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10

劉會洲Robert Lau

劉會洲於1990年中選為詩巫國會議員時,在下當時出任馬來西亞日報記者就與同事黃金花前往訪問幾位中選者,除了劉會洲,還包括黃新楠及評論砂國會大選成績等幾篇報導文字......

這篇題為《新公僕-個人形象、澳洲PR聲中 劉會洲:給我時間考驗》,今早再重讀,真是感慨特別深,也把劉會洲過去20年的人生濃縮其中......
當時因為競選時,有人對Robert Lau的個人形像留下不好的印像;另外,就是被攻擁有澳洲永久居留身份 (P.R)等傳言,在下單刀直入問起這些有點敏感話題;
感覺上,阿洲哥給人一種豪爽、直率的個性,有話直說,不會轉彎抹角,茲摘錄一些訪談內容,也算是他的語錄了:
“我承認自己是性情較急一點,可能因此得罪一些人,請給我時間慢慢去改善。”
“若我要跑去澳洲,早就溜了!”
“我看市區因為受到行動黨嚴重的宣傳,對國家課題未以多元種族來看待只以單元種族來談。但人民抱著反抗,出氣一下是否真的有用呢?”
“華人自我分裂,政治上就不能佔優勢。”
他談到鄉區大部份仍支持國陣,市區不然,表示前者可能看重地方發展,基本設施層面;市區的華人要求從民生服務跳到較大課題如民族權益與教育文化的層面上。
  從此篇專訪中(刊登日期是1990年10月27日),看到20年來,阿洲哥的處事為人有沒有改善呢?華人政治的局面有沒有扭轉呢?鄉區的基本設施提昇了多少呢?
Posted by Picasa

18 条评论:

匿名 说...

報章看到各界人士和一般人對劉會洲的惋惜,讓我深深感覺到詩巫人到底在抱怨什麼.既然劉會洲做出了那麼多事,為詩巫貢獻了這麼多(報紙寫的),大家還在鬧什麼詩巫沒發展,詩巫落後在其他城市後面.

劉會洲有沒盡責,做得夠不夠,還是不夠可是盡責了....一個人的好壞是由歷史來判斷的,我們還可以等5年或10年後再來做個評論.

我們這些可憐的詩巫的子弟

車大炮 说...

你以為陳水扁上台就好了嗎?
你以為馬英九執政就ok了嗎?
你以為奧巴瑪改革就順了嗎?
你以為塔信做政府就美了嗎?
不要以為誰上台就一切都好的思想啊!
納吉不好,安華就好嗎?國陣不好,民聯就真的好嗎?

漫奇小站 说...

哈哈哈哈哈!
就让我们做个顺民吧!
依旧坐在咖啡店里车大炮,
依旧坐在各籍贯的公园里批评政事,
依旧在鹅江之滨看人民选出的喉(猴子)舌(老蛇)
然后沏一壶茶在礼家家的茶会中笑谈古今事,静候下一回的风起云涌。

david是我 说...

突然感到....人不就是人嘛!!

匿名 说...

那位舊戰友孫春德怎麼沒上機場去迎接劉部長回來

匿名 说...

真不要臉的TAIB﹐竟然敢提到詩巫的發展

Abdul Taib who is also Sarawak BN chairman said since the seat belonged to BN, it would be retained during the by-election.

He said Lau, who was a five-term MP in Sibu since 1990, had contributed immensely to the people of Sibu and its development, state and country.

~笨鸟一只~ 说...

最起码刘会洲也为了诗巫作出贡献。
他所做的,确实是为了诗巫的发展。
只是。。。
每个人的要求不一样。。。

青山綠水 说...

阿州哥安息吧,塵世間的是是非非,將隨風而去 "蓋棺定論" 功與過,歷史自有定論

向日葵啊伯 说...

这几天有机会在诗巫看看,走过大街小巷,逛了沟江河边,遛了公园,走了巷子...乱七八糟的交通,辛辣扑鼻的溲水味,成堆的垃圾,沉了一楼二楼照住的"洋房"...诗巫...你早就被遗忘了!

匿名 说...

一位有黑社会背景的部长去世了。他的确在Sibu有不少特殊贡献。

leetiungping 李忠平 说...

他的去世未必是坏事,还有很多人(政治家)都在等他的离去。他的离去也为其他人创造另外一个机会,无论是国阵或者民联都带来一个机会。是好是坏因人而异。

匿名 说...

人聯沒人才出戰補選,將會是場苦戰.但是他們會利用劉會洲來拉同情票嗎?

納吉是否會來這裡撒錢了?補選是件好事,所以我們期待更多的補選,就是更多議員的離去

執政和反對黨都不行,已經用盡人才了.我們需要第三勢力的誕生,怎麼都沒有第三勢力的出現呢?

漫奇小站 说...

对不起,纠正一些观念:
砂拉越,甚至大马还没有出现一个为天下之忧而忧的政治家,多是见利忘义的“政客”--在政治界里做客。

匿名 说...

黃和聯已經出現在劉府了嗎?
我們期待這歷史性的一刻

Sarawakiana@2 说...

Would Ho Leng appear at LHC's funeral? It depends on how he and DAP looke at Confucius's Chung which is genuineness. Confucius recognized that people often lack chung -- fail to be genuine. Without chung, true reciprocity cannot be achieved.

How do you look at Chung? Is the politics of the Foochows lacking in propriety? Is it lacking in humanity?

The Christian practice of Love your Neighbour should also be a good guiding light for those who want to do good.

Paying respects at the home of grieving family may be human. But would political enmity cloud one's brains? I am referring to both parties.

But again...what's the consensus of the people? If weddings are politicized perhaps funerals are also. Sad.

匿名 说...

我的一生也許只有這麼一次機會見到這麼隆重的葬禮﹐那代表我活動很幸運﹐也活得夠了。

富人花得起隆重的葬禮﹐窮人買棺材成問題﹐再貧窮的人選擇把屍體歸還該大自然。在尼泊爾的高山裡﹐他們只好把屍體放著讓鳥去處理。

匿名 说...

"朱門酒肉臭,路邊凍死骨"古人就是這麼說的,這可是千古名言啊!

車大炮 说...

那天報紙說,聽到劉氏去世的消息,忽然天開始下雨了......偉大的人,偉大的事,偉大的話!