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13

風,好大!


  旱了一個星期,溫度最高達攝氏35度,上周五晚下了場小雨,周末則來了場大風大雨,詩巫再也一些屋頂被吹走,昨天到木杰里麻森林保留區走的時候看到一些樹也被吹倒,還有一些樹枝吹倒在木板路上......這個公園已經吸引更多市民前往走路,吸取新鮮空氣,詩巫最後的殘肺!?因為原始森林早就被砍光,現在剩下一些較小的樹木,但聊勝於無囉!

本部落發佈有關木杰里麻森林公園的文章與相片:
2006-09-01詩巫的肺腑Lung of Sibu 砂拉越首個沼澤林
木杰立麻森林公園

2 条评论:

tumi 说...

乡亲父老,借问一下——你这边文艺中年人多,(当年的文艺青年)有谁知道一个东马写作人笔名叫“荒野狼”的吗?有人想知道他的近况。谢了。

天鵝江畔 说...

tumi,對不起,在下孤陋寡聞,目光如豆,交遊狹小,未曾聽過也不知道妳所提的荒野狼這位寫作人。在下也問了報章副刊編輯她也不懂,不過還可以幫妳留意一下。昨天鵝江詩人老李來喝茶時就提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