛這個人,就去他的咖啡店,這也是在下進新聞界入門,因為他的咖啡店是新聞記者們的每天報到處,可以聽到很多噢嘰吧啦傳聞(詳參2006年6月6日的《噢嘰吧啦真面目》一文)。
  後來與他夫婦倆熟了,尤其與其太太珠鶯,幾乎到了無所不談的地步!他們的長頭仔阿必哥及唯女阿必妹(大家都叫她阿Mei)當時在詩巫順溪美祿(Sg Bidut)光民中學讀華文,放假才回來民都魯。
  想當年在下童言無忌,清官想判別人家中事,夫妻口角,本是常事,竟然評論阿必母說:妳是一個失敗的母親!
  事過多年,現在每一次與她見面,她就當著許多人的面前必說這句話:我永遠記得你所說的這句話,我是一個失敗的母親!
  飯亂吃,屁亂放,話亂講竟成為亂按的伊媚兒email,神舟難追;無心一句話,成為人家一生座右銘,悔恨不己;日前又見面在下說恕當年豬頭腦不懂事,收回那句話......不過,啪一聲,肩頭被珠鶯來一個巴掌說,“還好有你這句話,提醒我要做個好母親!”吁,鬆了一口氣......原來這話成為反面教材,在下就說要學像她做個失敗的父母,因為她這個失敗的母親,育有一位是歷史家與牧師,一位是宣教士呢!
  當天在黃聲愛咖啡攤吃他獨特口味的Milo之餘,還有他所特製的半生不熟的兩粒雞蛋!到黃聲愛的咖啡攤一定要order這兩個東西,那是民都魯的口味!The taste of Bintulu!

  阿必哥除了笑聲,一切向來很有深度,眼鏡從小就超過千度,博學多才,獨具慧眼,在民都魯時稱他為校長;今年7月他蟄伏新加坡要度深一層,啃書吃飽之餘,他兼修無學分但有零用的原始的屬靈操練,在學院洗碗,他形容重溫台灣讀書時的快活時光!
  日前阿必妹趁著返鄉時,不是先回民都魯見爹娘,仍自柬埔寨直奔新加坡為其哥哥慶生日,買了一隻燒雞(圖下,獨家相片由阿必妹提供),插上蠟燭當蛋糕,全家福好令人羡慕!阿必哥,士別三月,面目全非,留鬍鬚學景教徒,還原真本性,他說讀書真逍遙。
  衛理報將於不日出版他的《人間盡是逍遙》一書,盡請大家關注!

  阿必妹,當然是阿必哥的妹妹,阿mei是宣教士,今年被派去柬埔寨,不過體重保持85公斤,柬埔寨有這類型的姐妹還很罕見,因此與寶玲牧師一樣,走到那裡都引人注目:因為是夠大隻的大粒人物啊!與她們在一起感到很安穩!
  她說在新加坡知道阿必哥喜榴槤,就買了30元新幣的榴槤,這對哥妹情深,是很少見的!記得年前在按牧禮拜時,會督問有沒有欠錢之類的問題時,在下打算舉手,為阿必妹打抱不平,因為阿必哥向她借錢,如包子打狗,有去無回;現在阿必哥一家在新加坡,想必欠阿必妹更多了......。
  日前,阿必妹來到詩巫適逢衛理報同工去泗里街宣傳,她也拔刀相助當義工,午餐在sugar ban,他與在下一樣order了冰淇淋......

  阿必哥與阿必妹,無論在那裡看到在下,都會叫一聲在民都魯受其父母教導的稱呼:“孟禮家家”(叔叔的意思),聽起來倍感溫馨!失敗的母親,成功的兒女,哈哈哈......(仿阿必哥的狂笑聲!)
另參:
阿必哥的漫奇部落

3 条评论:

MONKEY 说...

冤枉!家家!我有还钱!
你爆料太多,此后日子难过矣!

天鵝江畔 说...

你是唸歷史出身的,在下只不過寫部份真相......哈哈哈
年輕時,童言無忌;
年老了,老言不忌......哈哈哈
有錯的地方煩請歷史家去評論修正!

匿名 说...

民都魯最好的咖啡就在黃聲愛的咖啡攤﹐很多年前到過民都魯﹐喝了真是終生難忘。

澳洲布里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