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4

塗鴉!藝術?


  在美里羅東附近一個沒有用的菜巴剎看到所有牆壁都塗鴉的五顏六色,同事說誰這麼無聊,在下則看了一圈則持異議,表示衛理報要找這位仁兄/妹做美術設計!
  其實類似塗鴉在前幾年拜訪美國的紐約時,更多這種情況,竟然成為紐約街頭的另類藝術景觀呢!在台北一個公園也看到一處專門給人塗鴉的角落,日前在亞洲週刊看到香港一位在燈柱及一些牆壁有一位老人天天寫他的大書法,日前去世,香港政府還特別保留一些他的遺墨!這次到香港還想特別去找找看,但沒找到......

4 条评论:

Tony Hii 说...

We should view graffiti from a correct perspective. They are a form of expressions by marginalized groups in our society. Sad that their talents have not been cultivated for proper and meaningful use. Church and social groups have a role to play.

楊善過癮地帶 说...

涂鸦本是一件过瘾的事,但要涂对地方画对图案。
很多所谓的涂鸦画家把公共厕所的墙当作他们的画板,画及写些不堪入目低俗之极的器官和文字,侮辱了涂鸦艺术。
我也在自己家中玩涂鸦,有空上我部落看一看。yongsun101.blogspot.com

天鵝江畔 说...

想當年在美里農業訓練中心一年也曾參與大字報活動,把學校牆壁塗鴉,以對某位老師的不滿;後來老師們發怒要揪出塗鴉者,老師與在下談起時,說你大概不會做這種事,在下心中偷偷笑,真的很過癮!

秋 说...

涂鸦是一回事,破坏公物是另一回事。
在自家或许可处涂鸦我可接受,但总不能对涂鸦者破坏公物而不当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