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06

用福州話唸聖經Foochow Bible Reading

  雖然是遲到者,詩巫華人中以福州人為多,上個世紀 70-80年代之後,因為老共(即砂共)造成治安問題,自鄉區大量湧向詩巫巴剎街(Pasar市區意),福州話成為詩巫普通話,取代了廈門話(很多人把廈門話說是福建話,其實福建是省,省內有六大語系,包括福州話、與化話等)。
  福州話被邊緣化
  在過去十多二十年來詩巫華團強制滅方言運動之後,福州話等母語遭到邊緣化,很多年輕人把福州話特色忘了本:不會講母語的福州人!福州話被“當”了,結果即使聽到一些福州話,也是“當”來“當”去,如mei“當”A“當”。“當”-被指是能夠 的意思,福州話能夠是有nin-gai,沒有用“當”的音,廈門話也沒有用“當”的話,不知怎會無端端地跑出來......當當當!
  尤有進者,本來是保存福州話大本營,砂拉越衛理公會的禮拜堂,崇拜聚會都起碼保留一場是用福州話的;近年來,市區的大部份大堂會,都取消了福州話崇拜,最多以耳機傳譯,雖然樂齡人士有complain,但他們與福州話一樣被邊緣化marginalised......
  福州話是詩巫特色
  不過,偏偏椰樓映畫(yellow picture)制片公司對福州話情有獨鍾,表示福州話就是詩巫的特色;日前特地自吉隆坡來要錄制詩巫記錄片,要找人用福州話唸聖經--衛理首間新安堂是訪問的對象,找來文琼唸了一篇詩篇!文琼現是新安堂幼稚園的園長,是詩巫24甲人,祖籍古田。
  圖示她用福州話唸聖經時影。

在下安排下攝制隊也採訪了衛理福兒院的池玲玲院長(右)及楊啟好副院長(中白衫者)
該制片公司所拍攝的影片將在Astro頻道播出,不過他們會在不日再來訪問的。

  詩巫福州人會以講福州話為榮嗎?
  福州人說福州話是天經地義的事;
  從小不講,年長時找不到補習福州話的地方了......
As a Foochow, if you can't speak mother tongue at childhood, may be you will no more chance to learn Foochow at any universities or colleges.
The yellow picture(a movie production company from KL) recently editing and shooting about Sibu. When talking Sibu they can't miss Foochows and Methodist, they did interviewed and shot the stories of Methodist Church around Sibu.The programme was assisted by blogger Mengleiwong and others.
Above pic shows Ms Ling Ung Ging is using Foochow to read aloud the Psalm.
Bottom they were interviewing the principle Methodist Children Home, Ms Tie Lin Lin

24 条评论:

夫子曰 说...

現在該是“多說福州,少說華語”的時候了。

april.lu 说...

我一直都以我会说福州话为荣,在5月时到中国乡下省亲,亲戚们都以我这个在诗巫土生土长的“南洋客”会说福州话而感到惊奇。殊不知,在诗巫会讲福州话的年轻人也已经愈来愈少。

tulaiwong 说...

我的母堂教会牧者讲道都是用福州话与华语掺半。原因是部分比较年轻的会友听不懂福州话。我也因这样学会用福州话读圣经。来到西马念书时,遇到许多福州籍贯的朋友都不是很会讲福州话。无论是来自诗巫还是实兆远,还是其他地方。可是来自比较郊外的福州年轻人都还会讲的蛮流利的。也许是背景关系吧。

个人觉得,我们应该要会讲自己籍贯方言,这样才有身份的特征。

向日葵啊伯 说...

我们家福州话还行的通,只是孩子们回答的时候福州英语常常搞的我们啼笑皆非.
如在吃饭叫(吃饭ING)(XIA-BUN-ING)...

Sarawakiana@2 说...

When my children were young I told them they could not eat Grandmother's good food if they could not speak Foochow...Now all of them speak fluent Foochow and can even help translate from several languages.
They also get good discount when they shop in Foochow shops!
So many amazing advantages!

