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10

令人血滾的短片


  正當詩巫衛理學校慶祝世界校友返校日(World Methodist Day),散居世界各國的校友都學有專長及學有所成,紛紛回來分享經驗,在各國各地區及各領域都有輝煌的成就......璀璨背後,一則3分鐘多一點的短片卻在網絡上播放流傳-那是涉及衛理學生幹的打人事件......原是you tube的短片,後來被刪除,不過在其他轉錄的網站上仍然可以看到,那是唸初中三(七號)的詩巫三名學生群打及餵食石頭給一名其他學校的學生的短片!
  昨天下午,幾位都身為父親的大男人,擠在充滿茶香的在下河必(Office)裡,看了這則短片,每個人都血液翻滾,心跳二百,茶香忽然成了臭茶,茶水變成水銀,喝不下;到底咱們的社會出了甚麼問題,咱們的教育制度是怎麼教導下一代,咱們的家庭教育及道德品行是怎麼如此的腐敗了......不看不相信,看了難相信......
  詩巫人最喜歡講台灣仔如何如何,講美國仔校園槍擊怎樣怎樣,講印尼仔這個那個......詩巫仔呢?那可是咱們的子女啊,原來也是這樣,也是那個......詩巫美事特別多,不過詩巫醜事也不少!
  整個晚上,心跳加速,血液澎湃,難以入眠......

19 条评论:

tumi 说...

speechless:'(

匿名 说...

两间的校长把学校面子问题看的太重要了,一点责任感都没有, 真悲哀!

匿名 说...

Sibu youth are like that because even the adults dont stand up to the gangster. They think they are bold enough and passerby wont even interfere. That's why both adults and youths in Sibu should be ashamed and change the perspective on crime and bullying.

cigar butt 说...

incently disgusting!

我愛詩巫 说...

我相信就如許多市鎮一樣,
詩巫大部份的人民都是好人,是善良的,
只有少部份的人,是惡的.

匿名 说...

天下人一樣美,也一樣醜。一樣,都一樣,所以要看自己看的不偏不倚,不用高舉,也不用踩扁。

匿名 说...

诗巫人丢脸丢到外国去了。

NZ paparazi 说...

据探悉,小老大已飛往白云之乡了,不知庆伩能否引渡回来?

匿名 说...

丢尽教会学校的颜面!

天鵝江畔 说...

与其指责,谁愿意出來关心少年人?

阿伩 说...

全砂只有民都鲁囯会议员張庆伩敢讲话:
新闻更新 >> 2007-7-11 01:15
逼同学吞石头恶行有人利诱“和解”,张庆信吁警方彻查到底
--------------------------------------------------------------------------------
  (民都鲁10日讯)砂拉越民主进步党青年团总团长拿督斯里张庆信太平局绅呼吁诗巫警方应该全面彻查发生于区内学生围殴同学并强逼吞石头的案件中,是否有人尝试用“私下和解”的方式,试图将整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必要时,张庆信也会致函要求我国反贪污局介入调查,是否有人在个案中发生威迫利诱的事件,意图让该起耸动诗巫、乃至砂州人民的校园暴力风波不了了之。

  吁反贪局介入调查

  随着有关学生的恶行在网络上被曝光后,同为民进党中区主任的张庆信随即接获许多中区人民的投诉,申诉何时该区的校园竟会变成“校园小流氓”逞凶之所。

  “他们也震惊,为何仅仅就读中学的学生,竟然可以残暴的要让同学吞石头,手段的凶狠让父母们不寒而”

  “如此一来,他们更担心在学校就读的儿女们,是否有一日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下回的校园小流氓,是否会以其它更残暴的方式逞凶?”

  “我们是否又要等到有的受害学生被迫吞铁钉、玻璃、甚至是镪水时,才认为那是严重的事呢?”

  张庆信表示,投诉的父母们都引颈等待警方、校方、或是省教育厅给予一个合理交待,以便让他们安心,因为据他们报称,涉案的学生并不只是一间中学而已,市内其它中学的学生也涉及其中。

  他们也向张庆信投诉指出,某方为了息事宁人、冀望将此事大事化无下,甚至不惜以银弹攻势,先向受害者诱以数十万元钜款、然而更向其他涉案者、目击者也诱之以钜利。

  “他们更教唆所有的当事人,目击者当被询及个案时,仅需谎称他们当时只是在进行恶作剧式的「开玩笑」、个案中并无任何人受害”

  怎件事情若当事人不投诉呈报、目击者、当事人也三针其口的话,某方人仕当认为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而执法人员要查也无从下手。 若属实的话,他强调有关人仕若将这番心思,一早花在教育子女身上,那如今又何需为子女们“亡羊补牢”而费煞心思?

  “我了解到天下父母心,但是他们今日的所做所为,难道不是你们一味的纵容宠爱,才造成今时今日的局面吗?”

  毋论有关投诉人言之凿凿的消息来源是否可靠,但是若属实的话,张庆信则表示彻底的失望,因为这形同“有钱有势”的话,即可通过“钱可通神”、“私下和解”令人齿冷的手段来无法无天、为所欲为。

  “如此的方式来教育子女们,来日他们不是成了一个可以仗着家财、为害地方社群的败类吗?”

  “鉴于短片中所发生的案件,是一件极为严重的刑事案,而且类似的刑事案件,更不应该出现“可以疏通”的情况,因为犯案者”

  “孰可忍、孰不可忍,我希望若此案属实的话,类似最终“不了了之”的调查案例决不可开,因为此风一长,任何人都可凭仗着“有钱有势”、凡事无法无天了!”

  “更何况,这对逞凶学生又有着甚么样的错示范?告诉他们:《只要老子有钱,何事不可为?杀人放火也都行!》”

  警方在调查个案时,他也希望能够公正彻底、不会因为对方父母有着显赫背景、更是很好的人际脉络而“网开一面”,甚至认为个案无人投报而不愿调查下去,因为全诗巫中区的为人父母者、甚至砂州其它省份的父母都非常关心个案的调查结果。

  此案决不可妥协苟且

  “更何况,涉及的学生也非一间中学而已,而是几间中学的学生也涉案中,这也是一个决不能妥协苟且的案件!”

  若是投诉人民所说的有关学生被人疏通的事情属实,那张庆信表示警方更要展开彻查,揪出背后涉及“疏通”的人仕伏之以法,因为他深信此事中或许有人可以堵住一些人的口、但是并不能堵住天下悠悠之口。

  张也深信,当有关学生犯下如此恶行时,肯定会有其它学生知晓、甚至公众人仕目击此案的发生,所以他也希望这些人仕能够挺身而出,将这些目无王法的学生们逮捕归案,并且在法律面前接受应有惩罚。

  砂校园问题冰山一隅?

  他也深信,类似的校园学生纪律问题仅是冰山的一隅、全砂各地的学府中可能有更多类似的事件未经曝光,或是被有心人仕为了怕影响校誉而“扫入地毡中”。

  他希望类似一名中学寄宿生竟遭同学殴毙的事件不要再重演,而州内的各个学府都应以此为诫,千万不要以为凡事“息事宁人”、为着校誉而认为凡事都可以“大事化小”下去。

  类似的问题中,若是校方早有防范措施、一旦知悉类似事故即采取迅速的行动,包括及时采取纪律处分、召见学生父母等措施,事情往往就不会演变成悲剧。

  “校方若知道自已的能力有限,我深信警方更是非常乐意地予以协助去教育、警诫有关犯事学生” 

  必要时建议修订新法

  “否则一旦发生上述不幸的事故,届时我们又要怪谁去?是政府、教育厅、学校、警方、更或是学生们?那时我们又要去负上责任都是多馀的,因为宝贵的学生生命已经无辜的丧失了?”

  张庆信表示也接获了许多教师们对学生行径哑忍的投诉,他们向张氏称一旦执教过严,后果除了是座驾遭刮花、破坏的惨不忍睹外,更可能接获叫他们:“小心点!”等的匿名恐吓电话。  

  “有的甚至动辄动用校外黑帮势力的名字,或伙同校外人仕竟大胆到校内教师宿舍砸坏纪律老师的车辆”

  这些情况,张庆信表示教师若呈上给校长,他们是否有据实向教育厅呈报学生的纪律问题?教育厅在接获实况后,是否有向教育部呈报以寻求解决方案?

  他表示极不希望的看到,将来每间校园将来都需装上闭路电视来监视学生们的极负面局势出现,而父母们每日载送儿女们上学都必需颤颤惊惊的,甚至担心有朝一日儿女们上学后就回不来,或是全身遭人打的严重瘀伤。

  “我们更不希望未来报章上,一再出现各种学生遭到暴行的新闻,然而我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当局往往采取不了了之的态度,而肇事学生往往也仅被警诫一番了事,那学生们对法律、校规又何惧之有?这些惩治又对他们起了甚么阻遏作用?”

  若是现有的法案已经不符合时宜,他表示我们绝对可以据实反映而修订新的法案,从而能够赋权予各个学府、能够全力地去管制、杜绝各类不良的学生纪律问题,

  就此事,张庆信也表示将通过国会向教育部反映,同时也会向我国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反映、除了关注“校园小老大”及学生纪律问题外,在打黑之馀也要全力铲除黑帮入侵校园的问题。

  他也表示静待诗巫警方、校方、教育厅对此事的交待,一如其它诗巫中区、州内父母们冀望看到的一个公正交待。

(詳参囯际时报
http://www.intimes.com.my/nws/jul07/nws070711.htm)

白幫 说...

日前張氏在星洲日報表示黑幫事件,他管定了,全體人民有必要做他後盾,支持他!

匿名 说...