And when I read my Bible in Foochow the message seems to be very clear to some of the very old Foochow but new believers. There are still many old Foochow illiterate ladies who have not accepted the Lord. So to be able to read the Bible in Foochow is still an important skill.

May be to have a Foochow Bible Reading class will be something "new" in Sibu??

I can still remember Rev. Lau Ngo Kee and Dr. Coole reading the Bible in Foochow very vividly.

周部長 说...

黄夫子,您相信了吧,福州话沦至如此地步,乃“在過去十多二十年來詩巫華團強制滅方言運動·····”所造成,不可归咎父母不力,故夫子宜在贵论文中强调此点,正本清源,以正视听也。

周部長 说...

上面“·····父母不力”改为“父母”。

匿名 说...

諾貝爾文學獎都是以地方的特色為評審的重要因素之一,福州話不見了,新福州墾場的特色也就消失了......

匿名 说...

*我記得詩巫人一直在鬧爭取華語電視節目﹐因為RTM節目很多是講廣東話的。
*詩巫人被同化講華語﹐不過老實說﹐講的也是很奇怪的華語﹐福州腔調口音很重呢。去國外我都不好意思在正統中國人面前講爛華語。
*這樣想起來﹐還是說自己最拿手的福州話好了。
*可是﹐我們的福州話是鄉下福州話啦﹐真正福州市區的福州話﹐又無法100%聽得懂。
*台灣施行本土化教育﹐閩南語變成主流了﹐很多小孩還得去學閩南語。他們把閩南語偷來﹐換個名稱叫台語
*那天﹐我們稱福州話為詩巫話吧﹐這樣就都沒虧欠別人。

天鵝江畔 说...

夫子:多說母語,亦說華語吧!?
四月天:詩巫講福州話的後生仔還是有,只是半咸兩!?
東來仔:語言就是一個人的特色,即使講福州腔的華語或英語也無所謂。
葵伯:革命未完,還要繼續努力;你的子女稍長,就是講流利英語,不過紅毛仔還提看他們是唐人或福州人啊!
砂拉越仔:CY,so that is the power of mother tongue isn't?there are several foochow literate classes or foochow bible classes for the elders in Sibu Methodist Churches.
部長s:父母還是有責任的!
匿名1:地方本色contextualisation or localisation,盼望咱們腳踏詩巫,胸懷普世囉!
匿名2:詩巫還有其他方言群,不過由於詩巫福州人多,福州話是其中的特色;華語以北京話為準,福州話則以閩候話為準;福州有十邑(縣),每個縣也有不同的說法,看似相同卻不曉其義,所以詩巫以閩清、古田、屏南為主的福州,會講也就行啦!

天鵝江畔 说...

補充,在下走過一些中國的省縣及鄉下,不同地方的華語也都帶著本身的腔調,北京人講話,在下也沒聽懂多少呢!咱們帶著福州腔的華語,那就表示本身的特色,不要灰心,也不要氣餒,全球福州人約一千萬,在65億人口中是少數民族的語言呢!
我是福州人,唱歌mei輸人;
我是福州人,說福州話才有兩下呢!?

翱翔 说...

福州人也是我国的少数籍贯。
我以我是福州人为荣!你呢?

夫子曰 说...

周先生的“華團強制滅方言運動”言論,稍嫌偏激,武斷,莫須有!

難道華團當中,無福州人?試問,誰要當一個民族罪人?

華團鼓吹“多講華語,少說方言”,宗旨是好的,出發點也對。少說并不代表摒棄,不練。其隱意乃指福州方言既已趨普遍,甚至於蓋過華語使用率。故有此推廣運動,以期達至一個平衡點。不想,身為父母的我們,竟一味灌輸幼輩說,聽華語。以致他們誤以為他們的籍貫方言就是華語。福州方言倒成了無關重要的外籍語言!誰之過乎?

老夫,仍然堅持本身立場。今天,福州話之所以成為弱勢語言,為人父母者,責無旁貸!!!

匿名 说...

世界上還有一千萬人在講福州話,怎麼會那麼輕易消失﹖再說嘛﹐一個語言甚至一個族群的興衰不是單靠人力所能控制的,有怎樣的土壤就自然培育怎樣的果實

匿名 说...

當年﹐大馬部長裡邊有3位福州伯﹐良實﹐祖排﹐賢鎮﹐可是他們卻大公無私地為其他族群服務了。現在剩下會州孤軍作戰﹐有位老張當後座國陣議員的主席﹐他有機會上去嗎﹖

周部長 说...

黄夫子措辞强烈,激昂发言,爱民族,爱福州方言之心勃然发作,我老顽童深为欣赏。

然您口口为华团旧部嘶喊,声声归咎于父母,莫非另有隐情,别有苦衷,敢问是否有令尊或令祖父或令曾祖父在内?

阁下说我“華團強制滅方言運動”言論,稍嫌偏激,武斷,莫須有!

此乃没戴眼镜之过,君不见此伟论乃出诸集各家于一身之诗巫部落格老大天鹅江畔黄大酋长之金口乎?我老顽童岂敢掠美哉?

黄夫子若有需要,我当省下半年喝“免带和和”茶钱,为您配幅眼镜。

福州话有俚语云:“黄蜂牵蟑螂”(Ang nging ken sah moh),跌倒了,需怪带头之黄蜂,不可归咎跟随者蟑螂也。

天鵝江畔 说...

君不見,煙霧迷蒙,大地本就一片污濁混沌,咱們何需火上加油,真是罪過罪過;部落集不同言論是美事,但不用過火,好說好言,咱們在部落同是一家人......看來母語福州話言論就此打住如何!?
在下要表達的是母語應該是每個人的身份特徵,這是一種很土的看法吧了!
很土指本土的意思!

匿名 说...

http://www.biblebible.com/Foochow/download.asp

jie ben wu hok jiu wa sing ging. ko xi, ngui tian lo ye me hiu

這邊有福州話的聖經﹐可是我聽了也不懂。

腔調極不同呢

周部長 说...

拳击手在擂台上比赛,需声色俱厉,虚张声势,吓唬对手,并增乐趣,与我等在此挥笔格斗有异曲同工之妙,究其实,黄夫子与我,台上lawan,台下照常abang adik也。

黄夫子与我不日合资买粒大包,替黄大酋长压惊。

天鵝江畔 说...

匿名:有關的福州話應是福州市區話,一般指閩候話,是福州話的標準腔,一些以前的老牧師如林守馳,陳元旺等都是說這種話,咱們在詩巫出生的,又滲了其他方言及不同腔調,成為詩巫福州話了......
部長,在下只是覺得炎熱天,不要再燎原,把火氣大大吧了;那就等待你的包囉!

周部長 说...

“小的不闪”。

夫子曰 说...

也罷!百種人吃百種米。諸位看法,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是非對錯,無需立法。

看來,一種米養百種人,恐不濟事了。

這臺戲也唱的蠻久了(破20場“部落”票房紀錄,可喜可賀!)。感謝禮大哥恵借平臺,予我等舒發“繆”論。

臺上一鞠躬,臺下一陣哄!咱們喝涼茶去吧!

天鵝江畔 说...

在下的面子書,還有其他二個comment:

Bird Kong
我们教会也没有采用福州话了。。这种东西现代教会都不注重了。。需要干事你来反映哦。。。
Fri at 10:45am · Delete

Hii Siang Cheng
哎呀,我的福州话也被‘当’了,已经mei‘当’了。
探访福州籍会友,讲福州话的时候,有时,还需要属长再翻译,真的是mo nin gai咯。
Fri at 11:19am · Delete

天鵝江畔 说...

面子書指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