前一天他在報上就提及:
 张庆信是针对今日一宗学生遭同学围殴短片被放上网事件类似的投诉并不单单来自诗巫而已,甚至包括古晋首府、民都鲁也有发生,而且一些在校园内纠党结派的学生往往家境都不差,父母们甚至有些是名人、或有司机人载送上学。
  “一些诗巫的人民甚至向我投诉说,一名家境富裕且有司机载送的学生,甚至可以叫司机驾车载送去打同校学生,过后被打的学生往往惊于对方的恐吓势力,敢怒不敢言!”
  他们表示该名恶少的行径,许多诗巫人都知晓,难道诗巫警方也不知晓吗?难道就因为该名恶少的显赫家世、父亲是闻人,警方在调查工作时就有特别优待吗?
  据他们指出,他们知悉此事后也敢怒不敢言,因为若是为此强出头,可能家居会遭人投掷汽油弹!
  张庆信也希望诗巫警方能够检讨,为何在严拼治安迄今,诗巫的百姓们仍然生活在昔日的黑帮恐惧中?这也证明了,警方需要更大力改革、扫黑打击罪案、更进一步的改善警民关系才能重新缔建警察的声誉威信。
  此外,张庆信也希望州内的各个学府,万勿自私地为了维持校誉,而将类似的事件扫入地毡中。
  “我们也知道,针对一些学生采取勒令停学一周、二周,甚至转学的决定并不是良好的解决方案,因为有关学生的问题会继持的存在,并且影响那些真正有心上学的好学生们!”
  张也表示接到一些学校老师的投诉,指一些顽劣学生们甚至将破坏老师的轿车作为报复手段、甚至出口恐吓有意采取对付他们的师长,而这些事情若上报校长,往往也被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他也非议一些校长若面对此事,态度就一味的否认,甚至也不欢迎警方介入展开调查,而一旦事情闹大而不能收拾时,最终谁又是受害者?那时,他们的良心可会好过?
  “我希望校长们都能知道,一味的为着校誉而容忍、采取息事宁人的方法是消极的;为何我们就不能真正的去面对,让警方或其它执法部门介入调查,甚至与家长老师们共寻良策?”
  冥顽不灵仍有感化院
  张庆信希望校方不要以为这些年纪轻轻的学生,并不可能做出甚么惊人的事情来,而且警方也在逮住这些学生后,往往因为他们是学生而从轻发落,甚至仅出言警诫了事,使这些学生根本无惧法律。
  他表示,一些黑帮份子也往往因为这些学生未达法定年龄,以各种手段利诱他们去代为犯罪,因为一旦被逮获,法庭也会因此从轻发落,轻判了事。
  他表示,虽然我国的法律有少年法庭、但也有少年感化院,对于一些冥顽不灵的学生,真的连校方、家长都不能教育时,他深信我国政府自有方法去教育他们,以免他们无心向学之馀、又成为社会、学府的问题。 ......
  “我希望防范要及时,因为熄灭星星之火,总要比灭掉辽原大火来的有用!”
(詳参囯际时报)

匿名 说...

詩巫和这事件有关的其中一间教会中学 (离市镇中心比较远的那间)实在是有太多的课外活动了. 高班的同学尤其是学长们几乎每日下午都在开会, 中午一放学走到附近的咖啡店吃点食物, 然后开会到傍晚五时, 到达家, 疲累得倒头睡觉, 晚餐后又开始温习功课到深夜, 隔天六时之前又追赶学车上课! 几乎每天如此, 甚至在家和父母沟通的时间都没有. 为什么需要举办如此"超多的"活动和无尽的开会? 是学生或学长在帮助或甚至代理校长或者教师们的行政工作? 这次事件听说就关系到该校的某一位学长, 那么现在校长和老师们是不是应该检讨一下学校每天下午包括周末和星期日已经有太多的开会和活动的问题? 父母们很关心孩子们的时间管理和他们的精力, 也需要时间在家关注他们和他们沟通, 更需要给予他们足够的休息时间和学习时间, 请校方认真的考虑, 倾听一下学生父母的心声吧!

天鵝江畔 说...

今天在馬來西亞所謂的教會學校(Mission school)基本上都是政府的教育部管理,如教師的調派,學生來源,課程活動的安排等;學校的董事部的權力不大,能參與的也不多,最多是出錢建校舍或頒發獎勵金等。
董事部最大權力就是確認對校長的調派(雖沒有明文)指定是屬於教會的人士,另外就是安排有校園或學生團契的聚會,不過不能硬性規定學生來聚會的。
因此今天的教會學校只能說是建立在教會土地上的政府學校呢!

tyt 说...

听说老黑曾纠众黑帮替小黑出头,我们何能关怀青少年呢?数十万元可砸碎正义,扫尽警方尊严,小市民能做法什么?

oscar 说...

Sibu citizen can submit complaint to mayor's office and ask TV3 to report on this.
and then people will say,"enough is enough, bullys get out of sibu!"

Sibu citizen 说...

Sibu so far has no mayor, only the chairman of Sibu Municiple Council.

匿名 说...

真正需要付责任的应该是父母亲,而不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校方尤其是校长及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